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文学

民运文学>>

008在行动

第十章 谍对谍

 

那是丹尼尔第一次见到被称为组长的云飞扬.他被三名白宫特工带进椭圆形办公室时衣服由于反复搜身而凌乱不堪,手上带着手铐,西装的领带已经被取下来.表情虽然平静,不过大概由于手被拷住无法整理头发和擦脸,他给丹尼尔一种狼狈不堪的印象.这种样子丹尼尔在叛逃人员身上见过很多了,所以在多番猜测组长到底会是怎么样一个风云人物后,丹尼尔见到他时不免有些失望.当然丹尼尔先前由于感情和职业对组长产生的嫉恨也无影无踪.     组长在向他们三人讲述自己为何要投诚,为何选择这种方式时,是仍然带著手铐的.他坚持只能总统副总统和丹尼尔在场,白宫特工没有办法,只好把他拷起来.这里毕竟是美国最高权力机关,组长也已经亲口承认是中共的间谍.在总统副总统专心倾听组长几乎没标点符号的讲述时,丹尼尔仔细打量着他.他想找一些词来描写这个间谍,不过半个小时过去后,他放弃了.这确实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人,以致丹尼尔担心的想,下次在和他见面我可能都认不出他.最后他使用了十分钟左右在这个这个家伙身上的搜寻任何可以作为辨认的身体特征,例如脸上有颗痣或者那边耳朵小那边大什么的.中国人看起来都一个模样,他还真害怕下次不认识他了.

    总统和副总统都专心地听.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已经做出了决定.暂时不把组长交给FBI,而是直接委派丹尼尔接着和他找一所CIA秘密接待所继续谈,之后丹尼尔再做汇报.也就是说,最终是否和他合作,采取何种方式合作以及合作到什么程度等得由这个中央情报局中国问题专家来决定.

    "我叫你组长还是云飞扬?"这是他们单独在马里兰州CIA秘密招待所第一次坐下来时丹尼尔问的开场白."我想反正你的名字也不是真的,也许组长这个称呼更加接近事实吧?"

    "不,我的名字是真的.不过你可以叫我组长,这让我觉得自己不但没有被捕,反而有仍在执行任务的感觉."组长苦笑着说.

    "你仍然没有被捕,至少现在是这样.我想我们需要详细谈几天几夜才能决定你是继续当组长合适,还是什么称号都不要,到美国联邦监狱领领取一个属于你的号码."丹尼尔停了一下,接着说,"我喜欢开诚布公.我知道你大概已经研究我很久了,不过我对你一无所知.在我们打算任何形式合作之前,我们双方必须先知己知彼,你不反对吧.!"

    "我一定会按照你的吩咐这样做.丹尼尔先生.我对你确实有一些了解,要知道对大众来说你也许是默默无闻的,不过在这一行,你真是大名鼎鼎."组长盯着他说,丹尼尔突然觉得浑身不自在.确实,他不但知道自己,还他妈的知道我用了三年时间才把他手下的女间谍弄上床,结果还是一张贼床!丹尼尔喝了口咖啡,当他抬起头来时,他惊异的发现坐在对面的组长在短短几秒钟里,几乎换了一个人.他那种典型叛逃人员才有的颓废,狼狈相已经消逝的无影无踪.现在坐在对面的是一个腰杆笔挺,精神抖擞,神情专注地盯着丹尼尔的不卑不亢的会谈者,那种自信已经随着房间的咖啡味弥漫开来让丹尼尔强烈地感觉到了.丹尼尔暗暗叫苦,自己刚才流露的些微窘相被组长看在眼里,稍不留神,竟然被他玩了心理学.他告诫自己对付这样的家伙可不能象对待中共叛逃的高干或者他们那些想得到一张绿卡的子弟一样,漫不经心和掉以轻心都会使自己处于不利地位,甚至会铸成大错.

    "组长,我们抓紧时间吧.我需要知道你本人的一切,还有你领导的情报小组的一切,目前纽约的赵建军已经转给我们局行动组负责,今后你的人我们都不会交给FBI,而是又CIA行动组二十四小时监视,这当然也包括你,希望你们理解和配合."

    "我完全接受."组长表示.

    "我们还要谈你可以为我们干的事情,首先你要提供这些年你们提供给中国政府的所有关于美国的情报,我们必须评估损失.接下来,你将促使北京释放美国飞机和人员,以及你答应的提供国家安全部在美国活动的其他情报组织和人员.最好也不要忘记关于那个美国国家核武器试验室华裔科学家泄密的案子.我们都会谈到.最后我们还要详细讨论计划具体实行情况,对不对?"

