民运文学

民运文学>>

008在行动

第一章 特务


他借着微弱的路灯盯住手脖上的阿米加夜光表,这种黑面表在大天光和完全漆黑的情况下要读出指针是没有问题的,反而是这种半暗不明的傍晚下难以辨认。他把手表几乎伸到眼前才勉强看清,不觉有些焦急。离开第二项计划执行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如果加上开车在路上和在停车场找停车位子的时间,那他就需要半个小时内完成眼前的任务,否则,就得取消夜晚返回纽约的机票。他向五十米外的那个餐馆看去,摇摇头想:一个女孩子可以一个人在餐馆吃饭四十三分钟,害老子在这里受冻! 虽说已经是三月底,温哥华入夜的气温还是有点威力的,当地人仍然穿着厚厚的滑雪衫或者毛料大衣,如果再过一两个小时到了晚上八九点钟的话,那气温就可能降到纽约一月份的温度。这些赵建军不是不知道,何况他也不是第一第二次在这个时间到温哥华来执行任务。不过,他就是喜欢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这样一身打扮,里面一件深蓝色衬衣配上黑色领带,外面一件不反的光软皮西装夹克;一般身体受得了的情况下,他总是把长风衣搭在左手上,不过今天不行,他是穿着这件腰上有系带子的长风衣。虽然他对自己很有形的头发很自豪,在执行任务时,特别象今天这样的任务,他头上永远是戴着那顶礼帽。在这种傍晚的括点风的温哥华夜晚,他的礼帽帽沿低垂,风衣衣领上翻,使得这个一米八五的大块头目前暴露在外面的就剩眼睛到鼻子那块。他皮肤较黑,不象大多生活在北美的华人以白里透红作为健康和美丽的标志。他斜靠在离餐馆五十米外的拐角处。他脸上那条从左鼻翼上挑到左眼处有点象耐克鞋标志的滑稽疤痕,在这种凉簌簌的气温和阴暗的路灯下,显得有些诡异。
他从学校跟踪那个女人到这里足足已经有近五十分钟,也许他太谨慎,应该在她进入那个餐馆之前就采取行动的。想到这里他耸了耸肩,感觉到左胁下硬梆梆的顶着自己难受。这时他注意到一俩警车从桥治街缓缓开过来,他稍微把身子向里面缩了缩,眼睛仍然没有离开那个小餐馆的出口。
他喜欢执行这样的任务。虽然组长多次要求把这样简单不需要大脑的任务交给其他人去做,建军还是坚持由自己亲自上阵。以前主要目标集中在美国时,他说顺代就完成了。后来由于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介入使得危险性增加,不得不把目标转移到加拿大后,建军仍然坚持要自己做,说是可以作为休假,换换脑子。组长不理解,但也没有坚持。建军最早是因为组长的说服才加入情报组织,他对组长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尤其是对他的那个大计划。不过他也很难受,组长好象不理解他的有些想法。加入组织后,他们已经不能象以前一样见面频繁,就算见面也是躲躲藏藏的。他想,今后有机会,一定要让组长完全理解自己。
现在三十五岁的赵建军,在父亲被打成特务的时候,已经早熟得记得一切。由于当时特务这个帽子比人民公社流行的地富反坏右要高好几个档次,小镇子上并没有抓特务的指标。所以当中学校长会两句洋文的父亲被作为特务批斗了好多年,到邓小平上台也没有办法为他平反。父亲前几年去世前都仍在到处奔波要给自己讨个说法,上面也多次表示无能为力。当时公社里虽然运动一来就把他拿出来做特务批斗,可是因为没有名额也始终没有正式戴帽,又如何摘帽平反?
