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文学

民运文学>>

008在行动

第十二章 魔鬼与天使

 

    短短几个月一切准备就绪,008计划开始执行。在仍然习惯人家称呼他组长的云飞扬全力配合下,丹尼尔没有费多大劲就说服了总统副总统。白宫虽然同意008计划作为秘密计划由CIA负责执行,总统副总统只在CIA草拟的计划大纲上签字,并不愿意了解具体细节,且训令其他政府单位和司法机关一律不需知悉和介入。丹尼尔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如果计划失败,那只能作为又一引起国会听证和全国媒体攻击的CIA丑闻,也意味着丹尼尔将作为替罪羔羊担负一切责任而不得不引咎辞职;当然还有更加糟糕的情况,如果白宫到时宣称自己并不了解详细计划内容甚至指责CIA在执行计划时擅自改变内容和行动,作为替罪羔羊的丹尼尔可能会被起诉甚至坐牢。

    事情来得突然,时间过得飞快。这些天丹尼尔一人独处时就禁不住对整个事件和008计划反复推敲,不错,他已经说服了该说服的人。现在他希望他也能说服自己!

    那几天和组长畅谈时,有点神经质的组长虽然语无伦次,但还是大体说服了丹尼尔:这十几年CIA花费数十亿美元研究部署并部分已经实行的旨在结束中共一党专制的计划都注定失败。讨论结束时,丹尼尔在喜欢上这个年青人的同时,也深深陷入008计划而不自拔。

    如果不是组长精心炮制厚达五十页的细节,从任何角度来看,那所谓"008计划"充其量是一种"主意",一种大胆的想法,一种你看八卦新闻或者无聊的小道消息时的突发奇想。只是对于已经没有其他选择的丹尼尔和CIA来说,尝试一下这个计划也无妨。

    问题是当计划进入实施阶段,丹尼尔才充分认识到,这个简单的"主意"实行起来一点也不简单。丹尼尔那天在白宫浏览副总统递给他的计划时,对于组长要求CIA在计划实行中必须动用过去几十年潜伏在中国各阶层的"沉睡者"和利用手中掌握的高干和高干子弟的详细材料暗暗心惊,不过他当时并不清楚云飞扬知道多少。后来计划被总统亲自授权开始执行,组长当即向他明确摊牌。组长意思很清楚:008计划已经把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你可以选择完全信任我们,全力合作,最后实现2008年在中国出现多党的民主制度;你也可以隐瞒一些重要信息,三心二意和我们合作,最后计划完成得不上不下,或者失败。组长严肃的告诉丹尼尔:你在中国各阶层的所有间谍和"沉睡者"在计划过程中都得先后动用,美国和他的西方盟国掌握的中共情报特别是中共高干和高干子弟的情报必须毫无保留的利用。组长特别强调"龙年"计划的全部资料必须原封不动转移到"008计划"小组。除开上面两条CIA可以做到外,在计划最后阶段需要美国各相关部门互相配合的,将由008计划小组研究后由丹尼尔和CIA局长向总统请示后部署。

    相对于CIA的投入,云飞扬答应在整个计划中,他原来领导的中共情报小组十名成员自愿受到CIA行动组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小组成员将同意受008小组调配。组长答应提供这些年他的小组掌握的中共国家安全部情报部门派住美国等西方国家所有的情报组织和个人名单。同时组长也提供他们从国内途径获得的有关高干和高干子弟情况。让丹尼尔吃惊的是,除开最高层中央政治局和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个人和子女情况云飞扬无法掌握外,他们对于省级和中央部委级高干的掌握已经远远超过中央情报局的档案资料。丹尼尔想,这也许是CIA过分集中瞄准中共中央的原因。就正如"龙年"计划中以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共解放军将领为目标一样。