    "完全对,不过有些情况要在我们合作正式开始后才好一步步进行."组长点点头.

    "那我们就开始."丹尼尔按下录音机的按钮."我首先想知道,是什么东西让你认为这个简单的计划是目前唯一可以推翻中共一党专制,建立民主政体?或者说,你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要和你合作?"

    "副局长先生,哎,我可以叫你丹尼尔吗?"

    "当然可以,那本来就是我的名字."丹尼尔笑笑.

    "丹尼尔,我想,如果说我写计划的时候只是自信那是最好最有效也是最简单的计划,那么你脸上的表情则让我确信了这一点."

    "啊,说来听听."

    "很简单,你们中央情报局过去十多年至少研究了不下十种结束或者协助推翻共产党在中国大陆统治的计划.你和我一样清楚,那些计划除了为你们从国会争取经费和安慰白宫的政客外,一点没有用.如果你不认为我的计划可行的话,你根本不会坐在这里.对吗?丹尼尔先生."组长喝了口咖啡,话中不无挑衅的味道.

    丹尼尔知道和对面的人要就是平等讨论,要就是不停被他挑衅和侮辱.他承认组长所说都是事实,不管有没有效果,正如以前不停探索推翻瓦解前苏联一样,现在积极寻求瓦解中国共产党统治也是CIA的重要职能之一.世界上所有间谍机关都是这样运作的,了解或者推翻对方.至于是否可以达到目的那可是政客的问题.丹尼尔觉得好笑的是,CIA那些苏联问题专家到现在还在后悔,不是后悔他们没有准确预测苏联解体,而是苏联的突然解体几乎让他们都失去了工作.

    于是这两位间谍开始了他们如何结束共产党专制统治的讨论.

    如果说中央情报局没有预测出苏联的解体,那么至少我们事后吸收了这样一条教训:邪恶的反人民的专制政府终究是要灭亡的.中共政府退出历史舞台是迟早的事.正如我们前局长所言:无法想象的事情却可以发生!

    组长笑笑,可惜我们两个也许都等不到这一天.中国历朝各代无论多么残暴没有人性,平均寿命都超过一百年.共产党也不例外.不但你们在等,中国人民大多也在等待这一天.虽然有很多人都不明确到底在等什么,但每个人都在盼望,有些人在盼望某个会议,某个活动如奥运可以提早带来他们等待的一天.而更多的中国人则把希望寄托在领导人身上.他们都极其关注最高领导人的健康,不是象他们口中喊的祝万岁和健康长寿,而是盼望最高领导人早死,暴死或者不得好死.他们倒不是恨,主要是盼望新的领导人可以带来新希望.

    丹尼尔说:我们美国人民也是这样,所以伟大的华盛顿总统就率先作出榜样,创出做总统最多不得超过八年的先例.

    我们也有"伟大"这个称呼,一般我们称呼伟大的人要就是革命尚未成功时就牺牲了的,要就是那些革命成功了最后一直老死在高位,早就遭到人民唾弃的人.

    啊,丹尼尔打断道,我的第一个问题:中国人民为什么不起来推翻这个集权政权?我一直搞不明白,聪明勤劳的中国人民前世造了什么孽,现在要这样一个政府统治他们呀!我都慢慢相信了,也许你们中国人民还没有发展到享受民主的阶段吧?你知道你们领导者和御用学者经常说,中国经济还没有发展到实行美国民主的阶段.

放他们奶奶的屁!组长有失风度的气愤的站起来骂着:你知道吗,那些所有在台上嚷着中国人还没有准备好,也就是说中国人还不配享受民主的狗官,他们的子女早就送到西方去了.他们只是说人民还没有准备好,他们和他们的亲戚子女早就准备好了.那些为了混碗饭吃的御用学者,智囊精英们常常说中国发展不到时候,不能和美国比.这些弱智白痴,难道美国的民主是今天才有的吗?难道现在中华民族连两百年前的英国,欧洲难民都不如吗?如果你觉得实行西方今天的民主不现实,那么实行美国五十年前甚至百年以前的制度总可以吧,难道可怜的中国人民比百年前的美国人还愚昧吗?难道中国只配这个两千年前就存在的专制制度吗?

    哈哈,如果中国人都象你这么仇视共产党,为什么不起义呀?看到组长气愤异常,丹尼尔很是开心.

