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文学

民运文学>>

008在行动

第十五章 垂帘听政

 

    通过厚厚的丝绒窗帘,总书记仍然可以感觉到有强光穿透进来。车队正经过天安门广场。他拨开窗帘一角,人们的各色衣服在霓虹灯下泛出不同的光泽。

    他想,什么时候该在广场天安门那侧搞一个2008年奥运会倒计时牌。他喜欢搞倒计时之类的,给人一种迫在眉睫,给人一种目标感。中国申办奥运成功是自己在位最重要的政迹之一。早点树立倒计时牌,可以早点让人们感受到这一快乐。不过想到2008年奥运开幕式上全向世界致词的国家元首肯定不是自己的时候,他心中微微一震,年岁不饶人呀!他仿佛听到那个并不存在的倒计时牌发出嘀哒嘀哒的声音,看到那牌子上秒针一闪一闪的跳动。

    他提出了“与时俱进”的口号,现在这四个字已经成为全国报刊电视使用频率最高的政治词语,不过他真希望自己的年纪不要“与时俱进”。这样他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多做贡献;可以充实三个代表理论,并可以把理论用之于实践;那样他就可以让共产党政权真正长治久安了;如果有更多时间,儿子江锦绣就可以从容不迫的实现他建立中国电信王国的梦想,可以成为中国的“比尔盖茨”,不,是世界的江锦绣!不过他自己一直希望孩子中有一个能够继承自己的事业,成为为民众爱戴的中国最高领导人!北朝鲜子承父职的方式在中国行不通。最近他一直暗中研究新加坡老那位开国元勋李先生的模式,培养一个接班人,然后暗中协助接班人再培养自己的儿子作为接班人。那么现在可以放心下来了,过十年垂帘听政的日子,等第四代也不得不下时,自己儿子为核心的第五代就可以接下治理国家的担子。哎,那时自己就可以心满意足的寿终正寝啦。 (博讯boxun.com)

    现在的问题是他不能肯定即将接替他的第四代核心是否那么听话。他为此烦恼不已。如果从一开始就准备该多好,不过谁知道自己的交班会这么快。权力让人迷糊,当你到达权力顶峰的时候,一切都在你的脚下,没有事实,没有真相,你愿意的话可以改变一切。正是在这种权力的腐蚀下,统治者往往自我感觉时间也听从你的吩咐而静止下来似的。

    可惜,时间是唯一你无法控制的,不管您有多少钱,也无论你有多大权。时间,现在已经成为他唯一的敌人。他悲哀的发现,他的权力可以操持十三亿人生杀大权,可以决定法轮功弟子在人世间的时间时,他自己在时间面前却完全无能为力。这些天他更加频繁的陷入回忆,只要一闭上眼睛,小时候的一副副情景就历历在目,虽然那时间和地点因为世纪般遥远而模糊不清。

    自己发奋读书,在大学秘密组织学生运动的情景仿佛是昨天。那时他总是为自己定下一个个明确具体的目标:读书时,要成为班上第一;考大学,一定要进上海交大这个名牌;然后就是优秀工程师,共产党员,党小组组长,局长,副部长,副市长,市委书记,总书记。自己很幸运,人生中一个个目标都顺利实现。不过他觉得有些遗憾,那一个个人生的目标只是经过而已,根本没有停下来享受一番到达后的喜悦,眼睛和步伐总会被下一个更加高的目标牵引。一路下来,不知不觉已经是天下第一人了,他竟然无法回忆起有哪一次的成功给他带来过喜悦的,更无法想起自己有哪一次为了到达目标而畅饮庆祝过。在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当了十三年的最高领导人,他觉得好象才刚刚开始似的,在他的心中,仿佛还有更加高的什么目标没有实现,但他又无法说清除到底是什么。如果再有十三年或者更加长那该多好呀!

    总书记车队在长安街上风驰电掣,好象要跑过时间似的。他觉得烦躁不安,就按响了座位上的通话按钮。

    车箱里传来坐在前排的警卫的声音: “总书记!”“我们不是赶时间,车队为什么总开着警灯,还这么快速度?”总书记不耐烦地问。

    “总书记,这是为了您的安全。高速的车队不容易被阻击手袭击。”

    “这是在长安街,在天安门,人民爱戴我,谁会阻击我。你说?”

    警卫员显然很紧张,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

    “把车开回天安门,我要下去走走!”总书记以命令的口气说。

    “总书记,我马上请示。”

    “我是总书记,你还要请示谁?”总书记的话吓得警卫员脸都百了,他赶紧通过通话器联系了起来。

    十分钟后当车队折回天安门广场时,整个人民的广场已经戒严清场了五分多种。车还没有停稳,总书记就试图推开车门。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警卫员已经从外面轻轻打开车门,伸手过来扶住他。总书记觉得更加沮丧,好多次,他都在暗中尝试由自己推开门健步走出,不过没有一次不是被警卫或者欢迎的人占了先。“真是老了!”他再次感叹道。

