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文学

民运文学>>

008在行动

第十六章 超限战与”邪教“

   “总攻开始!”

   演习现场总指挥陈军长在扯着嗓子一声令下后,滑稽的跑到古司令员桌前,按下了计时钟。古司令员觉得好笑,忍着好一会还是笑了出来。不过笑的同时他马上亲切的朝军长点点头,这笑就带了赞许的意思。古司令员从驻港部队司令员调回广州任大军区司令员已经七年了,他每年都参加15军的年度演习。演习内容年年大同小异。今年的重头戏仍然是山头抢夺战。不过,陈军长已经向他事先拍了胸脯,今年一定要在32分钟内拿下“莫高山”。古司令曾经问,为什么每一次演习都把那些个山头叫“莫高山”,手下解释说是因为以前有一部电影里出现这个名字,同志们都很喜欢。

   绿油油草地里突然翘起了十几根高射炮管子,哦,原来那草地是迷彩地,连古司令员都没有想到。陈军长看到司令员一脸惊奇,心中暗暗高兴。要不是马上就有高射跑声隆隆,他会过去解释两句的。

   震耳欲聋的炮声中,古司令员的思绪又荡开了。虽说从香港回来后升为大军区司令员,可是他还真有点怀念驻守香港时的生活。那四年是他唯一安安静静呆在军营看香港电视,看外报和学习国外军事理论的时间。回广州后,生活又恢复到学习政治,看文件和应付交际之中。虽然官至军区司令员已经不用再学习了,要学习也是学习上面领导的精神思想,但古司令员总觉得心中虚得慌。

   两公里外的山头上霎时间布满了火光和浓烟。炮击暂停三分钟,等待浓烟消退后,指挥官评估击中率后再接着第二轮轰炸。

   这种争夺山头的演习有点千篇一律,古司令员戎装生涯中不知道观摩过多少次。不过今天他突然想,我们攻占这个山头做什么?军队是保家为国,抗击外国侵略者的,可是有哪个国家会来侵略中国?又有哪个国家会来占领这些不毛之地的山头?他真是想象不出,那么我们所有的演习都搞这种抢占山头干什么?他知道中国的军事训练一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都是以抗击国民党反攻大陆以及为对付内乱而设计的。后来虽然有改进,但很多项目还是保存下来了。就象这个攻占山头的演习每个大军区都在搞,并且还作为汇报项目。

   第二轮炮轰刚刚结束,一个五星红旗从地下凭空树起,突然面前整个大地好象动了起来。古司令员觉得头昏眼花,连忙用手扶着桌子。半晌才看清,原来面前的整个大地都被迷彩士兵覆盖着,他们同时起身准备冲锋,所以显得天动地摇。真亏他们想得出来,一个攻击小山头的小战斗,被他们搞得如此复杂,简直把好莱坞的化妆技术和视觉效果用到了家。

   他眼睛看得很专注,不过心却在想着其他的。托夫勒怎么说,现在战争形式早进入第三次浪潮了。精确炸弹无处不用,摧毁这样一个小山头最多靠远在半个地球以外的两三个卫星定位精确导弹就搞定了,哪里有得着那么多从地面凭空翘起来好象生殖器一样的高射炮?解放军当然也有那样的精确导弹,不过数量太少,不要说用于演习,就算真是打仗了,不到万不得已,军委也不会同意把我们有限的精确导弹甩出去。

   这时满山遍野的士兵开始慢慢移动,一点声音都没有。坐在他旁边被邀请来来观摩演习的广东省领导被这一时轰隆隆,一时静悄悄的音响效果搞得严肃得不得了。不过古司令还是觉得好笑,那个鸡八小山头在两次轰炸后,连石头都快炸没有啦,你们还这样小心,不是瞎浪费时间吗?