    起义,人民揭竿而起确实是个好主意.我相信你们中央情报局也一直在盼望这一天吧?不过,不成.这里不讨论起义有可能给中国人民,中国社会带来的灾难,也不说起义给国际社会造成的恐慌.我就单单说一下起义本身为什么在中国已经成为不可能.农民起义,星星之火一旦点燃,没有不把皇帝拉下马的.毛泽东就是靠农民起义,实行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坐进中南海.正因为这样,你知道他上台后第一个做的是什么?这五十年中国共产党又做了什么?毛泽东最害怕的不是知识分子,他折磨知识分子完全是为了报仇,想当年他从一个湖南的什么学校毕业满怀希望地到北京大学想进入救国救民的知识分子行列,竟然只当了个北大的图书管理员.那个行当现在也就需要个中专学历,以前估计会认字就得了.于是为了报这个仇,毛泽东在位时把中国知识分子硬是象玩弄自己的生殖器一样搓来揉去,好不过瘾!可是毛泽东最怕的还是中国农民,他喜欢读古书,不会不知道,除了他之外,中国历史上所有开国皇帝上台都是靠农民起义.毛泽东1949年之后搞了一连串运动,几乎都是直接或间接对付农民的.他最狡猾也最残忍的对付农民的策略就是使用户口的方式把中国农民牢牢钉死在自己那块土地上.解放前,一直追溯到千年之前,中国农民虽然受到地主的剥削,可是他们至少是自由的,他们如果愿意可以到处迁移找不同的雇主打工;可是解放后,毛泽东使用户口让农民寸步难行,从自由迁移方面来说,他们的地位一下子退回到两千年前的奴隶社会.就算没有吃,就是饿死也得死在自己的公社村子,不要说到城市去,就算村子之间迁移也很难解决户口问题.这样的情况下,农民哪里还有任何可能串联起义?邓小平上台后什么革都改,可是就是不敢涉及户口问题,当然农民子弟可以到处走动了,也就是有权力当盲流啦.可是没有户口,大人不能正式工作,孩子无法上学.你现在看看城市里马路边将近一个亿的农民子弟,他们衣不蔽体,黄皮瓜瘦,终日眼睛无神的盼望有一个找他们搬运家具,清扫厕所的城市人出现在面前.他们还是农民中过得好的,他们后面还有八九亿农民仍然被钉在土地上.

    我知道,丹尼尔,你们曾经研究中国农村情况,可是你们能够研究出什么?直到现在中国绝大部分农村仍然不对外国人开放.他们早就被世界忘记,甚至被中国自己人忘记.当你们外国人和我们中国的政府大谈人民生活改善的时候,谁都不提这些农民,这八九亿人的群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什么时候如果你可以得到容许,做一些独立研究,你会发现,中国农民的相对生活水平不要说不比解放前,连一千多年前都不如.当然共产党政府会义正词严的告诉你:我们中国农民有电视机,唐朝农民有吗?

    我也中央情报局的秘密报告中获知,你们研究过盲流,就是到城市打工的农民子弟.你千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在大部分中国城市人和政府眼里,盲流是没有人的地位和人的基本尊严的.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起义成功的.如果他们有任何举动,中国军队会象杀苍蝇一样把他们消灭.没有户口,没有人关心,不杀白不杀,何乐而不杀?

    再说工人,他们曾被尊为中国的领导阶级享受这么多年的特权.在领导这个国家时,他们的懒惰和不求进取严重阻碍了中国工业的发展,他们对农民兄弟的苦难还报着幸灾乐祸的态度.更有甚者,在1989年学生运动中,国家安全部的秘密报告显示,城市里生活无忧的工人绝大多数并不支持学生,其中超过半数认为这些以农民子弟为多的学生的游行会搞乱城市,或者认为学生想留在城市工作等等.现在改革开放轮到他们中有下岗的,于是就上街游行.天,要知道他们就算拿下岗的救济金也比普通农民的收入多好多呀.还闹什么?城市生活贵,呆不下去了,那就滚到农村去生活!哪个宪法规定工人天生要生活在城市的?所以他们不可能成为起义主流,因为引不起广大人民包括农民的同情.如果他们要起义,那些以农村子弟为主的士兵会毫不留情用坦克碾他们的.

    还有谁可能起义?公务员,见鬼,不要说他们的工资有多高,就凭在社会主义优越制度下,他们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有机会捞外快或者贪污受贿这一条,谁还想上街造反?