    "008计划"小组总部设立于原来的梦湘餐馆,这里离CIA总部很近,附近只有两条快速公路,方圆都没有什么人烟。餐馆外貌没有什么变化,内部做了彻底装修,包括四周墙上都铺上了反窃听金属墙纸。餐馆倒闭后两个星期,那些CIA总部喜欢辣椒的人来碰个两次壁后,已经没有食客再冒失光顾。"008小组"组长丹尼尔,副组长云飞扬。丹尼尔开玩笑说,他可以仍然叫云飞扬组长。不但丹尼尔甚至这个小组中的其他美国人也对于云飞扬的中文拼音难以准确发音,他们奇怪这个家伙归顺美国籍这么久,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名字也顺一顺。小组成员包括云飞扬原来情报小组的情报人员和丹尼尔手下的十个人。负责监视云飞扬原来小组的CIA人员并不是008小组成员,并且除了丹尼尔,云飞扬和极个别小组人员外,其他"008小组成员"对于"008计划"大多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一切就绪后,丹尼尔和云飞扬都认为这个计划成败的关键就是:绝对保密。他们两个几乎都悲观的知道,历史上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秘密计划实行六七年而不多多少少泄点密的。更让他们感到无可奈何的则是,象008这类的计划,不管泄多少密,就得宣布全部失败。所以在计划从审批到部署之间整整一个月,他们两位为了保密工作可以说废寝忘食。丹尼尔的人员还不是大问题,可是云飞扬的人员包括他自己都有一定的问题。云飞扬不得不继续回到国务院他的办公室上班,问题是,那个国务院的秘书丽莎小姐已经向国务院安全保卫部门汇报了那天在云飞扬办公室看到的情景。她坚持说,那天她因为有急事忘记敲门进入云飞扬办公室,发现他正在抄绝密文件。当他发现她注意到这点时,"他那狼狈的脸色,"丽莎坚持她的结论,"就是一个间谍无疑。"当丹尼尔把丽莎的原话告诉云飞扬时,云飞扬那苦恼的样子让丹尼尔心中暗暗高兴。不过丹尼尔还是强忍着笑意安慰云飞扬:"你还是一个最优秀的间谍,当然任何人都有露出马脚的时候。"由于固执己见是丽莎这种老女人无法改变的通病,她不久被调离国务院。后来她在一次到菜市场买采途中出了车祸,不幸死亡。丹尼尔和组长两人好象都不清楚这件事。

    第一个"沉睡者"已经被唤醒。按照008计划小组的要求,"沉睡者"已经把一份教育改革报告交给中国教育部。云飞扬坚持这第一份报告不仅仅是试验性质的,也是整个中国彻底变革的必要的先决条件。他说,共产党目前实行的一切政策都有其土壤,那就是使用共产党的教育方式培养出来的人民。当共产党宣称中国人民教育水平还没有达到直接选举时,他们绝对是对的,因为他们统治了五十年中国培养了整整五代人,却从来没有真正想提高人民当家作主,公民意识和民主意识;当中国共产党说中国人民并不接受西方民主制度时,他们也是对的,因为过去五十年他们教育人民的课本和宣传中,有一半的文字是歌颂社会主义,另外一半是攻击资本主义的;同时中国共产党让每一个进入他们开办的义务教育学校的学生从小就接受了这样一个冷酷的现实:共产党早在红军时代就出现了把自己活活冻死的军需部长;在有五十多亿人纵横两千多年的世界历史中,还没有出现过象中国共产党那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例。于是只要进过学校的中国人潜意识里都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那就是培养出这样的军需部长的党已经如此腐败,这个地球上的资本主义社会想必更加惨无人道。云飞扬认为,如国不从学校教科书入手,即使我们在2008年把中国变成了民主国家,那些新培养出来的社会主义新一代又会把中国变回去,就象现在中国社会中毛泽东时代培养出来的人现在仍然怀念那个时代一样。所以云飞扬对于这第一个丹尼尔称为试验性质的行动显得相当紧张。

    现在,丹尼尔因为另外一件事情紧张不安起来。那就是唤醒"沉睡者"加给他的感觉,要知道CIA在中国多少年几乎没有唤醒过一个沉睡者。这第一个"沉睡者"虽然并不是CIA的王牌,只不过是一个可以参加教育部高级会议和省政协会议的特级教师。可是要知道,按照目前的计划进展,很快就会动用到CIA在中国的全部王牌和"沉睡者",加上丹尼尔引以为豪的"龙年"计划的详细资料。中央情报局对华所有最绝密的情报资源将完全暴露给中共过去十年派遣到华盛顿最重要的情报员云飞扬手里!这就是说,如果计划失败,或者更加糟糕的是,如果组长中途叛变回到中国的话,中央情报局对华情报将不再存在!

    这些天折磨丹尼尔的一直就是这个问题。他必须找到完全控制云飞扬的办法,每个人都有致命的弱点,哪怕你是最优秀的间谍!