小镇人民就是纯朴,响应中央号召不但是不折不扣,有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临镇的红旗人民公社已经纠出了一个台湾特务,这使得建军父亲所在的公社革委会很紧张。革委会负责同志认为有必要来个有备无患。于是连夜决定把符合条件的特务人选做一清理,免得在上面突然下达抓特务指标后手足无措。建军父亲虽然一生都没有离开过小镇几次,但由于父亲有个堂姐在解放时经过台湾到了美国,这使得父亲成为全镇上几乎是唯一符合特务基本条件的。本来这只是找出来特务人选备用,可是人民群众耐不住这个隐藏在身边的巨大危险,所以从那时起父亲就被反复作为特务在大会小会上揭发批斗。让建军觉得最有意思的是,父亲每次几乎都对特务指控供认不讳,后来竟然有多个场合父亲发挥他小镇知识分子的特点,编造了一些他从事特务的活动,使得没有见过市面的小镇人民经常听得入神,对父亲又恨,又嫉妒。建军长大后多次问父亲怎么回事,父亲说是因为反正"抗拒"一定要"从严",只要"坦白"就会"从宽",至于是不是特务则不是这个政策可以处理的。建军一直对父亲的说法半信半疑。
嘿,也许特务的儿子永远是特务吧!建军看到远去的警车一边想,一边觉得好笑。他把手举到嘴边,呵了几口热气。随即又盯住了那个小餐馆的门口。这时突然从巷子里歪歪斜斜走出一个黑人,建军心里一惊,但是表面仍然纹丝不动。倒是那个流浪汉模样的黑人看到建军这身打扮吓得魂不附体,向大街冲去。建军觉得好玩,他想,可惜现在是黑夜,不然再戴上墨镜的话,那就更加酷了。
那些年作为特务狗崽子,本来是要受很多苦头的。不过在小镇上,由于父亲坦白彻底,他的那些特务故事也吸引了镇子上的男女老幼,加上小建军魁梧的身体,凭心而论,建军那些年身体上没有受到什么冲击。不过在心理上,建军这一辈子就和特务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些东西组长又怎么可以了解。
建军最早的好奇是从对父亲那些特务故事开始的。母亲悄悄告诉他父亲坦白从宽时告诉人家的那些他从事特务的经历其实都是从书上改编的,父亲根本没有到过那些地方,更不要说有能耐干特务那活。但是建军仍然发现自从父亲开始大会小会交代他的特务故事后,镇上的人都在对父亲充满了嫉妒和羡慕;有很多建军的同辈甚至在私下游戏中把父亲作为英雄扮演。这些都在建军心灵上留下了迄今心理学家也无法完全搞清楚的影响。建军开始探索什么是特务,在那时资讯完全没有的情况下,建军就只有靠观察父亲来找答案。他发现父亲自从打成特务后,他所有的行为,言论几乎都成了特务言行,这些使得建军更加困惑。例如父亲曾经想表现好点争取更加宽大一点的处理,结果公社以此找出父亲积极表现正合了特务的本质特征;于是父亲悬崖勒马,马上把积极性收敛起来,不时还故意表现消极一点,结果更加糟糕,因为这据说又正好是特务们的另外一个重要特征。
建军终于在考上北京大学离开父亲和镇子前放弃了对特务的徒劳无获的研究,他得出的结论是,镇子上,包括父亲在内,其实没有一个人搞清楚了什么是特务。也就是说镇革委给父亲定罪,父亲胡里胡涂认罪,都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搞清楚特务的概念。
离开镇子和父亲,来到北京进入到相对家乡镇子至少开放半个多世纪的北京大学。建军对特务的兴趣并没有减弱。这时他虽然没有人观察,但是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书籍给了他较为全面的知识。他已经不再是为了探讨父亲的问题。就象有人喜欢集邮,有人喜欢踢球,有人喜欢看下流书刊一样,尽量多了解特务的方方面面成为建军的业余兴趣。他对特务的研究以及他高大的体魄,加上他脸上小时候玩耍时被人抓伤留下的疤痕,使得在1989年春夏之间的学生民主运动中击败几位对手被同学们推荐为广场治安维护总指挥。那时他多年的自学研究终于得到回报,国家安全部想混进广场学生中的特务要就是被他拎出广场,要么被他刀疤脸阻止在广场学生静坐的队伍外。那时他见到被派遣到广场收集学生和外国人勾结情报的组长,不过他并没有识破组长的身份。