    丹尼尔,你可能觉得我的分析有些粗糙,可是这都是事实.共产党这些年的统治造成中国社会的各阶层的严重分化.他们不但在运动中造成兄弟互斗,父子反目的人伦悲剧,而且让中国社会不同阶级和阶层互相仇视.毛泽东虽然一直压迫农民,可是他就经常宣称,如果城市被资产阶级或者坏份子占领,他再到农村闹革命,这可不是说着玩的.从这点看,某一个阶层在中国起义几乎是不可能的.还有很多原因,这里只这一点,你不反对吧.

    我没有反对.丹尼尔说.组长好象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

    你研究中国历史上的起义暴动可能会注意到,除了毛泽东使用马克思学说外,几乎所有的起义开始都是使用宗教或者迷信的方式煽动民众的.所以你想一想,共产党上台后最想做的另外一件事情是什么?对,就是消灭宗教和迷信.推行无神论.无神论作为一种哲学无可厚非,可是作为国家推行的理想,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吗?那就是把人民教育成一个个贪生怕死任统治者宰割的顺民.世界上独裁政府绝大多数是崇拜无神论的.要知道,独裁政府最害怕就是民不畏死,"民不畏死,何以惧之".所以中共独裁上台后,先从精神上把你剥夺得一干二净,让你不相信来生,让你相信人死如灯灭;然后他们告诉你,如果不听话,就把你从肉体上消灭掉.这些年使用这个方法还真行之有效呀,你不见中国这些年出现了多少苟延残喘,活的没有尊严,甚至连猪狗都不如的人,包括很多知识份子.

    你现在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害怕法轮功了吧?外界一直以为共产党害怕法轮功是怕其势力坐大,威胁共产党统治,当然有这个成份在里面.可是最主要的却是法轮功宣扬的有神论让他们胆战心惊.你看看法轮功那些弟子在面对中共镇压时的那种大无畏的平静表情.很多中国人对这种表情根本看不懂,跟着政府的意思惊呼着:"邪门呀,他们不怕死吗?"你直接参与了1989年六四镇压后的黄雀行动,你不是不了解中国人那贪生怕死的德行吧?学生领袖民运精英宣称北京血流成河,可是怎么没有一个学生领袖或者民主精英在这次运动中献身?他们怕得快呀!

我对法轮功教义不太清楚,可是他们那种信仰的精神正是中华民族缺乏的.如果我们民族不是那么贪生怕死,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日本民族又奸又杀了八年,现在还在哪里恬不知耻的争论"你杀我奸何止那么多!"我也不想知道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我只是为那些为了信仰不顾亲自焚烧自己的行为热泪盈眶.大多中国人对此更加不了解,他们认为既然政府禁止了,何况要硬来.在这种思想下,中国每况愈下,统治者剥削这些顺民几乎到了敲骨吸髓的地步.

    再拿你们西方传来的天主教来说,几个人信教为什么让中共统治者那么害怕?难道真象他们所说害怕地下教会被外国势力利用?你什么时候看到当代社会有人利用天主教来推翻外国政府?他们其实害怕的是那种有神论的信仰.

    中国只有到了"民不畏死"的时候人民才有希望,否则人民只好慢慢被统治者剥削,L夺,折磨到死.直到他们不怕死的时候,他们才不会死.

    组长,这个问题讨论太长了.丹尼尔说,你太激动,我们理智的讨论吧.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既然没有人民起义推翻这样邪恶的国家政府,我们是否可以使用以前里根总统对待前苏联的办法,开始武器军备竞赛把中共政权拖垮?丹尼尔,你又错了.且不说前苏联是否真是被你们拖跨,就假设情况是这样.我得告诉你,这个方法对付中共可完全行之无效.什么原因?那就是中共政权比前苏联还要邪恶和聪明得多!也许这样说不公平,那就换个说法吧:中共从前苏联解体中吸取很多教训从而变得更加聪明.

    我想你和我都不怀疑这样一点,那就是苏联共产党虽然犯下滔天大罪,可是直到下台前夕,他们中绝大多数都仍然信仰共产主义,马克斯理论.所以当他们下台后,苏联人民不会找他们算帐.为什么?因为他们毕竟是在尝试一种理论,哪怕这个理论是不对甚至邪恶的.他们不试也不会发现,当然马克理论被全世界社会主义拿来实践的代价确实太大.从古至今,世界上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是建立在某个人在图书馆把地毯走过一条印而想出的理论上的.其他社会制度都是先在实践中出现,然后才有理论家去总结.正因为苏联大多数领导人仍然对社会主义制度相信或者半信半疑,所以他们可以是说有信仰的.可是再看中国共产党,他们他妈的除了不信社会主义,其他什么都信呀.他们信资本主义,所以把孩子生在那里,想方设法送到那里;他们信钱,所以拼命捞钱,他们迷信权力,所以一有什么领导人想出新理论,他们就强迫人民学习领会.他们唯一不信的就是社会主义,谁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添砖加瓦""或者当个"小小螺丝钉".