    那就是不但要确保云飞扬不叛变,而且丹尼尔还得找出:如果计划中途夭折,如何把知道太多秘密的组长等一行人永远关押在联邦最严密的监狱里;至少中央情报局解散前,他们得呆在那里。

    丹尼尔觉得头痛欲裂。这个本来是学者和情报分析专家出身的文人,现在竟然要独立考虑这么一大堆问题,又不能找"008"小组之外的人商量。他想,也许自己该到夏威夷去度假。这是他唯一可以想到的。

    *******

    海滨裸体浴场位于夏威夷最大岛屿外克科沙滩东面驱车半小时的地方,这里裸体游泳和日光浴从七十年代末就开始了,到了八十年代底已经发展为世界上最大的裸泳沙滩之一。名气一大,问题也接踵而至。游客慕名而来的日渐增多。其中中国游客和日本游客占绝大部分。中国游客一般都是成群结队坐旅游大巴士前来,显出有组织有纪律的样子。导游会让旅游巴士停在离海滩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公路边,给旅客们解释一番眼前的西洋景,但只是并不鼓励旅客走进沙滩。八十年代的游客基本都是公务出国的国家干部,国营公司经理和厂长之类的,出国之前是一定要接受国家安全部门举办的出国安全教育的。虽然安全教育中并没有针对裸体海滨浴场的条文,但是这些自觉的中国旅客把裸体归到"黄色场所"之类,所以都不愿当着团友的面走进沙滩,只是远远站在那里观赏那满沙滩波光臀影。久而久之,那地势稍高的马路边就形成了一个新的旅游景点,成为大多数中国旅游团和部分日本游客必到之处。和中国游客一个个瞪着小眼珠试图看清楚那些外国人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同的是,日本人显然文明和高科技得多。他们大多举着翘得高高,伸的长长的长镜头照相机"啪,啪"拍个不停。那时中国人还不是很负担得起长镜头相机,再说带起来也不方便,所以都基本上使用"傻瓜"。

    裸体海滨浴场观光景点到九十年代发生了显著的变化,首先是中国人经过十几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完全可以分清楚裸体海滨浴场和色情场所的区别;其次,国家安全部门的安全教育已经从着重生活作风和社会风气的教育转向"防止西方和平演变"和"防止敌特情报机关的渗透";第三,国内盛行西方色情录像带,连北京市长陈希同家中都搜出百盘色情录像带,更不用说眼睛看着共产党领导的一般干部了。象比而言,裸体浴场确实小菜一碟;第四,对于美国法律和社会制度的认识日深,让中国游客大多知道美国的海滩属于人民,只要是人民当然都可以去逛一逛。这可不象北戴河沙滩,好的地方都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私人海滩。在这些情况下,先是有几个大胆的中国游客扭扭捏捏在裸体沙滩的边缘徘徊几圈。后来很自然发展到导游举着小红旗带领全团浩浩荡荡从裸体横陈的沙滩中央穿过。虽然发生过几起由于游客专心女裸泳者而踩到脚下的男裸泳者的事故,但基本还相安无事。问题出现在中国游客很快不再满足于到此一游,而想带点记念品回去。于是当西装笔挺的游客站在堆满密密麻麻的乳房和屁股的沙滩上拼命按傻瓜相机的快门时,裸泳者们不得不自动组织起来。不久在离沙滩两百米的地方树起了一块牌子:"进入者必须裸体!"这对于远道慕名而来的中国游客打击不小。不过很快在某个精通美国宪法和法律的留学生解释下,旅行社导游和中国游客知道在人民有绝对迁徙自由和国家公共场合人人有权进入宪法条文下,那个牌子是非法的。于是旅行社照样安排这个参观裸体项目。再后来,裸泳的人想出了绝招,就是他们以各种方式向进入裸体浴场的人身上溅水泼水。对于那些穿着出国前才用公费定做的西装的中国游客,这一招还真灵。眼睛享受毕竟是精神层面,西装弄湿可是物质受到损失。九十年代后中国来的干部大多知道在物质和精神两方面该选择哪一个。

于是在夏威夷到处都充满中国游客的现在,这个裸体浴场几乎见不到中国人。

    所以丹尼尔想这可能是俞先生为什么会约到这个地方见面的原因。

    *******

    对于五十多岁的人,丹尼尔身材还算保持的中上的。有一点小肚腩,胸脯曾经是一大块肌肉的地方有些松弛,屁股还算结实,生殖器在他跑向海边时还是很鲜活地上下跳跃着。他拿自己作为间谍专家的眼光四下扫视一圈,发现沙滩上大多的裸体者都是人到中年或者进入老年,而保养得差强人意。这使得他感觉良好。他不知道如果自己也象那些人一样全身臃肿,上下一般粗,或者只剩下皮包骨的话,是否还有勇气到这里脱得精光光。不过他还是挺佩服他们的勇气的。