    下车后的总书记看到空空如也的天安门广场上稀稀落落的警察和警备人员时,兴趣全无。他又钻回车子里。

    十三年前化妆成医生混进北京接替中国最高职务的飞机上,他一个劲地告诫自己,如果能够坐稳位子,一定要避免毛泽东晚年犯过的错误,要平易近人,要当人民的好领袖。可是一旦坐上这个位子,你就不可能是一个人了,你是神。人和神的区别就在于,你永远不会犯错误。你到那个位子是作决定的,至于作出的决定是否正确那已经不是问题。反正,不管出现什么后果,你最后都是对的。周围的人都是为你而活着,有时甚至全中国十三亿人民都是为你而活着。

    所到之处都是一遍颂扬之声,差别只在于颂扬的方式不同。低级一点的几乎都是满脸媚笑,随时为你吮痈舐痔;中级些的则是那些甜言蜜语,有时让你开心但有时又让你感觉恶心的家伙;最高级的奉承则可以让你心旷神怡,回味无穷,他们一般不苟言笑,有时甚至以严肃带批评的语气开始: “江主席,你这样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吗?”听这话你要是心脏不好的,可得随时带着药。在你还没有回过神来叫警卫员撵他滚蛋时,他会及时说完他的话: “你为人民作了史无前例,后无来人的巨大贡献,你知道吗?人民现在街谈巷议最多的就是这样的顺口溜,‘毛泽东让中国人站起来,邓小平让中国人富起来,是您,您让中国人强大起来’。可是人民的好主席,党的好书记,军队的好司令,你却在考虑退休,人民和党怎么会答应您呢?我无法想象没有你指导方向的中国和共产党向何处去?”于是你紧张的心情几乎一下子放松下来,放松得一塌糊涂。后来你意识到对不对得起党和人民是一回事,但却无论如何不能对不起这位敢于直言的同志,于是就在十六大后的中国为他某一个位子。

    十六大的安排已接近尾声,虽然自己信得过的同志已经安排就绪,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无论总书记还是总理的职位都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占据。让他安慰的则是自己的亲信占据了政治局中常委中的大多数席位。自己可以退下来啦。退下来后一定不要忘记回到自己学习过的私塾,中学,大学去看看。由于家境不宽裕和自卑的性格,那时的江总书记并没有胆量象现在一样处处表现出表演欲,所以老是无法吸引女孩子。他总是暗暗恋着同班同校同桌的女孩子。默默看着她们活泼的身姿,听着她们开朗的笑声,他不止多少次暗中发誓,只要达到自己的目标,一定回来追求她们,或者至少要向她们表白。他幻想到自己成功的时候,她们一定会倾慕的围在自己身边,久久看着这个被曾经她们忽视了的烈士后代,他甚至幻想那些围绕在毛泽东身边的女孩子渴望崇拜的眼神,那种摸一下主席手后好多天不洗手的情景。总书记想起中学时那个看不起扬州人的高傲上海小公主翘着小嘴巴的样子(哎,总书记感叹道,现在的女孩子再怎么翘嘴巴都比不上那时的女孩子呀!);还有大学那个自己暗恋了多年最后却投进人家怀抱的女孩的飘飘长发(唉,总数感叹道,那头发跟本不用现在的洗头水,却那么飘柔!)。如果她们还在世,我一定要找到她们,告诉她们现在的天下第一人曾经爱恋她们。并且就是为了日后可以有胆量的追求她们,自己才献身革命,一路拼搏上来的。

    要让她们知道,是她们那噘着的小嘴和飘飘的长发为中国造就了今日最伟大的领袖!

    如果她们已经离开这个世界,或者已经老得记不起自己,又或者她们到老还在为生活奔波劳累,根本不想自己,那可多么让人失落。他后悔自己一路走来都忙忙碌碌,没有去看她们。他甚至不知道“她们”到底是谁,是什么意思,有时觉得“她们”已经成为自己过去的代名词。想着想着,总书记竟然潸然泪下。

    十三年前,他到北京后一直在邓小平和元老的阴影之下战战兢兢过日子。一个南巡讲话把他吓破了胆。军队又在杨家将领导下架着自己的手脚搞什么“保驾护航”,北京帮还在背后对自己冷嘲热讽。最后凭借着卧薪尝胆,终于等到老爷子寿终正寝,姓杨的退休,陈希同被关进大牢,可转眼自己在位的日子也不多了。看看一直在那里享受“江李体制”的第二号人物人大李委员长,他的火就往上串;还有被誉为改革派的铁面朱总理,象他那样以裁减大量工人的方式搞国企改革,不顾下岗工人的死活的搞法迟早要官逼民反的;再看一下党内排名第四的那个被邓小平指定要主管意识形态的李木匠,动不动就到处煽风点火,好象他最改革开放。其实江总书记明白,一旦自己犯了右的错误,李木匠一定第一个跳出来揭露批伐的。更加不要提那个强打精神,正襟危坐一副等待接班的第四代核心,江总书记早得到线报,称这位胡核心从头到脚都是病!