    上面的这点区别使得你们用来对付前苏联的方法完全无用武之地.想一想,苏联为什么和你们对抗,就是因为他们还相信社会主义应该在全世界胜利.那么为什么他们不采取更加邪恶的方式和美国竞争?这也同样是因为他们的相信社会主义是世界上最正义的,所以有些邪恶手段不可以使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你们一直宣称和美国的军备竞赛把苏联拖跨啦,可是你们想了没有,苏联作为世界上武器最先进的国家,他只要稍微出卖多一点杀人武器就可以让任何经济危机转危为安,但他为什么没有这样作?冷战中美国和西方一直是售卖武器最大户,苏联远远落后.更何况苏联很多武器都是无偿送给第三世界.我从你们中央情报局九十年代初的文件中看出,你们一直试图搞清楚苏联接替对于中共政权的影响和中国共产党从苏联解体中学到了什么?

    我告诉你吧,中共中央政治局1992年就得出了不容争辩的结论.那就是苏联之所以解体并不是和美国竞争造成,相反是苏联放弃了和美国竞争才造成了它的解体.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的底子比美国差得远,可是苏联在和美国竞争中在航天科技,武器等上的发展是举世瞩目的,相对来说,这个发展要快过美国,这你们是无法否认的吧?当然苏联无法把在竞争中一马当先的军事科技转化为工业技术也是他们失败的原因之一.回到北京的认识吧,中共中央政治局从国家安全部取得的详细材料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以苏联的人口和他发达的军事科技和航天科技,只要他象美国一样放得开,抛弃以意识形态交朋友的死路,以邓小平的"白猫黑猫"论作前提"抓到钱就是好",对全世界购买武器和科技者来者不拒的话,国民生产总值很快翻一番,人民生活水平将会成倍增加.中共中共政治局最后得出的结论很简单:

    如果美国逼迫中国非于其竞争不可的话,中国将以生产便宜内裤和冒牌耐克球鞋的速度生产战斗机,大炮,坦克和瞄准远距离暗杀枪,手榴弹,地雷;短期目标:武装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同时将在北京等二十几个大城市以及世界一百多个城市设立核子武器销售超级市场,中期目标:生产便携式重量不超过100公斤杀伤力控制在50万人以内的小型核子武器,畅销全世界,特别是中东国家.长期目标你也可以想象得到,这里免掉啦.

    以上可不是开玩笑,有一个美国电影叫"生死时速",当那个恶棍罪犯把炸弹安装在车上后他只是轻声细语地问你:"你能干什么?"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如果中国真成为这样的流氓国家,美国什么也不能干.你们只能干瞪眼,不是吗?想想古巴,北朝鲜就有答案啦.

    你是否可以再回想一下,是前苏联还是美国更加多的违反国际公约,是美国武装人家核武器多还是苏联?这样想一下你就明白了.苏联那些共产党确实还算有良心的人.可是你碰上的中国共产党他们管这个吗?目前美国还不敢公开宣布与中国为敌,他们已经用核子武器武装了巴基斯坦和北朝鲜.再看看核武器的老大苏联在整个冷战中都没有武装一个核子国家呀!一旦美国真以中国为敌,准备使用拖垮苏联的方法对付中国时,那么中国公开售卖核子武器给中东所有国家,甚至出口长程导弹,可以打到美国的长程导弹,你们又能怎么样子?也许你觉得中国核子武器不够先进,不足为虑.你又错了,核子武器不先进是因为没有象美苏那样大量发展,一旦大量生长,熟能生巧,技术自然就上来了.

    丹尼尔,不要告诉我你不相信我上面说的.总之,苏联被你们所谓里根的邪恶帝国论拖跨完全是无稽之谈.你可能会说,如果中国成为流氓国家,那我们就对他实行全面制裁,让他无法发展!这个说法又是你们使用美国方式思考问题的典型代表,看看古巴和北朝鲜吧.你会说,那两个国家那么苦,发展那样落后--------慢点,你是指民不聊生吗?可是古巴和北朝鲜的统治者却是这个世界上统治最长,享受最多的统治者呀,甚至可以说,他们的"政局"也是最稳定的,如果他们的统治者不死亡,人民不觉醒,你再制裁一百年也是一样.你们其实不知道,你们一直在帮助朝鲜和古巴的统治者在台上,你们在制裁那两个国家的人民.