    这时他转头看到今天沙滩上最有勇气的人。那个皮肤被晒得好象当地土人的东方人浑身上下剐不出三两肉,满身松松跨跨的皮肤从远处看好象挂在身上的毛巾;他显然曾经非常肥胖,屁股上的皮一走一晃;相比他头上没有几根头发,他的阴毛相当浓密,不注意你真还真很难注意到他那小得可怜的生殖器。瞥了一眼,感觉那家伙的生殖器好象是雨后杂草中一顽强的小蘑菇破土而出。丹尼尔喃喃道,这样的家伙也有勇气来。

    这个根本无法判断年纪的家伙不但有勇气来,显然还是冲着丹尼尔来的。当他小心的好象要把屁股上的两张皮叠起来才坐下时,目瞪口呆的丹尼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的俞先生对他笑着,丹尼尔总算结结巴巴说出话:"我的老天,你干什么鬼?上次见你时一百六十多斤,现在你有没有六十斤?你怎么折腾自己?"

    俞先生对他苦笑轻轻说道:"你知道,我除开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好折腾,所以我就决定一会增加重量,一会减肥。你看效果怎么样子?"

    丹尼尔还是觉得无法正常思考,他问到:"你怎么会约我在这里见面?"

    "哈哈,你已经有一年两个月没有来看我,这次这么急,又不是顺道来夏威夷,我想一定有要事缠身。这里约你见面,是希望你象我们现在脱光衣服一样,坦诚相见。哈哈"

    让丹尼尔稍微放心的是这个家伙还是这么风趣和敏锐。他想这次也许来对了。

    俞在美国的名字是田中木村,护照和身份证件上都显示他是出生在美国的日本后裔。他原来在中国的名字是俞强声,中国国家安全部1983年成立时他是部办公厅外事处处长。俞强声当时只有35岁,和哥哥俞振声都是作为新一代接班人培养的。他们的曾祖父俞明震,曾任南京水师学堂督办,学生中有鲁讯。他的叔祖父俞大维做过蒋介石的国防部长,后来与蒋经国做儿女亲家。他的父亲是俞启威,参加革命后改名叫黄敬。黄敬离婚的老婆叫江清,后来成为毛泽东的夫人。黄敬曾任职天津市长和国务院第一机拮部部长。黄敬的第二任夫人也就是两兄弟的母亲叫范谨,曾任北京市副市长等职。两人的外父范文澜是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他的高干出身以及在文革中父母受到迫害的类似邓小平的背景使得当时的国家安全部部长凌云对他是"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决定作为未来国家安全部部长接班人亲自培养。在这种情况下,凌云不惜破坏国家安全部情报部门的单线联系和汇报的原则,任何时候都把俞强声带在身边。有一次部长到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听取三局情报局汇报当时国家安全部最重要的情报关系,长期潜伏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金无怠时,也不顾广东省安全厅厅长的反对,带着毫无业务关系的俞强声在旁边。没有想到的是,父母在文革中遭受非人折磨的俞强声早对共产党心怀不满,已于多年前成为CIA的"沉睡者"。在获得内奸金无怠这个重要情报后,CIA决定把他撤回美国。当时这起叛逃事件震惊全世界,也成为迄今为止中国国家安全部叛逃的唯一高官,同时也揭露出迄今隐藏在美国中央情报局为中共工作的间谍。邓小平为此震怒,撤掉只当了一年国家安全部部长的凌云,威胁不再信任太子党,并把当时最有希望进入中央领导层工作的俞强声的哥哥俞正声打入冷宫。

    丹尼尔发现穿上西装的俞强声不但没有那么可怕,还很有点风度。不过十几年的叛逃生涯已经让他面目全非。俞是丹尼负责审讯和隐藏工作的。整个八十年代后九十年代前几年,中国国家安全部一直在找寻他的下落。当然丹尼尔知道中共绝对没有在美国搞暗杀的意思。不过找来找去总是很讨厌的,所以CIA对俞的隐藏地和身份相当保密,很多时候只有包括丹尼尔在内的少数几人知道。

    对于间谍,事业"最辉煌的时刻"是被逮捕或者叛逃的时候,只不过伴随这个时刻而来的是一切的结束。只有35岁的俞强声来到美国后东躲西藏,居无定所。加上就象他在当时被审讯时透露,他同意结束在国家安全部的潜伏而逃亡到美国,是基于中共政权即将垮台的预测,他随时准备回去中国。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好象还远没有结束。最早俞还一直关心着中国局势的变化,一出现动荡情况如学生运动,内部领导闹意见时,他就激动异常。按照他对丹尼尔的话就是"我已经在打包准备回去了!"后来进入九十年代,他开始平静下来。现在,丹尼尔自己想,他可能不再存着有朝一日可以活着回去的念头。

    他们两人坐在夏威夷最好的餐厅的包房里时,俞强声毫不不客气的说:"你如果有什么中国问题搞不通,问我吧!"