   他想起美国近日开始装备士兵的“保护神防护装”。穿上这样一套制服的士兵,不但可以有效防御核子武器,化学武器和生化武器的袭击,还配备夜视眼镜和警觉显示器,加上一套价值五千美金的跟踪士兵眼球运动的瞄准系统。这套瞄准系统可以在一秒钟内完成眼球地位,传送,以及发射任何武器的功能。那就是说,如果把眼球瞄准系统联接着反弹头武器上,就可以瞬间让刚才所有的高射炮炮弹在发出后不到一秒钟就被摧毁,那可真是邪门!

   穿迷彩服的士兵已经开始发动冲锋,为了更加快的冲到山头,有些士兵竟然脱下了装备和迷彩服,他们很快把登山坦克甩在了后面。看那些士兵冲锋时显出的拼命劲头,古司令员可以肯定军长一定在演习前颁布了奖励命令,诸如先到达山头的士兵奖励100元钱什么的。看着渐渐接近山头的一个个膀大腰圆的士兵,陈军长得意的看了古司令员面前的钟一眼,才二十分十七秒,等一会红旗插上山头时肯定不到三十分钟。

   美国已经在有系统的装备所谓“知识战士”。他们不再是膀大腰圆,而是一个个架着眼睛,斯斯文文,由于长期坐办公室还显得弱不禁风的样子。他们年纪各异,视乎你需要多少年读完硕士博士课程。他们一般不会打枪,武器就是他们手上的电脑和脑袋里的脑子。这样的知识战士控制着精确导弹,还有机器人士兵。一般说,这样一两个眼兵镜可以对付一个连象眼前这种膀大腰圆的士兵。

   在士兵们接近山头时,遇上敌人的阻击。古司令可以看出前面的几位士兵身上中了“枪伤”,颜色是反光的,所以观摩台上的人都可以看到,陈军长有些尴尬。不过最让他难堪的是其中有两个明显“中弹”的士兵大概想起了革命大无畏精神,竟然不肯按照演习规则退出演习,反而化悲痛为力量一马当先向山上冲去。

   美军的机器人士兵已经发展到相当的水平,据说小到苍蝇,大到坦克,都可以靠二十公里外的知识士兵来操控去上天入地执行任务。小到苍蝇,操,那就是说,他们可以操控一个小如苍蝇的配备摄像功能的机器人秘密潜入我们的军区总部,不,潜入北京中央军委,或者国家安全部,那可真如入无人之境。后果不堪设想!大的机器人士兵大如坦克,如果有两个美国知识士兵操控两个这样的机器巨无霸在眼前的山头上,我们这些膀大腰圆的士兵都得报废?

   “报告司令员!攻占莫高山战役圆满结束!”

   从陈军长的口气,古司令员知道今年又破了去年的时间记录。他笑着回了一个军礼,观摩席上那些广东省领导把巴掌拍得比大炮还响。

   这时通信员过来,把密码电话交给他。“总参谋部龙将军电话。”

   古司令员急忙接过电话。电话中龙将军请他到北京一趟,但却告诉他不必等军委的通知。古司令员当场表示有点难办,要知道,军区司令员要到北京的话一定得有中央军委的“同意”,不是说去就去的。如果没有在军委备案,任何个人哪怕是中央军委委员都没有权力私自掉配大军区司令员入京。电话那边的龙将军沉默了一会,大概听出这边电话有点吵,就问是什么事。当他知道古司令员正在参加年度军事演习汇报时,一下子找到了借口。“来汇报一下你们的演习吧!”

   古司令员说明天就动身,因为对于大军区年度汇报演习,总参谋部是有权力亲自过问的。这是军事训练,不涉及到政治问题。所以古司令员说参谋部来个传真他就动身。

******

   胡大校已经是超龄大校了,原来以为自己提出“超限战”新思维后会官运亨通,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被打入冷宫。有段时间甚至搞得他没有单位愿意接受,差点“下岗”。

   他在国防大学工作,负责三门课程,都是关于现代战争的。不过1991年的海湾战争让他再也没有心思讲课,那时他才发现他教的”现代战争”其实早就过时啦。用他当时的话,海湾战争的实况录像带送到国防大学,那帮子教授学者和将军们看都看不懂。一位越南战争时的英雄将军闯进教学楼看到大家在看电视“游戏”时很不高兴。好半天才搞清那是人家美国在打仗,不是玩游戏。