丹尼尔和组长都很投入,显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丹尼尔接受了组长对他第二个推翻中共政权计划的解释.于是他打断组长:

    "组长,我们讨论下面一个改变中国的可能性吧,是今天讨论的第三个:战争!你明白吗,我们美国人最近越来越喜欢使用战争的手段解决问题.我当然不是说美国为了帮助你们实现民主,推翻共产党统治,就使用战争的手段.那简直活见鬼!事实上,中美之间直接暴发战争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我这里只是假设,例如你们攻打台湾,美国调停失败,中美战争爆发.当然你还可以设想其他的情景,总之,战争爆发了.中共共产党政权会因为战争完蛋吗?"我明白,组长点点头连声说,我明白,我明白.

    这样的情景你们西方的文学作品描写的很多了,中共或者因为战争耗竭资源而被愤怒的人民赶下来,或者台湾在美国的支持下反攻了大陆成功,或者美国等世界正义力量忍无可忍,最后联合起来征服了中国,先是托管,再实行民主好处多---------

    可惜这些小说作家既没有研究共产党国家历史的,也没有受过共产党教育的.历史向我们揭示这样一个简单事实:每一个共产党国家都是在炮火中诞生,但没有一个共产党国家在敌人的炮火中灭亡!相反和平才是共产党国家的死敌.共产党国家本来就是战争的产物,一战中诞生了苏联,二战中诞生了中国等.这些共产党专政国家现在剩下不多了.可是灭亡的东欧苏联之中是否有一个是因为战争?答案是否定的.

    战争,特别是卷入外国侵略者的战争让共产党的统治不但合法,而且合理.中国共产党专政实行以来,几乎天天讲战争,天天讲世界霸权,天天讲世界局势不稳,天天讲要随时打仗.原因很简单,如果不讲,共产党就无法使用虚假的宣传凝聚人民,它压迫人民的合法性没有.你们要使用战争推翻共产党的做法只是火上加油.事实上共产党内部已经有有识之士认为,如果共产党因为腐败等因素出现统治危机,那么及时发动一场战争往往会力挽狂澜.我还得说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说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今年注定要结束,那么你们前年的轰炸使馆事件至少可以延长他们的寿命到五年后.当然如果你们发动一场战争,那就更加让他们延年益寿了.

    事实就是这么悲观!丹尼尔老兄.不要想着打仗,忘记你们那些先进武器.记住毛泽东的话"人多好办事",他本来的意思就是让中国多生产人,到时世界大战爆发,我们可以有机会牺牲四五个亿来取得胜利.毛泽东没有后代,他当然无所谓.现在的领导人孩子都有后路,没有一个会去送死的.那些打仗的基本上都是农民和工人的孩子,他们到现在还被灌输外国侵略者要来他们那里枪粮食,抢女人啦,操,他们能不拼命吗?所以,忘记战争吧,我不想说得让你心寒.

    丹尼尔马上把话题转到寄希望于中国共产党内部的开明派,改革派头上来.他说,也许会出现赵紫阳或者胡耀帮也说不准.

    组长说,好吧,我们把这算为第四个解决中国问题的办法.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前十年,这个希望几乎好几次成为现实.知道为什么吗?那就是共产党仍然是共产党.为什么怎么说?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等运动中搞了那么多坏事,可是你不能否认他仍然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上的一个有自己的政治理想有政治抱负的政党.这里不管他治国是对是错,这不是回答这个问题的重点.重点是1989年六四后的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一个有政治理想有政治抱负的政治党派团体,而已经完全沦落为一个纯经济利益结合起来的利益集团.

    最早造成这个情况是起因于邓小平的"不争论","不搞争论",提倡埋头抓经济,不管白猫黑锚理论.这些提法据说当时得到党内外甚至海内外一片叫好,认为老爷子特别务实.结果造成什么情况,你比我还清楚.