这不到十分钟又有三个人从餐馆出来,建军正准备换一条腿站时,餐馆的门又次打开。然后建军突然停止了一切沉思,开始了今天的第一个行动计划。他等从门口出来的那个小影子向停车场方向移过去后,也从阴暗的拐角处走出来。他把胁下的东西拿出来,然后加快了步伐。两个一大一小的黑影渐渐拉近了距离。这个时候掌握时机是最关键的,如果人还没有进入车里而采取行动,目标自然反应是会大喊大叫,落慌而逃;如果等进入车后车门一关上的话,目标很可能在遇上危险时本能反应下快速锁上车门,就可以启动车逃走。车玻璃一般不容易打破,何况那个黑影子在一部奔驰S320前停下来,这种车玻璃更加难以打破。建军当即决定再靠近一点。
建军已经可以清楚看清那个黑影是一个包裹在一大堆带毛的动物皮里的女性。建军在她停下来后还移动了两步,直到在距离目标两个车旁才停下。建军为自己的大意捏了把汗。不过还好,那个女人显然到这个国家不久,在一路走过来,停下,打开小袋子找车匙,甚至在打开车门时,都没有抬头四周望一眼。
建军等她伸手打开车门,看见她没有脱掉外套就进入车里时,飞快冲过去。在奔驰厚重的车门关到一半时,建军已经把胳膊伸进里面。他首先看到的是那张脸,漂亮的小脸,就象一副美丽的画,在那张脸慢慢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后,惊恐并没有让这张脸显得稍微逊色。"不要出声!"赵建军低声吼到,"否则对你不客气。"
他本来还想以手势强调自己的威胁是认真的,甚至在必要时用手堵住她的嘴。但是那个小姑娘根本没有喊的意思,不知道是吓坏了,还是根本没有搞懂状况。建军把手中的厚厚的一封牛皮纸信封甩在右座位上,狠巴巴说道:"你听着,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给你传个信。那信封的东西你要仔细看,照着做,知道吗?"
这些都是他多次说过的话,自然熟能生巧。不过建军看到这个姑娘如此年轻和美丽,他又自己加了一句,"看不懂就给你父亲看,不许找别人商量,更不许找警察,否则你在这里是呆不长的!"
那个姑娘朝旁边凳子上的信封看了一眼。这时建军已经顺手把车门关上。转身消失在旁边的车子后面。在拐弯处,他站了两分钟,听见奔驰引擎低沉的声音由近而远。他走近两步发现那个姑娘没有把信封抛出车外,松了口气,他转身向另外方向走去。
那女孩子真美,他一边观察是否有人跟踪,一边想,可惜是贪官的女儿,话说回来,不是贪官的千金也没有办法保养打扮得这么美吧。走过两条街道,他转身进入一条小胡同,出来后就是他停放租来的小伏特车的停车场。他进入车后,并没有发动引擎,象往常一样他需要回顾一下刚才的细节。好象一切正常,没有什么枝节出现。不过那个女孩子怎么会那么美,她大概只有二十岁,可能还不到。刚才任务完成得还算干脆利落吧,自己看起来不知道是否潇洒。建军觉得这个问题有点滑稽,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幻想今后自己要结婚时一定要找这样的。他微微一笑,想起自己刚才的打扮确实很酷,美中不足的是那个丑陋的信封,要是换成手枪,或者哪怕是匕首,嗨,"风衣,礼帽加上匕首",那就更加接近自己心目中的特务形象了。不过正象组长所说,时代变了,那个牛皮信封其实比什么武器都强大。建军现在执行任务已经不再仔细看信封中的具体内容,它们都大同小异。这些材料都是组长通过小组中秘密渠道收集的。从今天的小女孩背景来看,建军已经知道信封中装的内容。由于这个女孩的父亲是中国大陆沿海一个较发达省份的常务副省长,那里面的内容一般是按照这样的顺序装订的:第一个内容是国内剪贴下来的报纸,主要是最近被贪污罪名起诉判刑或者枪毙的副省级干部的贪污受贿事实,其中自然少不了湖北的孟庆平,江西的胡长青,海南的辛业江,可多可少。接下来则是目标人的父亲,这次就是那位常务副省长的情况,所有海内外帐户以及资金情况的年结单复印件,每一大笔赃款的来龙去脉,一般还包括行贿他的商人的基本情况和他们交往情况。最后一张纸上面则是这样一段简单的留言:我们知道你过去干了什么!于是建议你现在该干什么:请把X美金存入香港某某户口。如果你不按照我们说的做,那么我们也可以告诉你今后你会干什么:你会在共产党的大牢里把牢底坐穿,或者幸运的话,他们用代表人民的子弹把你心脏射穿。附言:如果十日内,我们还没有收到,那么以上所有材料将会被复印成一百份,北京中纪委和所有部委以及世界上前五十家媒体都将收到一份。