    江总书记自己也清楚,这些人都是目前这个体制的畸形儿。就连自己又何尝不是?1986年上海发生学生运动时,作为市长的他亲自到交通大学大会堂去和学生对话。愤怒的学生把他围困达七个小时之久。最后无法对话时,江总书记自己一遍遍背诵美国林肯总统的葛得斯堡演讲。学生们最后放走他时,他困顿得睡在小车里,发生碰撞,致使他的额头鲜血直流。

    当上总书记后他没有停止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思考,他想改革,他甚至想仿效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民主制度。可是这可行吗?自己这十三年不要说改革,就是放个屁也都被来自左和右的人攻击得半死。难道他比胡耀邦,比赵紫阳更有威望,更有魄力吗?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十三年来,他好似在左和右之间走钢丝,他明白只要自己稍微再右一点,自己的下场比胡赵还要凄惨。

    还有十几亿愚昧的人民!通过国家安全部和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上报给他的秘密调研报告,他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民根本不关心什么民主自由平等,他们已经被五十年的共产党洗脑式的教育搞得比共产党本身更加共产党了。总书记知道,如果自己想当中国的戈尔巴桥夫,那么最后一定会被六千万共产党员和十几亿人民抛弃。看看吧,今天除了海外一些华人外,又有多少中国人还记得赵紫阳和胡耀邦?再看看中国,改革稍微受到一点挫折,那些愚昧的中国人不就又都供奉起了毛泽东的照片?

再给自己十三年,又能够干什么?就这样退出历史舞台,就这样给自己光辉的一生画上句号不是更好吗?不过句号应该是另外一个时代的的开始才是。总书记可是一个有历史观的人,人民也许一时愚昧,可是长远来说,历史这东西是公正的。

    他绝不能因为害怕被不理解的人民抛弃而放弃在中国进行政治变革,成为历史巨人的机会。现在只是怎样调和这两个矛盾:进行政治改革但自己又不能担当任何风险!

    自己的得力助手曾黄山和中央政策研究室的亲信那天让他豁然开朗,然来眼前就有一条光明大道:邓小平的道路!智囊告诉他,邓小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舵手在历史上的地位是无与伦比的。可是只要仔细研究一下邓小平改革开放后中共十几年的秘密档案就会发现:邓小平在位时所有的改革开放政策都是由部下胡耀邦,赵紫阳提出方案并执行的,他自己没有提出一个具体经济或者政治改革的措施。并且当部下在改革开放道路上走得太快或者过头了的时候,他毫不犹豫撤换和牺牲他们。邓小平自己则始终处在不败之地:一边监督胡耀邦,赵紫阳实行改革,自己独享改革开放舵手的美誉;一边“退居二线”,紧握枪杆子,在改革开放要革到共产党的命,威胁到自己的特权时,毫不留情的把一切责任推给胡赵二人。

    邓小又在后来江总书记时代故技重演。利用1992年的南巡讲话把自己从六四屠杀的阴影中超越出来。江总书记当时到北京后几乎完全执行了他邓小平的政策,六四屠杀是邓小平命令的,之后实行的任何政策也是他指示的。可是当邓小平发现人民不喜欢这个政策时,特别是当他终于知道六四屠杀损害了他的英名时,他不是告诉当时的总书记改变政策,而是故意哗众取宠,搞出一个南巡讲话批评据说是保守的政府!当时可怜的江主席在中央政治局哪里有什么发言权?邓小平当时如果哪怕让自己的司机通知一声江总书记,江总书记也会立即从新“改革开放”起来的。可是邓小平偏偏选择以什么南巡讲话的形式,为什么?很简单,他要把自己和政府区别开来,特别是把自己和六四后的政府区别开来。就象他曾经多次把他和胡耀邦,赵紫阳的政府区别开来一样。政府出现问题时,他是外人,但改革开放多年,自己却是舵手。果不出所料,92南巡后邓小平不但在国内获得人民一片欢呼,国外也对他据说又搞了一次重新评价!可怜的江总书记被搞得莫名其妙。后来被智囊点破了他才恍然大悟。不觉对邓小平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是该他来效仿邓小平的时候了,他将在十六大上把总书记职位让出,然后来年三月把国家主席职位让出,但是却抓着枪杆子。然后在十六大后开始全面迫使第四代开始政治体制改革。在未来十年对中国政治体制实行根本性的改革。这期间他将垂帘听政。如果改革成功,那他将是中国历史上绝不亚于邓小平的伟人。如果改革失败或者出现严重问题,那么第四代核心就得滚蛋,胡总书记得下台,温总理也得滚蛋。剩下的不正是自己的亲信组织部曾黄山,假庆林和无帮国吗!?或者直接由他委托第四代培养的第五代接班人接班。他只是可惜自己的孩子一心要成为世界首富,而对成为第五代接班人一点不感兴趣。

    总书记现在才心满意足,他从华人世界两个最伟大的人那里学到了两个法宝:新加坡的李先生隔代培养儿子为接班人的做法,和邓小平躲在人家后面紧握枪杆子独享改革桂冠的做法。

    他叹了口气,十三年在台上的日子不怎么好受,战战兢兢,食不知味;一想到“乘风归去后”反而可以真正享受胜利果实而不必担任何风险,他不觉开心起来。他至今才算完全理解了邓小平为什么不担任一把手,最多当了个副总理和军委主席就适可而止的道理。

 

下一章>>

 

民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