    全党五千多万共产党员不管白猫黑猫,捞到钱都是好猫,结果发展到无官不贪.不争论的结果是是非不分,邪恶的东西没有摈弃,好的东西也没有一点留下来,这才是造成中国目前全国上下腐败,人民民不聊生的主要原因.中国人民难道连分清对错的勇气都没有,连辨别是否的能力都没有吗?如果这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不适合中国,为什么不争论,然后嫉恶如仇?如果适合中国,为什么在争论的基础上从善如流?可怜的十几亿人在一个将近八十岁老人一句"不争论"后,屁都不敢放!既然不争论,既然正义和邪恶已经没有分界线,那么贪污受贿,营私舞弊,下流堕落又有什么不好,又为什么要争论?这一点到现在为止,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出来,对于贪污腐败一味归咎于社会主义制度.请问前苏联不是更加正统的社会主义制度,贪污腐败什么时候这么严重过?看出这个问题的竟然是六四后上台的中共中央江总书记.他在九十年代后连续提出多个讲政治,讲学习,三个代表等理论,试图挽救已经什么信仰都没有的共产党员们.可惜亡羊补牢,已经太晚,尝到了金钱能使鬼推磨的滋味,沉湎于小秘,情妇的温柔刺激之中的共产党员们还怎么可能回到讲政治,讲道德的时代!?

    丹尼尔,你刚才说到等共产党内部的开明派出来改革,请问已经没有信仰的共产党哪里还有什么派?有那么几个良心发现,或者仍然没有机会贪污发财的少数几个共产党员站出来,又怎么可能抗击几千万党员的利益集团?这正如美国有那么少数几个资本家良心发现,结果把钱捐献出来,千金散尽,他们少数人的作为可以改变美国整个资本家吗?有时我自己对于共产党内部的左右两派都非常尊敬,因为他们至少还是在为政治主张,政治信仰而争论.可惜越来越少了.过去十年共产党几乎没有任何政治分歧,只有所谓治国方式的不同,而这又和他们子女亲戚和亲信是否可以赚钱,赚大钱紧密联系起来.

    你同意我吗?丹尼尔,我想你比我清楚.这些年逃到美国或者叛逃到美国的中国高级干部你都详细接触审问过,你可以告诉我其中有哪一个有政治抱负,哪一个是因为政治迫害才出逃的?他们百分之百是因为经济问题,生活腐败而受到"迫害"的.再想象一下那些普通的中国人民特别是学生学者,经常因为信仰被共产党逼的走投无路,背井离乡.我想你会明白我为什么说共产党内部不可能自动分出开明改革的一派力量.

    丹尼尔听到这里第一次连连点头,大声表示同意.他说,那就讨论一下中国有可能出现的各种民主运动的情况,和海外民主人士的作用吧.我想你不应该否认他们在未来民主中国的作用吧?

    先说民主运动.中国改革开放的事实证明,二十年来任何一次无论是学生还是学者发动的民主运动,无论主观多么进步,在客观上都阻碍了中国民主的发展.当然这个阻碍完全是共产党造成的,所以绝不能怪罪中国民主人士的借口.由于我们这里是分析如何结束共产党统治的具体战术,不是来对民主运动作历史评价的,所以实话实说.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邪恶,特别是领导阶层的邪恶.我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组织民主运动,上街游行?这和前面谈的起义有什么不同?不同就是,人民起义是对统治者绝望了,起来干掉那些狗娘养的.民主运动当然也有这个目的,但是更加多的则是向统治者提出民主诉求,告诉统治者民主制度要比共产主义制度好,民主制度才是中国的唯一出路;当然他们也致力于唤醒民众.

    现在的问题是,几乎所有的中共统治者都有比学生有更好的资信,更全面的消息来源,他们无疑也比学生更加知道西方民主制度的优越性-------人权至上带来的尊严,枪支弹药满街都是可是仍然感觉到没有迫害的那种心灵的安全感,还有人人平等的公平竞争等等---------,君不见,他们早把子孙后代送到西方了吗?如果他们不知道西方的制度好,会把自己的亲生骨肉送去吗?但是,他们自己却更加迷恋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权钱交易不受限制,贪污腐败蔚然成风,不但可以快速为子女筹集资金到西方国家享受民主,还可以利用手中权力搞年青女孩子(相比较美国总统用雪茄插人家一下就这么严重的后果)---------他们如何会放弃这么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我得保证,就算克林顿这样的民主世界的领袖如果在中国也不愿意放弃这么"优越"的制度.不是吗?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共产党领导特别是现在的总书记本来都是搞学生运动出身的,他们非常清楚学生运动的目的就是要把他这样的人拉下马,就象当初他们搞学生运动的目的是要把国民党蒋介石拉下马一样.所以他们对这样的学生下手就特别准也特别狠,毫不留情.并且一次比一次狠毒,每次运动后更加残酷的镇压学生,开倒车.