建军看了一眼车里的电子钟显示器,发动引擎,驶离了停车场。那个女孩子真美,他想,如果要不是这种场合见面,他真会追求她也说不准。这个常务副省长的千金到加拿大才一个多月,组长已经把所有材料搞齐。作为组长这样的高级情报人员要从中国和美国搞这样一些材料简直易如反掌。不过能这样利用这些材料也只有组长这样的天才想得出,这些都让建军对组长心服口服。今天这个常务副省长比较年轻,上任五年已经有不义之财超过两千万人民币。这次把独生女送到加拿大读书也是为了准备一条后路。不过他还年轻,今后升到省长,部长,中央新一代领导人可能性很大。按照建军的意思应该多敲诈一点,例如五百万人民币。可是组长总是仁义心肠,说只要二百万人民币就可以了。
建军上到快速路上后仍然很小心,他可不愿意警察给他在这个时候开张发单。反正会议已经开始,他不可能及时赶到签到参加会议了。在到达温哥华大学区后,他停在路边,把身上的帽子,风衣和皮夹克退下来,然后从后座位取下西装穿上。他看了一眼后座上的特务装,心中有些难受,他喜欢这套衣服,这使得他更加象一个特务,或者组长口中的情报员。不过他唯一可以穿这套衣服的机会就是执行今天这样的敲诈任务。这可和他幻想的特务间谍任务相差太远啦。
在会议室前找好停车位停下后,建军没有马上下车。他知道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那种每次执行完这种任务后接踵而至的沮丧感开始折磨他。他想起组长教他的,一名情报人员要掌握的第一条金科玉律,就是在你执行任务时,忘记你在干什么,想一想你是为什么而干的。
是的,敲诈,特别是敲诈的直接目标是一位比自己矮一头的弱不禁风的小女孩,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任务。不过建军马上想到那即将汇到香港帐户上的两百万,其中五十万作为打点情报来源和活动经费。一百万将通过各种途径贡献给国内贫困地区办学发展教育,剩下的五十万作为今后实现超级大计划的经费暂时存放在银行里。想起组长的大计划,建军也就想到自己当初如何会被组长发展加入中国国家安全部情报机关的,他脸上的沮丧霎那间就一扫而光,心情也变得异常轻松。他拎起放在右边座位旁的手提包,钻出车子,整理了一下领带,朝二搂会议室疾步走去。
报告会已经开始二十分钟,门口没有了要求签名的司仪。赵建军小心翼翼进入会场。会场中容纳五百人的座位基本上坐满了。大多是中国留学生,还有少数年纪较大的来自社会上的华人。由于报告不设翻译,当地白人不是很多。台上一排坐着学校有关领导和几位经常见报的人权和中国问题专家。中间正在做报告的是中国流亡海外的著名异议人士魏先生。
民主党克林顿作总统时,中国政府为了确立两国间"战略伙伴关系",以坐牢的异议人士为筹码讨价还价。中国最著名异议人士魏先生就是在那时被塞进美国飞机象一件货物一样被抛出了他出生,生长和为之战斗的中国。让这位硬汉想不到的是,他一直痛恨,决心推翻的共产党政府,把他象"货物"一样"卖"给美国后,获利非浅。两国在之后一直享受着谁也说不清楚的"战略伙伴关系",美国照样为获得中国市场孜孜以求,中国政府照样为维护共产党政权而残酷镇压异议人士。这种情况到今年初白宫易主,共和党人上台后发生了变化。美国强硬的总统除开要扫掉白宫淫靡之气的同时,也决定不再姑息一切无视人权的独裁政府,其中不言而喻包括最大的共产党政权中国。北京为此非常紧张,很快发现在美国这一鼓动下,早已经支离破碎的海外民主运动又有死灰复燃之势。中国国家安全部通报局在三月初发出绝密密码电报,要求国安部在海外尤其是美欧西方国家的各情报单位全力收集海外民运如下两方面动态情报:一,海外民运组织或者个人与当地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的互动情况;二,海外民主运动重新整合的任何蛛丝马迹。由于海外民主运动早就在1994和1996两年两次在国家安全部情报收集提纲上的优先度下降,所以这次通过秘码电报发出的情报收集提纲颇不寻常。组长作为美东地区最重要的情报小组负责人,且这个小组又是吸收最多民主人士的,自然被国家安全部作为重点小组收集此类情报。这就是赵建军这次匆匆赶来执行的第二个任务。