   胡大校发誓要研究人家美国的战法,可惜不久就发现,光靠发誓一点用处没有。美国在海湾战争中显示的是超前中国至少25年的科技。美国人不是靠什么战略战术,更不是靠国防大学传出的海湾战争中的美国士兵人手一本的“孙子兵法”取胜的,他们靠的是纯粹的科学技术。那时开始,胡大校的思想就滑开去,终日无心教书搞教研。用他同事的话,就是他终于走上了“旁门邪道”。

   25年的科技差距有多大,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因为这25年是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25年。换句话说,要想赶上这25年,你可能需要100年的时间。有人说,九十年代解放军的武器也改朝换代,今非昔比。他们总算把海湾战争研究出了点眉目,于是沾沾自喜起来。可是美国对南斯拉夫和后来阿富汉的战争让解放军更加目瞪口呆:原来美国这十年还在突飞猛进呀,精确导弹的击中率从海湾战争的60%飞升到阿富汉战争时的95%。真让人灰心丧气呀!这也就是说,如果美国人不变成植物人的话,我们永远别想撵上他们!

   他第一次提出“超限战”,是1996年台海危机后。当时总参谋部副部长龙将军访问美国时声称如果美国执意要干涉中国内政,要协防台湾闹独立的话,那他们“应该更担心洛杉叽的安全”。

   龙将军当时是在美国人一再威胁要对中国实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包括必要时实行核打击的情况下忍无可忍才说出来的,旨在提醒美国人中国不但有核子武器,而且还可以打到洛杉叽。鉴于美国人公开私下多次毫不讳言地提到过自己的核子力量以及有能力对中国实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龙将军的话一点也不过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一句话不但在美国上下引起轰动,更加被上纲上线指责为“核威胁”“核讹诈”。据说从那句话以后,美国国防部每次战略会议都提起这件事,并以此为依据制定对华新的战略。

   龙将军那次事件后保持了一段时间的低调。胡大校可从事件中获益良多。他原来只是以为美国媒体小题大做,后来在美国国防部重视后,又认为是美国强硬的汇报“围堵派”借题发挥,要为把中国作为冷战后的头号敌人找借口。可是后来当胡大校发现美国人对这件事确实煞有介事后,就开始了思考:美国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几百年都没有国家可以直接对他造成威胁。

   只到后来原子弹发明了,美国人才明白过来,靠两个大洋保持安全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可是整个冷战中唯一可以用核子武器威胁到美国的苏联虽然在武器装备上和美国不相上下,但在道义和勇气上一直处于劣势。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美国总统在中央情报局虚报的情报引导下,夸大苏联威胁和古巴导弹的厉害,导致美苏发生核对抗。本来这事情完全是美国霸道,他都在欧洲布满了核子武器,人家苏联在古巴部署一些导弹有何不可?出人意料的是,两国导弹对抗中,一向标榜要解放全世界的苏联竟然首先退缩,使得美国大获全胜。从那此事件后,美国就得出苏联是纸老虎,后来一步步把这个纸老虎势力从全球各个角落挤出去。

   古巴导弹危机后,美国更加猖狂,形成了后来他成为唯一不放弃首先使用核子武器的核武国家。并且在美国讨论使用核子武器解决问题成了家常便饭,可是一旦你提醒他们我们也有核子武器时,他们就叫嚣你在搞威胁。

 

岂有此理!胡大校气愤之极,转念一想,他们为什么对龙将军这样的暗示如此敏感?不正反应出他们色厉内荏,害怕之至吗?他们原来也有害怕的时候,当他们有害怕的时候,那就好办了!