    丹尼尼对这句狂妄之极的话的反应竟然只是平静的点点头。没有比他更清楚,眼前这个脱光衣服后让人恶心的家伙确实是个人才,至少是丹尼尔在美国可以找到的最好人才。他出生于中共少有的显赫世家,又在中共政权中最神秘的国家安全部作为最高领导人培养。叛逃来美国后这十几年,他几乎把手头可以得到的所有关于中国和中美关系的书籍,报纸,资料都研究遍。这样的博学和特殊的经历,让他在很多方面的见解独树一帜。这就是为什么丹尼尔每次出差夏威夷都来看望他的原因。有时丹尼尔甚至想,如果不是中央情报局不使用叛逃人员的规定,他真想起用俞作为中国问题分析专家。不过目前也好,至少CIA上下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见俞。这样把这个宝贝"据为己有"也不错。

    几款高级菜上桌后,丹尼尔很快发现俞强声快速减肥的秘诀:那家伙几乎把自己的胃搞的连一口水都吞不进。看到丹尼尔好奇的样子,俞笑着说:"我没有事情干,自己一人无聊时就给自己定目标。你看,我有时忘记了,拼命吃,一年下来就增加好几十斤。不过还好,我一旦定下减肥目标,是一定会做到的。"

    "我不知道你的方法是否正确!"

    "其实美国到处都在减肥,而真正的成功的减肥方法只有一个:少吃!。"祸从口出,肥从口入"吗,这么简单的方法没有人去做,因为什么?太简单!于是市面上出现形形色色的减肥,其中又以健康的锻炼和快速的手术切下脂肪为主。结果怎么样子,切下的脂肪很快又长回去;锻炼就更加不成功,好不容易以浪费大量时间和生命减去的一点脂肪一两个汉堡包就补回去了。你什么时候真正看到有人成功减肥并且保持超过一年的?我告诉你,绝对没有,知道吗?人们都不愿意真正对待这个问题,他们拼命减肥,很多就是为了减肥后可以再好好享受口福。哈哈。

    "其实要真正减肥是很简单的,简单到你不相信。你可以把自己搞出胃病,胃病在现在社会中根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病,只要少吃,胃病不但不会发作,而且对人的健康基本没有太大的损害;当然如何搞出胃病就得因人而异了。如果你没有决心把自己搞出寝食不思的胃病,我建议你考虑另外一个比满身切肥肉下来简单得多的方法,那就是把你的胃切除掉三飞之二,就象那些得了严重胃溃疡的病人接受的手术,注意是切除,可不要搞哪个结束胃疗法,那样结束束松松,没有用的。其实这不象听起来的可怕。你知道胃剩下三分之一已经可以很不错的活着,你从来没有听说哪个人是死于胃的问题吧。可惜这么简单的方法都没有人想呀。"

    看着丹尼尔一副沉思的样子,俞强声开始为自己的话不好意思,他却是太需要人说话了,没有注意到丹尼尔是用要事而来的。他把手伸过来拍了拍丹尼尔的手,"我们来点正经的吧?你今天带什么正经的话题了?"

    "我们随便聊就可以了,"丹尼尔假装随便地说,他知道在接下来的问题中,既要把意思说出来,又要不能让眼前的人知道他问题的真正目的或者背景。他停了停。"我知道中国人特别重视家庭,可是我还是想知道,有多重视?这样说吧,中国父母都会为子女作什么?"

    "哈哈,你这家伙是不是想和中国人组织家庭。告诉我你上次说的那个餐馆女招待怎么样啦?"

    丹尼尔不置可否的敷衍了两句。这使得敏感的俞从他表情上看出绝对不是那样一个女孩子让这个老奸巨滑的中央情报局副局长表情如此沉重。于是他顺着丹尼尔的话说道:"不错,中国人非常重视家庭。这是中国人几千年的传统。毛泽东时代,由于他自己家庭生活非常痛苦,妻子江清,对不起攻击我父亲的前妻,是个野心毫无温情的女人;毛泽东的儿子一个个不是死就是傻,所以毛泽东的整个统治中完全缺少了中国人传统的重视家庭的价值观。他在文化大革命中几乎摧毁了每一个小家庭,让父子反目,母女互批。简直是惨不忍睹。好在现在改过来啦。

    "丹,我得说,到美国后,美国政府对我已经不可能再好了。我吃喝不用操心不说,基本上要什么你们都满足我。我没有理由不把美国作为我的国家。可是我一直无法振作起来就是我始终缺少一个家的感觉。我知道你很努力的想帮我,可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心中的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你又如何可以给我一个?"