赵建军在右边最后倒数第二排找了个位子坐下,这里灯光较暗,也处于梯形会议室最高层,对全场一目了然。最主要的是,洗手间在会场前左侧,这就是说,如果建军坐在这里还无法观察所有人的话,他可以利用中场休息大家都上洗手间的机会,对每一个与会者做一个观察。如果有膀胱较大,可以憋尿的,建军到时可以借上厕所而穿过他们旁边。
魏先生用他带北京的口音讲着一些浅显的民主道理,如果你不知道是谁在说话,你很可能认为这是一名诲人不倦的小学教师在告诉学生一些基本民主知识。这点正是让建军对魏先生佩服的:他很少讲自己的经历,特别是他那么多年在中共的监狱。要知道,直到现在为止,不管是文人骚客,还是所谓政治家或者政客,它们在中共监狱很少能呆过十年而不痛哭流涕,脸表悔恨的,也不乏以揭发他人表示自己痛改前非的,当然还有出卖家人和自己的良心的。眼前的这个魏先生仅仅靠他知道的那些极其有限的民主概念竟然可以挺过这么久,就更加让人佩服不已。
建军已经跟踪过魏先生的行踪好多次,对他的讲演内容也耳熟能详。每次执行任务他都不能不被魏先生吸引,有时甚至影响了他执行任务。今天时间有限,他得抓紧一点。一般来说,要辨认什么人,尤其是暗中的特务,最好是提前到会议场门前的签到处,你会注意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往往在会议刚刚开始后才进入会场,当然建军今天已经错过了这个机会。所以他现在开始对全场观察。那些学生可以忽略掉,还有那些外国人,市民也可以分清楚。剩下没有多少了。赵建军要找的是那些脱不了大陆干部模样的中年男人。他们一般穿戴随便的西装,领带已经取掉放进口袋,裤子口袋里放着普通的傻瓜相机。即使摄影所需光线不够,他们在照相时为了不引起注意,都不会使用闪光灯。这些都是组长告诉他的,但是组长不知道的是,建军本身对于特务已经有相对的研究,他发现,特务都有一定的长相和形态,特别是那些为北京国家安全部工作的特务。妓女和特务被并列为人类最古老的两大职业,难怪两者有很多相通之处,他们在所谓文明的社会都被认为是毒瘤而不得不躲躲闪闪,处于见不得人的秘密状态。可是对于熟谙此中之道的人,他们又是最容易辨认的。这就象无论是在任何道德严谨的社会,嫖客一眼就可以辨认出哪些是妓女,哪些不是;同样妓女也更加愿意人家一眼就看出她是待价而沽的妓女。情况对于特务们也大体如此:一方面他们的工作要求他们绝对隐蔽不暴露身份;另一方面,他们多数都从头到脚显示出自己是彻头彻尾的特务,好象很自豪似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大量的文学作品,好莱乌电影已经多次把特务的特征揭示给世人;另外这个世界上也很少真正耐得住作无名英雄的特务。
现在赵建军就正盯着一个,就是那个坐在左边中间位子的中年人。建军注意到那个中国人已经对魏先生主席台上照了好几张照片。照相的方式不但不大方,还故意假装出是在把玩手中的傻瓜相机。赵建军注意到这是一只普通相机,价钱还没有这个中年男人脚上一只皮靴贵。他完全没有必要对这个相机这么感兴趣。赵建军还注意到他有几张照片是在把玩中按下的快门,这些镜头都是对准两个方向的与会者的,并不是主席台。于是他顺着那个中年男人的刚刚拍摄的方向看过去,刚好看到民运的另外两个一直对魏先生怀有敌意的组织的代表坐在那里。这种情况当然不常见,说明他们确实象北京担心的那样有和好,重新整合的可能。他又顺着刚才那个中年人取另外照片的听众看去,那里在几个中国学生中,端坐着两位穿戴整齐的白人。其中一位年纪较大,另外一位三十多的样子。从他们听演讲的神态和记笔记的速度,建军知道他们汉语很好。这种老少配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政府的做事风格。赵建军判断他们可能是加拿大情报部门,既然不公开出面,而是隐藏在听众中,可能并不是要监视魏先生,而是要看魏先生的演讲到底在这些中国学生中有什么影响,是否值得政府支持,从而给自己的政府出谋划策。建军马上停止了观察,他想,这不是今天的任务。