   超限战简单解释就是超越一切常规的战争!也就是不择手段的战争。这是后来胡大校对超限战的扩大解释,一开始他的思路还没有这么广阔。战争正象所有世间的东西,都是胜利者做定义的。于是就有了战争法。天啊,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呀,打仗本来就是你杀我,我杀你,竟然还要搞出个怎么杀才算正义,怎么杀就是犯罪的法律?平民和军人真有那么大的区别吗?不要忘记二战中虽然德国士兵在前线作战,可是屠杀尤太人的可不都是军人。军用设施和民用设施真可以分得清清楚楚吗?那美国硅谷算不算军事基地?美国的所有高科技武器的电子设备几乎都起源于那里。波音飞机制造厂算不算军事设备,那可是把美国士兵送到全世界的军事运输机制造厂。

   这样思考问题,胡大校于是豁然开朗。弱国如果不想在战争中永远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必须从战争的概念上从新思考战争。于是超限战应运而生。再进一步研究后,胡大校发现毛泽东有很多军事理论也是超限战的一部分,最典型的就是“人民战争”。这个理论本来用于国共对抗之时,可是解放后,毛泽东并没有抛弃这个理论。既然你西方的战争理论要把军人和平民分开,把杀死平民作为战争罪,那好,我们就搞个人民战争论。把八亿人民变成八亿兵,你要侵略就来吧!除非你杀完我八亿人,否则胜利还是在我们这一边。这也是毛泽东叫嚣不惜牺牲四亿中国人和美国打一仗的豪言壮语让美国佬胆战心惊的原因。

   我们固然遵守不对非核子国家使用核子武器,并承诺不首先使用核子武器。可是如果美国肆无忌惮要对中国进行核武器外科手术式的攻击,中国有什么理由不把核子武器往洛杉叽丢?就因为你打击的是军事设施,我们就没有权力打你的城市?那么美国为什么在二战时向长岛丢原子弹?

   在对自己的理论有信心后,胡大校在1998年写了一份重要的报告上报中央军委,其中详细讲述了超限战的历史,概念,和我们可以做什么。报告中最后建议我们可以发展超常规的战争手段和武器。并且建议我们放弃不首先使用核子武器的承诺。

   大校在报告上报后,正等着自己大校转少将时,得到国防大学的通知,要求他不要再搞这个什么“超限战”的研究,并且暗示他,院校党委认为他的研究有些不务正业,最后希望他能理解党委没有把他放在这批军衔调整的名单中。

   后来国防大学竟然以他私自修改教学内容而把他搁置起来。就象那时的下岗工人一样。他一边不理解,一边愤愤不平。于是决定把超限战的思想传到广大的社会中,也为自己的研究讨回公道。他的“超限战是我们新的法宝”的书于1999年初出版。出版后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但是在紧接着1999年五月发生的美国轰炸我住南斯拉夫大使馆后,部分中央军委和政治局领导认为美国有警告我搞超限战的成份在里面。

   于是胡大校被上面强烈暗示希望他主动提出转业。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总参谋部副总统参谋长的龙将军秘密将他调往总参情报部。并且后来用秘密情报经费支持他接着搞超限战研究,只是要在秘密状况下进行。这以后虽然他仍然无法升任少将,可是他不但不担心转业,而且背靠总参情报部这棵大树,不但生活无忧无虑,研究经费也相当充裕。

   有一次龙将军无意中向他提起美国其实一直在研究对中国的“超限战”,并且他们把中美两国交战时,对在西方和美国的所有高干子弟财产冻结,控制或者驱逐高干子弟作为最主要的“超限战”策略之一。要知道,16大的两千多名中共中央委员中有一千五百多名子弟在西方国家有绿卡或者银行户口,房产,另外剩下的小部分则是土包子型号坚持在国内发展的干部,当然也有极少数两袖清风,加上个别的已经断子绝孙了的。中央委员况且如此,就更不要说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军委委员了,他们几乎清一色铺平了海外或者港澳之路了。

   胡大校这才大澈大悟,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超限战理论会让中央和军委高层如此坐卧不安!他们原来更加害怕美国的“超限战”。

   龙将军也因为提出要用核子武器对付美国洛杉机的“超限战”思想而一再受到压制,十六大时原定他出任国防部长或者总参谋长的决议都被政治局否决了,后来只好被调进江总书记亲自掌舵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这还是龙将军第一次招胡大校到西山招待所去开会。胡大校有些兴奋,不知道有什么好消息等着自己!