    丹尼尔有些歉疚地看着他。他当然帮不上忙,他甚至都不能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丹尼自己是英国后裔,不管到那个国家,欧洲甚至是亚洲,只要有妻子加上孩子,如果再有一个好一点的房子,那一定是很不错的一个家。可是中国人却把家搞得远远复杂于这个。他今天没有心情探讨这个问题,他把话题转到自己这次来的目的上。"中国父母会为子女作什么?"

    俞奇怪的盯着丹尼尔,好象没有明白过来,丹尼尔解释道:"在西方,我们父母的责任是抚养孩子读书毕业,然后他们就要自立。我们当然也关心他们,不过他们是社会的人,是和父母平等的独立的社会人。我看到中国经常有人嘲笑西方,说西方孩子读大学都是借父母的钱,孩子如果在18岁后还住在父母家,是要交房租的。不幸的是,这些都是事实。我想知道,中国父母怎么看他们的孩子,我想知道具体的。"

    "原来是这个,"俞神情轻松下来,"你知道中国人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孝道。所谓孝当然是指孩子对父母孝敬。可是你知道吗?中国人倒很少提起父母对孩子应该如何。历史上歌颂子女孝敬父母的书籍可以堆成山,可是几乎没有多少写父母对子女的爱的。这可能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正好相反的原因,才激发这么多文人大写特写孝道。

"在目前中国现实社会中,孝道一直被反过来用的。那就是全中国的父母都在为子女尽孝,甚至为子女当牛作马。而不是孩子孝敬父母。你几乎见不到孩子多么孝敬父母的例子。可是父母'孝敬'孩子的比比皆是,大学读书出钱就不在这个例子里。孩子结婚也向父母要钱,孩子生了孩子,父母马上变成保姆接着孝敬。你也可以看到目前中国很多出事的贪官污吏自己身在高位一生都无愁,拼命捞钱财其实都是为了子女。

    "你问我中国父母怎么看他们的子女,可以告诉你。子女是中国父母的一切。中国的父母愿意为子女干一切。这回答满意吗?"

    不错的回答。丹尼尔边说边想。他是真的为这个答案感觉到满意。这个答案和西方人的观念差别实在太远。西方孩子长大了,父母就继续自己的生活。孩子和父母的生活好象是两条轨道上的火车,大家互相不打搅。可是中国父母则不同,他们好象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把孩子带大,培养成人,送进重点大学,成家立业,然后保证他们在生了孩子后有人帮他们照顾孩子,免得影响他们的事业。至于父母自己的事业,也是围绕着孩子的发展来调整。丹尼尔在美国不止一次听说有中国父母为了孩子上好点的学校而到处换房子和工作。丹尼尔也知道,在过去十年中国处死的副省级以上的贪官中,只有一两个没有孩子在美国的。他们为孩子积累的大量的肮脏财富,自己去死都愿意。可怜天下父母心,不,丹尼尔纠正着,应该是"可怜中国父母心"。

    俞强声看著丹尔沉思的样子,补充说:"你知道中国两千年封建历史上最有效的刑罚是什么吗?是株连。你知道满州人入关后,是如何强迫中原汉人在头后面留小辫子的吗?满人善骑马射箭,他们认为胯下之马是最忠实的。于是入关后要求每一个汉人都在头上留一条马尾巴似的小辫子,实际是把汉人当胯下之马来对待。汉人岂有不知道的道理,确实抵抗了一阵子。后来当满清朝廷宣布一人拒绝留马尾小辫的将株连全家,结果我们可怜的汉人就在自己脑袋后面留了三百多年的辫子。"

    俞强声说得有些痛心疾首的样子,丹尼尔并没有完全听得懂。他已经在这个问题上得到满意的答案。现在他想讨论和008计划有关的其他话题。他开门见山地要求眼前这位对中国问题有精辟见解的中共叛徒谈一谈他对中国文革一代,天安门一代的看法,希望他能结合一下CIA对中国的工作来谈。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再点明了。他当然也不会告诉俞强声自己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心中对于目前与他合作的云飞扬等都是年纪四十以下的天安门一代,他对他们还真没有多少把握。