我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建军又把目光转向那个中年中国男人,觉得有些面熟。国家安全部在很多场合都使用他们以驻外记者身份派遣到外面的情报人员,特别是有些公开场合需要收集公开资料,以及有些容易暴露身份的场合。但是象今天的场合他们不会掉以轻心,毕竟以记者身份或者其他身份派遣的特务是很容易被学生们认出来的。今天这样的场合他们会派遣隐藏更深更有经验的人到现场,所以组长才派自己来找出这个人是谁。赵建军注意到这个人一会儿专注的听演讲,一会儿装出不经意的对会场迅速瞟一眼。他时间把握的真好,建军想,完全是老手。建军注意到在演讲最没有意思,场内听众窃窃私语,东张西望时,那个男人都会假装全神贯注的盯着主席台,仿佛他可以听出别人听不见的声音。然而在魏先生的机智幽默引起全场哄堂大笑,大家都前仰后合时,这个中年男人就赶紧借机会对会场进行扫视,或者手指头连连按下那个傻瓜相机的快门。就算人家注意到,也好象是因为魏先生的幽默引起他浑身笑抖,传递到手指头似的。
真是老手,建军一边想一边举起自己带来的长镜头相机,对着那个正假装聚精会神听着报告的中年人连拍了三张,又等他笑得前仰后合控制不住手指头时拍了三张,当然也没有使用闪光灯。他不是第一次对这些特务拍照,每次他就禁不住想,不知道这些人在执行这样的任务时,到底有没有听魏先生讲过的任何一句话,他们假装在听时正是会场上其他听众东张西望的时候。
建军收取照相机,看了看手表。两项任务都完成了,如果现在走,赶到机场还可以吃一顿麦当劳。他准备起身时,看到坐在他前四排的一个中国学生站了起来。
"魏先生,"建军从前面这个学生的声音中听出了敌意,他取消了赶到机场吃一顿的念头,反正飞机上有点心供应,还是免费的。
"你一直反对中共的'一言堂',不是吗?"那个学生接着说,"现在是不是也给我们机会发表一下意见。"
那个学生接下来就说魏先生在国内这十几年基本是在牢房度过,然后被当局甩上飞机,然后到美国后就开始告诉人们中国是什么情况,这个学生问:魏先生对中国情况的了解是否失之偏颇?
每次都是这样的问题开始,赵建军很熟悉了,接下来这位被部分人士封为民主之父的魏先生就只有招架之力了。
会场气氛活泼起来,接着有些学生冲上了讲台,十分钟后,会场基本上分成两派性,一派支持魏先生或者同情魏先生遭遇,或者佩服他人格;另外一派则是以这些年轻的学生为主的,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人数多还是他们会鼓噪,明显的占了上风。他们提出:魏先生根本不了解中国,一出来就对中国进行攻击,还对共产党充满仇恨;有的更加使用魏先生出国两年多在西方的遭遇攻击揭露西方民主的虚伪和对中国政府的仇视。这些听似慷慨激昂的攻击都是一样的,难怪很多人认为这是国家安全部事先策划的。赵建军愤愤不平起来,他妈的,这些贪污犯的狗崽子们,又让中国贪污蒙受不白之冤。他决定继续听一会儿。
台上的那个十几年都没有向世界最邪恶政权低头的硬汉在这群十几二十岁中国留学生面前很不自在地强忍着悲哀和无奈,这些都看在赵建军眼里。他为这个有民主之父称号的人感到难过。他本来应该对中国那块土地上的十几亿中国人民讲他那些浅显的道理,可是却被中共政权根剥夺了这个机会,他被抛到这个他完全不了解的世界,面对他完全不了解的人── 建军想,如果能够知道自己知道的一半,那他一定不会象现在这样无助坐在那里听这些年轻中国学生指责。建军看到那两个穿戴整齐的外国人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无奈和鄙视的表情。他再看那名中共特务,那脸人露出也许只有建军才可以觉察的微笑。赵建军想,那个中共特务一定很得意和自豪,他效劳的政府竟然得到这么多"小人民"的支持。耳边的争论越来越激烈,仿佛把他带回十二年前的天安门广场。那时大家也为民主是什么,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民主争论不休,最后也没有统一意见。可是热血的学生都知道他们为什么来到广场,因为他们知道无论民主政治是什么,无论中国得到什么样的民主制度,都会比目前的共产党一党专制,制造腐败独裁的政治制度好!!