*******

   九泉导弹基地三号“仓库”。

   他艰难的爬上支架,经过架起的小道时他注意到那上面有灰尘。国家最好的核子武器,竟然让他尘封!他无可耐何地摇摇头。人们现在已经不象他那个时代,那时废寝忘食研究核子武器,有些科学家甚至一成两个月不回家,晚上就和没有完成的核子武器抱住睡觉,说是希望梦中可以有灵感。他还记得那第一颗核子武器试验成功时每个人都哭得一塌糊涂。后来由周总理亲自签署奖励命令时,他和另外四位科学家得到最高的物质奖励:每人十元人民币!当时五位科学家中有三位当场把自己的十元钱贡献出来作为核子武器研究经费。

   现在一切都变了,面目全非!他开始怀疑是因为自己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导弹基地生活得太久的缘故,所以他在前几年开始要求探亲假。领导很惊奇,谁都知道他把自己的一生贡献给了基地,没有妻子,没有子女,父母早就不在人间。他解释说,他要去旅游。领导一听,可高兴了。这个工作狂,终于愿意休息一阵子啦。基地领导说,你积攒的假期足够你旅游三年的,你就不要说探亲假啦。基地领导后来想起他说出“探亲”假心里有些酸酸的,想流眼泪。他一生都给了基地,这里都是他的亲人,他还可以到哪里探亲呀!

   他到北京上海好好玩一玩,结果发现不仅仅是基地,整个外面的世界也变了。变得面目全非!人们不但早已经忘记了37年前激动人心的时刻,并且你提起来别人都不愿意听。他看遍报纸杂志,那里面充斥着发财故事,少男少女恋爱故事,他知道自己该回到基地了。那里才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归属。

   共和国没有亏待这位年过七十仍然不肯退休的科学家,他现在的头衔是中将,也是非军事人员可以得到的最高级别。他还是有贡献的特殊科学家,所以每年还有额外一万人民币补助,在九泉这个地方,已经可以过得象暴发户啦。

   基地领导已经多次找他谈,要他考虑退休。他可以退休后选择住在北京或者上海,国家会给他配备房子和保姆的。领导暗示他,他是最后一位元老级的科学家啦。他们当然舍不得他,可是国家考虑到他的贡献,现在是该他享受一下的时候。

   哼,他不以为然的用鼻子出了口气。我的享受就是工作,我的享受就在基地。他知道基地领导的心是好的,可是他也知道北京对他有另外的担心。因为他是现在唯一从头到尾参与中国核子武器研究的科学家,那意味着什么外行自然不知道。但是北京却很清楚!

   难道北京连我也不信任?他觉得不可思议。这些年不管承不承认,他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国最有“权力”的人,由于中国核子武器还处于第一第二代,所以很多技术都是要人手亲自操作的。这就是说,他是目前中国唯一从头到尾知道每一枚核子武器秘密的人!正因为中国核子武器的人手操作性,所以即使核子武器失窃或者落到叛乱份子手里,他们照样不会使用。同时由于目前的核子科学的进一步细致分工,使得新来的科学家都对核子武器知其一,不知其二。这样下来的结果就使得他成为唯一可以靠自己手和脑袋操作中国绝大部分核子武器的唯一一人。

   他知道这点,可是想到北京是因为这点才利诱他退休,就愤愤不平。现在他又收到北京参谋部龙将军亲自来信要求他到北京一叙,他希望不是因为退休的事。否则他会不客气的把口水吐在那个龙将军脸上。

   明天就要启程到北京,今天他得连夜来看看核子反应堆情况,他担心那些年青人只顾得谈情说爱,忘记照顾他的宝贝们。

******

   对于叛逃到美国的间谍我们要以礼相待,但是始终记住,要保持距离。

   这是CIA对待叛逃间谍的第一条戒律。丹尼尔经常告诉部下。

   真正的间谍不分正义和邪恶,只有忠诚和不忠诚之分。就象士兵一样。

   丹尼尔口中不说,心里当然也很明白这个道理。

   忠诚是一个人的基本品质,一个人忠诚就会从一而终;不忠诚的人对谁都不会忠贞如一。这个丹尼尔也不是不明白!