    俞反正没有胃再装进食物了,看著一个人吃两份饭菜的丹尼尔,他滔滔不绝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文化大革命中的那一代,现在基本上都是在四十到五十岁多一点,他们是共产党四九年上台后用极左的马列毛泽东思想教育得最完整的一代。他们之前的一代受到解放前的教育,之后的一代又受到改革开放的影响。他们生在新旧中国交替的时候,长在新中国,曾经是最有理想最有信仰的一代。虽然也是吃信仰亏最深的,他们却从自身的经历中深深体会到信仰的力量。这些家伙由于在学校什么也没有学到,所以现在大多摆出一副自学成材的样子。他们一边对于中共上一代咬牙切齿,一边又为了继承他们的权力而卑躬屈节;他们的思想方式基本上在毛泽东把他们赶到北大荒时已经定型了。他们最仇恨和最崇拜的人正是那个把他们折磨得大多有变态倾向的毛泽东,他们最喜欢的党还是共产党。他们中绝大多数除开革命歌曲和文革中的语录歌曲外,既不懂京剧也不会流行。他们在小便和冲凉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哼唱"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每次听到"前进,前进"的国歌时就忍不住满身起鸡皮疙瘩。

    这批人中的少数已经挤进了第四第五代领导候补梯队里,还有一些成为精英,也有部分成为大款经理和厂长的。不过他们虽然迎合老一辈搞出了什么"新权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精英政治",骨子里仍然是除开权力欲没有其他任何信仰。相比较前面少数的精英和贷款,这代人中的大多数则是进入人生的低潮。他们最好的年华都被文革糟蹋掉了,从那时毛泽东宣称他们是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开始,他们一直等到现在;可是那些夕阳老人们仍然不肯退出历史舞台。他们才四十五十岁就被勒令下岗和准备退休,眼巴巴看着六十岁的年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还在等着接班。加上天安门一代已经没有人愿意听他们那些自作自受的伤痕文学和北大荒故事。他们没有信仰,没有希望,声称对于文革中自己的所有行动一点不后悔的这一代开始看着自己的生命一天天溜走,再加上口臭脱发和间歇性阳痿又缠着他们不放-----------那惨劲就不用说啦。这样的一代对于你们有什么意义?就象我说的,他们崇拜信仰的力量,但是他们却没有信仰也无法重新信仰,所以你们如果想把他们这一代作为和平演变的对象,那就大错特错了。中国要彻底改变必须等到他们这个一代被新陈代谢掉。

    不过,这一代人虽然不是和平演变的对象,却是你们收买的最好对象。

    "你是说他们容易变节?"丹尼尔打断问。

    什么变节,这些人哪里有什么节好变的!我是说被你们收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CIA在中国收买的情报员应该有百分之九十是这个年纪层的。这一代你只能收买,他们不可能为信仰而替你们工作。

    天安门这一代就不同了。他们是在"白猫黑猫"不分,"摸着石头过河"的混乱年代成长起来的,他们具有很高的可塑性。虽然有些人被培养成了候补精英,或者说"不"的一代,可是大多数人仍然在上下求索,他们一旦认定了信仰的话,那一定是很坚强的信仰。我想这一代是中共依赖干实事的一代,也是你们和平演变中极需争取的对象。中国将从这一代开始有希望。

    "哦,"丹尼尔听得津津有味,及时催促俞强声继续,"中国国家安全部一定也依赖这批人吧?我是指对外情报。另外国家安全部这样的机构你最熟悉,你可以告诉我在未来中国社会变革中国家安全部和他的特务们扮演什么角色?"

    这个问题呀,丹,一言难尽的。不过我就简单谈一下自己的看法。你今后在和国家安全部打交道时也许用得上。

    在共产党专制统治的国家,一个人可以享受的最大特权是什么?

    知情权。没有敞开公平流动的信息,不知道真实情况,那么一切所谓自由,公平,民主都毫无意义,对不对?