这样想着,他开始为魏先生难过,也同时开始为自己现在无法站在这个自己一直敬佩的民主运动前辈旁边支持他感到灰心丧气。他又陷入一种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未来的幻思之中 ──
"魏先生,我想问你,中国这些年的发展你到底看到没有?"
"你追求的那种民主会搞乱中国,中国需要稳定,再稳定!!"
"魏先生,你应该出来后多读点书,不应该忙于攻击生你、养你的祖国。"
"你只要回答我,是生存权重要还是人权重要?"
"Right of subsistence is more important! Do you understand? Mr.Wei ?""We China got our own democracy."
"你知道多少西方的民主,我们总书记都会用英语背诵林肯总统的哥德思包演讲,请问,你知道英语的民主怎么说吗?"
"要引进西方民主,你是否先学习一些基础知识,哈哈......"
"IF you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English, what can you do?"
会场已经完全陷入年轻学生对魏先生的质问,最后欺负他不懂英语的学生竟然使用英语对他进行了指责。这些穿戴时髦的留学生声音洪亮完全盖过了魏先生任何试图回答的声音。到后来连主持和魏本人都明白那些提问者根本就没有想听魏先生的答案。有些支持魏先生的人已经开始起身离开,建军注意到那两个加拿大政府的密探已经不耐烦到要离开的样子。那个中国特务则已经毫不掩饰流露出脸上混合着蔑视和胜利的表情。这时赵建军突然站起来。他发现自己穿着风衣,带着礼帽,还有墨镜。他高大的身材向讲台走去时,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和崇拜。
"小同学们,我可以发言吗?"他觉得叫他们小同学,理所当然,他不但比他们大多数块头大,也比他们年纪大,但他这时最主要认为自己也比他们伟大。"你是谁?""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发言。"
"啊,不重要就不用发言啦,下去吧,刀疤脸同志,哈哈......"
赵建军已经不耐烦了,他一步跨过去,毫不费尽就从这家伙的手中拿过话筒。那个被剥夺了发言权的学生在抬头看到建军的表情后,忘记了自己的天生人权,让到了一边。
拿到话筒的建军发现虽然自己的喊叫的回声传回自己耳朵都觉得很响亮,可是并没有引起会场注意,甚至连那个中共特务也没有举起傻瓜相机照他。他有些气愤了:
"你们不是问我是谁吗?我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在美国的情报人员,就是你们说的特务!"建军觉得这句话太长,就加了一句:"我是特务!"
其实用不着加,他第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会场已经完全没有了声音,结果他那后面的"我是特务"几乎是对着一片寂静喊出的,全场只有几声杯子中咖啡溢出的声音。那个坐在会场中的中共特务脸上的表情和坐在台上的魏先生的表情一样,毫无表情。然后,赵建军就不再看任何人的脸,只是以无法打断的声音开始他在心中不知道练习过多少遍的演说:
"我先自我介绍,你们一定感兴趣,这么多年无论是民主人士,还是其他华人华侨留学生,每天都在喊特务来了,不是吗?不过据我所知,这些年一个特务也没有被揪出来。现在我自己来了,站在你们现在眼前这位就是国家安全部在纽约的情报员,你们叫特务,美国人称我们为间谍。如果有对我身份疑问的,会后我们再证实。
"你们大概是因为我来跟踪魏先生的吧,不错,这确实是国家安全部主要的任务,不过这里已经有一位跟踪魏先生的。"建军用手指了一下那个中共特务,他正象热锅上的蚂蚁,相机胶卷已经用完了。
"跟踪监视魏先生已经毫无意义,他从十几年前开始在与世隔绝的中共监狱中度过,出来后几乎没有机会看一眼中国就被抛上到美国的飞机。他可以说身无分文,甚至连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应该生而拥有的护照都没有。我想他唯一带出中国的就是他满脑子自由民主观念,说实话,那个概念在西方是家喻户晓的,一点没有什么出奇。你们这些读书人都比他知道得多,对不对?所以,我认为再无耻的政府也不应该对剥夺得这么干净的公民搞跟踪监视。
"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这些学生还有什么理由要求他了解更多中国情况呢?我倒想知道你们这些中国留学生是否比魏先生更加了解中国。请回答我,你们知道中国有多少人?"十三亿五千万,他们回答时声音中带着嘲笑。"有多少农民?'