   叛逃的间谍,如果给他们机会,或者保证他们回去后不受到报复,他们中将有高达百分之85的会再次叛逃。

   中央情报局的这个内部统计是丹尼尔参与统计的。

   间谍注定一生默默无闻,如果想创造辉煌,那最快最好的方法就是叛逃!但一旦叛逃你的一切就结束了,如果想再次辉煌一下,就只有再次叛逃!

   丹尼尔知道这是叛逃间谍的悲剧!

   除开以上对叛逃间谍的不利之处,有一点值得一提:叛逃间谍具有比一般间谍敏锐得多的眼光和感觉!

   从多次和叛逃间谍打交道中,丹尼尔明白这一点,并且经常加以利用。

   以上多方面说明:叛逃间谍可以利用,但是要有分寸,不得让他们知晓任何机密!丹尼尔也常常告诫自己!

   俞强声是中国国家部叛逃到美国的最高级别间谍!

   丹尼尔当时负责对他的审讯。

   俞强声当时在中国前途无量,叛逃事件让他成为世界家喻户晓的人物。但是叛逃后他一文不名,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至少在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这件事情没有比丹尼尔更清楚的。

   何况俞强声那一代目前已经在中国渐渐掌握实权,特别是那一代中的高干子弟几乎都升官发财了。他自己的哥哥俞振声早就是是统治将近一亿人口的湖北省第一人,之后升迁到中共中央政治局领导人。俞强声目前却还得隐名埋姓。心理如何可以平衡?

   丹尼尔早感觉到这些,所以一有机会就尽量安慰他,并且继续告诉他中共政权不会太长久啦!

   中国最没有理想,被共产党教育得罪邪恶的一代人就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那一代;中国最顽固维护共产党统治的仍然是高干子弟。

   这是丹尼尔亲自听俞强声分析的。

   并且丹尼尔当时还开玩笑的说:哎呀,你可是属于这两者呀!

*************

   可是当丹尼尔知道俞强声失踪后,他仍然不相信俞再次叛逃了。这事情难道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从不相信到不敢相信,这之间整整三个星期,他都没有告诉组长云飞扬。

   按照规定,任何情况下,叛逃人员转换地址或者其他资料一定要告诉主管人。俞强声的主管人就是丹尼尔。当丹尼尔发现他已经失踪三个星期后,丹尼尔自我安慰地想,那个家伙肯定又搞什么新鲜玩艺折磨自己去了。等等就回来的。安慰归安慰,丹尼尔毕竟不是等闲之辈。他同时开始了暗中调查。结果发现俞强声有几次旅游,是到澳大利亚和欧洲的旅游。三个星期前他买了经过日本到香港的西北航空公司的机票。之后就失去了踪影!

 

他从香港回到中国!可是一点迹象没有呀。丹尼尔想找出一点蛛丝马迹,于是就从他到香港前的活动入手。很快他看出了端倪。俞强声到澳州和欧洲旅游时都正巧中国解放军总参谋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龙将军在那里作友好访问!丹尼尔紧急请求澳州和欧洲情报单位的支持,果然澳洲和欧洲盟邦情报部门传过来的资料显示对中国龙将军的窃听发现龙将军在访问期间都有和不明身份的人秘密见面并会谈的记录。

   俞强声又次叛逃了,可是丹尼尔还是不愿意把他的叛逃和008计划联系起来。丹尼尔确实有好几次向俞强声含蓄地请教008相关的问题,诸如天安门一代的可信度,中国父母对孩子可以牺牲到什么程度,就算俞强声有多么敏锐和敏感,他能够猜测出008计划吗?