    这两个原因造成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学生为主的民主运动在客观上阻碍了中国的民主发展.没有人可以否认下面两个事实:1986年开始于科技大学的遍及全国的学生运动直接把胡耀帮拉下来.1989年的学生运动又把赵紫阳赶下台.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是哪种邪恶势力反扑,可是这两个中国最有希望结束共产党在中国统治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学生运动不会这么快下台.所以我说,1989年学生运动后,中国已经没有希望靠这样的学生运动来改变了.

    关于流亡海外的民主人士,问题比较复杂.你这些年和他们接触不会少,所以我就简单一些.海外流亡人士今后一定会在民主后的中国扮演重要角色,可是很遗憾,在把中国变成民主中国的过程中他们不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微不足道,有时甚至阻手碍脚.民主中国实现后很多方面都需要吸收西方国家的经验教训,这些体验过两边社会制度和生活的流亡民主人士将会扮演重要的沟通,出谋划策,甚至领导国家的作用.关于他们出谋划策的作用,我们这次合作中就要用到.到时我们还要详细计划.

    可是他们在促成中国实行民主政治的过程中----------

    "我知道,"丹尼尔突然打断组长的话,"他们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多方面造成的.他们大多是学生,出来后无依无靠,生活都成问题,我们能够强求什么?加上他们本身在国内都很年青,更不用说了解中共本质,特别是他们自己都受了全部的社会主义教育,所以出来后几乎不自觉的就是使用共产党教育他们的那一套在搞民主.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共产党不遗余力的打压,和强大的宣传机器,别说用来对付这几个可怜的中国孩子,就是对待台湾这样强大的民主政体,也把它搞臭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你们国家安全部采取了多方面措施,包括派遣特务,内部拉拢,然后制造矛盾,造成分化等----------"组长说:"对,我承认,因为这些学生是共产党恨之入骨的.我将在我们合作过程中,把国家安全部特务参与捣乱和暗中制造分裂的人和事告诉中央情报局,一是表明我们和他们的不同,二也是需要控制他们,不让他们破坏我们的计划."

    "组长,我打断你一下,如果我没有错的话,你们国家安全部至今都实行一种完全不交叉的工作小组制度.在这种制度下,所有海外情报小组或者个人,不管级别是什么,也不管职能是什么,更不管有多重要,都一律毫不例外直属北京(或者地方厅局情报机构)管理.这即是说,海外根本没有谁领导谁的问题.所有特工都直接属于国内情报机构主管.我以前曾经见过很多冒充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的家伙,告诉我他们主管什么什么地区.我一听就知道是假冒的.因为北京外面的情报组都是独立的,这样搞利于保密.还有,就我们所知道,所谓情报组最多也没有超过五人的.现在我的问题是,你本身也是海外情报组的一员,绝对不会同时再在国内领导海外情报小组,你如何向我提供其他一些情报小组的情况?"

    组长笑笑,没有回答.他没有说他一直在凭借以前在国内主管过国外情报员的经验在暗中侦察中共情报员.因为要实现008计划必须除掉或者控制所有国家安全部在美国的情报小组.

    在这次谈话中组长多次流露出激动浮躁和不成熟等特质,这些都被丹尼尔看在眼里.组长那有点孩子气的滔滔不绝还没有结束,丹尼尔已经喜欢上这个几小时还恨得咬牙切齿的"敌人".

    谈了三天后,总统和副总统亲自拍板,008计划正式作为中央情报局秘密行动计划之一列入日程.其他部门一律不介入.甚至CIA局长也不需要全部介入.完全由丹尼尔负责,如果失败,那么这个计划只当没有存在;在国会调查时,只要说成是对华情报收集的秘密计划之一就行了.这当然主要是因为计划本身要绝对保密,其次总统和副总统仍然有些半信半疑.在问到丹尼尔的意见时,他反复就是那句话:"我不知道这个计划是否会成功,但是我知道,我们以前化上亿美金研究部署的其他计划一定不会成功."

    组长和他原来的小组人员包括赵建军都不交给FBI,以在组长指导下参入008计划,但不得象组长一样接触中央情报局绝密.但是出于对于计划的保密和其他一些考虑(主要是他们本身仍然是中共间谍),中央情报局丹尼尔负责的对华行动组成员将对这些人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这些得到组长的同意并表示配合对自己人员的"监控".

    参加这次008行动的人员非常之少,组长提供的自己小组人员11人,主要从事输送假情报等工作,不过名单中没有春霞的名字.事实上春霞的名字从来没有在008计划或者组长和丹尼尔的谈话中出现过.好象她并不存在一样.

 

下一章>>

 

民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