    那么在中国谁最享受这个"特权",或者说谁最接近真相?你可能会说,那一定是共产党政权里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或者说基层劳动人民。都不对,应该是这些共产党国家情报机关的特务们。

    你想一想,他们在共产党体制下,为了迎合高层领导,往往对于真实的情报隐瞒不报或者断章取义上报,结果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控制着共产党政权最高决策者的知情范围。西方国家当然不同,你们有开放的媒体,总统还有其他途径获得信息。可是共产党中国,国家领导人已经对于情报到了痴迷的地步。国家安全部的情报人员就是这样对待上面的。我以前在哪里也是这样。

    现在再看一下这些特务是如何对待下面的广大民众的,国家安全部这样的机构不管设立时说得多么冠冕堂皇,"要对外开展情报",可是最后都沦为和前苏联KGB一样的对付人民的工具。他们起先是靠控制人民的思想。如果你胆敢有不同的思想,他们想尽办法消灭你的思想;如果你太顽固,他们甚至不惜消灭你肉体;后来世界形势发展,使得最邪恶的国家也不得不承认靠严酷的专制镇压也无法控制人民的思想了。于是国家安全部的特工们又从控制人民的视线上,控制人民的知情权上来约束你的思想。人的思想是来源于他们获得的信息资讯的。控制了你可以看什么,可以听什么,可以读什么,可以说什么,久而久之自然你的思想也就被限制住了。这就是国家安全部"与时俱进"设立庞大的网络警察的原因。

    正因为对上对下国家安全部的特工们都控制了他们的"知情权",结果那个社会中最知情的竟然是那些特务们!

    "很有意思!!"丹尼尔由衷的表示了欣赏。

    那么我再分析一下在那个封闭的社会中获得了这样的知情权会对人造成什么后果吧。一种是那些卑鄙的特务们更加肆无忌惮的压榨人民,生怕人民获得了他们知道的真相而造反;同时他们也害怕统治者获得了正确的信息而改革,最后导致他们的特权丧失。这种心理就造成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很多国家安全部的特工们在执行欺压人民,镇压民主人士时,并不完全是执行上面的命令,为了上面的统治者。就象他们经常宣称的"不要让我们为难,我们也是执行命令!"。他们其实更是为了自己在作恶。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特务本身就是魔鬼,是凶手,而不是帮凶。这就是为什么海外民主人士经常困惑:国家安全部的特工们怎么会如此不遗余力地镇压人民?他们真是为了完成工作?为了那少得可怜的工资吗?

    你肯定同意我说中国国家安全部是魔鬼云集的地方。可是我还想说,就是那里也是出天使的地方,甚至可以说在关键时刻那里将是出现最多天使的地方。

    这也和前面提到的国家安全部的特务们所处的环境和独享的"知情权"有关。正是这种剥夺了别人的知情权,唯独自己最了解真相的环境使得一些有良心的特务选择了和那些魔鬼截然不同的道路。全面说了,在那种变态的专制独裁制度下,那些欺上瞒下的特务们成为最有知情权的。确实,又谁比他们更加知道哪个制度的惨无人道?又有谁比他们清楚那个制度是怎样运作的?又有哪个可以比那些潜伏在西方世界的中国特务更加知道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和种种好处?和那些魔鬼不同,将有一部分知道真相的特务成为埋藏这个制度的主力军。对于中华民族,称呼他们天使一点也不过份。

    如果你还不能够理解的话,看看苏联东欧就一目了然了。在戈尔巴桥夫开始变革时,最大的阻力来自哪里?不正是来自KGB中的魔鬼,他们搞政变,妄图阻挡变革洪流。可是我相信你们中央情报局有足够的资料显示,正是这些共产党国家的特务机关和KGB中的少数特务在真正变革中取了重要的作用。东欧很多国家在变革的关键时刻都有特务机关的人帮助埋藏共产党,不管是你们CIA在后面策划还是其他。苏联的情况就更加明显,只是有很多情况不为外界知道而已。不过真正要把俄国带进民主制度的目前不正是KGB高级特务普京吗?这种现象并不是偶然,也不是可以用所谓变色龙可以解释的。别忘了,普京总统可是那些把KGB的魔鬼送进监牢的俄国人民选举产生的。

现在不是常说,信息就是力量吗,那知情和了解真相就更加是力量。只是邪恶的人掌握这力量就是魔鬼,善良的人掌握这力量就成了天使。中国社会变革到来之时,国家安全部中有少部分人将扮演天使的角色,为拯救中华民族作出你无法想象的贡献。

    你看,国家安全部就是这么个魔鬼与天使并存的地方。

    "天啊。"丹尼尔感叹到,这次真是没有白来。同时他有一个念头,对付中国人还是中国人厉害呀。自己是甘拜下风。

    在丹尼尔心满意足要离开时,俞强声神秘兮兮提醒他:"你和国家安全部特务打交道时,对于分清哪些是天使,哪些是魔鬼可能问题不大。不过你必须记得,还有另外一种魔鬼和天使却不是那么容易分辨,那就是不管是魔鬼还是天使,他们心中也同时存在'魔鬼和天使'!"

 

下一章>>

 

民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