   如果他猜不出008计划,对CIA又会有什么损失?世界在变,俞强声作为分析人员可能宝刀未老,可是作为情报员,他可是落后了二十年啦。这样想着,丹尼尔自我感觉又好了一点。不过见到组长后,他才知道自己的分析有误。

   即使是组长这样好象无所不知,镇静自若的家伙在听到俞强声的名字后也脸色一变。要知道,对于中国国家安全部来说,俞强声这个名字不亚于一个传奇。他如何被CIA说服成为沉睡者,如何搞好和当时国家安全部部长凌云的关系,如何叛逃到美国,又如何隐蔽这么多年,以及最重要的是在看到自己的哥哥在中共政权平步青云后,这个叛徒有何感想等,都是这个传奇的一部分。

   组长云飞扬淡淡地说,他不甘寂寞,又准备继续自己的传奇了。组长接着一通分析让丹尼尔从头凉到脚:俞强声犯的不是一般的叛逃罪。他在中共特别是国家安全部看来是罪大恶极,罄竹难书的。这些丹尼尔当然也明白,所以在心里就放松了对于俞强声再次叛逃回去的警惕性。然而有一些条件变化使得不可能的事情有了转机,首先二十年过去了,时间冲淡记忆,虽然不一定可以冲淡对俞强声叛国的记忆,可是时间却把那些身历其事的人带走了。邓小平死了,中共元老也走了。国家安全部已经换过三个部长。其次,俞强声这一代特别是太子党们都在中国急速上位,包括他的哥哥已经是中共政治局领导人。

   组长云飞扬接着分析道,仅仅靠以上两点,俞还是不敢贸然回国。除非他可以做到戴罪立功。所以他一定是掌握了非常重要的消息呈送给中共,只有这样他才敢回去。但即使条件都具备,他可能还是不敢直接和国家安全部联系,最后的办法就是和另外一个强大的机构联系:解放军,或者解放军情报部门。他选择了经常有机会出国访问的解放军主管情报的龙将军。俞强声这种老奸巨滑,在没有得到龙将军的保证和保护后,是无论如何不敢回中国的。

   “什么机会可以让他立功赎罪?”丹尼尔自言自语的说,“天啊,就只有008计划呀。那可是个推翻共产党,并且卷入了所有高干子弟的超级大计划。掌握这个计划的话,对于共产党的功劳那岂是叛逃出卖一两个金无怠可以相比的!!”

   “是的,我恐怕我们的计划暴露了!”

   “可是他是如何推测出来的?我没有透露任何这个计划呀?”

   “他是一个聪敏人,”组长面无表情的说,“并且他是共产党培养出来的一名高级间谍,一名中国人,这些还不够了吗?你告诉我你前去向他请教中国父亲可以为孩子做什么。中央情报局问这个问题,不难让人联想的!”

   两个人都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过了好一会,组长才说:

   “我们必须赶在事情彻底暴露前除掉俞强声,龙将军和所有知道这个情况的人!!”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丹尼尔一脸迷惑的盯住云飞扬:“什么彻底暴露以前?”

   云飞扬解释道:从俞强声通过出来海外的龙将军联系的方式看,他并没有完全推测出008计划,否则他不需要连着两次冒险见国防部长。另外也说明他对国家安全部是否会原谅他心中无数。所以他选择了可以压住国家安全部的解放军总参谋部龙将军。我们可以推测龙将军在得到俞强声后一定很为难,因为他无法确定俞汇报给他的情报是否可靠,所以他自己需要作证实。如你所知,他只能依靠总参情报部,但是我们早已经把总参情报部们在西方的情报力量都瓦解掉啦。这样他可真是不容易证实。现在再假设龙将军对于008计划基本可以证实其存在,但是他又面临着另外一个更加扑朔迷离的问题:范围!就是说这样的计划到底卷入了多少人和多高层级的人进去。如果这个问题不搞清除,龙将军就无法把这个问题上报,因为他不是不知道有多少高干子弟在海外。他已经在1996年时威胁美国要用核子武器轰炸洛杉机,结果美国方面很巧妙的把中央军委委员和政治局委员的家属子弟在洛杉机的情况透露出来。那次后,龙将军基本上在军委和政治局失去靠山。第三个问题则更加困难,就是假设他龙将军什么都知道了,他要如何作?他目前手中没有军权,可是据我们了解,他却掌握着庞大的总参情报部。这个情报部自从在海外无法立足后,把力量都撤回了北京,目前他到底有多庞大,我们也不清楚。龙将军会怎么做呢?