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准确的回答,赵建军接着讲:包括流落到各地打工的农民子弟,总共九亿五千八百万左右。你们知道他们今年年均纯收入是多少吗?
没有人回答,建军也没有指望这些学生可以回答,他看一眼前排的一些不知道是什么报社的记者,接着讲下去:
"287美元,他们一年有287美元的收入。我的下一个问题是:你们中在这个大学学习,有多少是拿奖学金,有多少是勤工俭学供养学费和开支的,请举起手好吗?"
建军知道这个大学中四分之一中国留学生是靠成绩得奖学金或者靠打工维持的,他也清楚,今天是星期二晚上,靠苦力的学生不可能有几个可以打扮漂亮的来听报告。果然,不超过四位学生举起了手。他知道现在应该转入正题了。
"我应该不再谦虚了,我比你们都清楚,你们在座的在这里留学每个星期的开支都要超过300美元。在下一个问题我提出前,── "
有些聪敏点的学生可能知道这个阴险的刀疤脸要搞什么鬼,开始鼓噪,有的开始嘘他,建中仍然很平静,他知道下面的话说完,他们都得安静下来。
"我再次声明,我是中共特务,明白吗?换一句话说,我知道你们每一位的底。注意不是你们的底,你们还年轻,没有什么底值得我知道。我是说你们父母的底。他们在国内的职务,收入,他们送你们出来的花费,还有你们总共有多少存款,任何人在我讲完话之前再放个屁或者提前离开,我就让他们父母的资料明天同时在纽约,温哥华和北京街头上贴满。
"我显得很霸道是吗?我毕竟是中共特务,请原谅吧。如果我没有统计错误的话,你们这些留学生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父母是县级以上的政府官员或者国营厂矿厂长,公司经理。如果不服气的话,我们大家现在可以关起门来,让我当着记者和魏先生的面给你们一一对号人座。并且你们不用生气,我也可以告诉你们这百分之八十中父母供你们读书的钱百分之九十九是非法的,最轻微的罪是没有给国家上缴任何税收,严重的我就不说出来。如果有反对,请上台,我现在以中国国家安全部一名特务的名誉当着记者的面把问题给你证实清楚。如果不是这样,我供你读完所有大学,还给你200万零花钱"。
建军可能是顺口说出200万的数字,这却更加让他激愤。"现在我再进一步统计一下,你们这样的身份,应该在全中国十三亿人口中只占百分之零点八。不到百分之一。"
"可怜的魏先生,"他把头转向这时也注意听着的魏京生,"作为一个中国人,他本来应该对广大的中国人演讲的。可是他现在在这里却不得不面对你们这一小撮......原谅我,我又使用了中共语言,不过这次非常准确,你们这一小撮人的子女。你们早就解决了生存权,也到这里来解决自己的人权。如果不统计我也知道,你们中又有几个会回去呢?你们父母有足够的钱到时再帮你们解决公民问题。有哪一位认为我说的不对?"
看到魏先生眼中的痛苦和感激混合的眼神,看到台下那些一个个打扮入时目瞪口呆的小留学生,建军觉得自己已经给明天各大报纸制造了头版新闻,没有必要再讲了,否则组长要责怪自己破坏了他的大计划。
前排有两个学生站起来时把凳子推向后面,碰得建军膝盖生疼,也把他从这种梦幻之中拉回来。他发现自己还是那身西装坐在后排。会场上已经没有多少人,那个特务和加拿大的密探们也都离开了。建军看了看表,起身走出会场。他心情已经好多了。他想起组长说过的,作为一名情报人员,你要学会忍耐,特别要学会忍受该出手时却无法出手时的无奈。组长说,情报员的第二条金科玉律就是你必须在有这些冲动时使用幻想或者回忆来帮你平静下来。赵建军知道,自己喜欢对未来幻想,组长则总是靠对过去的回忆。
回忆可以让你更加智慧,幻想则可以给你干劲。在通向温哥华机场的高速公路上,赵建军心情愉快的想。
 

下一章>>

 

民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