   “所以我说,”云飞扬总结道,“龙将军到现在为止仍然控制着俞强生和他的秘密,并且知密范围非常之小。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可以相信的人真的很有限,包括整个总参谋部,少将以上的高级军官的子女不是在海外有帐户房产,就是在香港,广州深圳有秘密房产,这些我们都掌握着,更不用说总参谋部将军们一直领导着把孩子送向海外的潮流。”

   “这些倒是真的。不过他们总有搞清楚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在他们搞清楚之前消灭他们!”云飞扬作了过消灭的手势。

   “消灭?没有其他办法吗?”

   “除非你掌握着龙将军的把柄,很严重的把柄,例如他的孩子在美国有贪污的上千万美金什么的。”

   “没有,他是比较狡猾的。当时他主管总参谋部情报部门时,姬朋飞之子姬胜德为情报部部长。姬部长依仗自己的太子身份,对出生贫寒的龙将军不屑一顾。龙将军早想除掉姬。最后找到赖昌星这个机会,准备除掉姬前,龙将军已经将自己在西方经商的子女先调回去北京。于是他在一次中央军委会议上状告姬胜德身为解放军情报部长,妻子儿子竟然入籍美国。”

   丹尼尔说,“后来我们一直没有发现他的子女出来西方国家。现在据说在香港。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在香港的关系,查清他私人户口里有多少存款。”

   “来不及了,”云飞扬打断他,“来不及了。我们必须这两天开始行动。”

   “行动?”丹尼尔有些迷惑,”你可以再清楚一点吗?”

   “必须对他们采取暗杀!”云飞扬果断地说。

   “暗杀?暗杀解放军总参谋部的龙将军?”丹尼尔嘲讽地摇着头,“你一定是看太多小说,小说里都这样写的,不是吗?美国如果对谁不满意就去把他们干掉,好似干掉后院一只讨厌的臭虫!美国中央情报局干这个工作可不象小说里那样顺利。我们把恐怖份子头目搞上暗杀的黑名单都这么多年了,一个都没有成功。你真以为中央情报局都是007那样的特工吗?我看除了生殖器和007一样不听使唤外,我们和007没有一样相同的地方。老兄,在中国搞暗杀,不要提。”

   “我知道你们从来没有成功刺杀这么高级别的人。”云飞扬嘲讽地说。

   “那是因为美国中央情报局根本找不到执行自杀性暗杀任务的特工。CIA自从制造出007这个英雄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真正的英雄,特工们总是认为肯定有又可以用生殖器玩弄不同国民的美女,又可以轻松完成007那些惊天动地的特工任务。我们没有人愿意到阿富汗恐怖组织中去卧底,更加没有人愿意去执行刺杀伊拉克总统的任务。那些都是自杀性的任务。我们这里二十年前开始就找不到愿意牺牲自己生命的人!”

   “可是你们的战士,你们的特工不是仍然在全球行动中献出生命吗?”云飞扬问。

   “那些事件都是行动中的意外,知道吗?就是说有人在牺牲,不错,但是如果你告诉他们行动中一定要牺牲的话,那么就没有办法找到人去执行任务。我很悲哀的告诉你,如果不是有侵略者踏上美国国土,我们国家再也没有办法负担一场有伤亡的战争。”丹尼尔垂头丧气地说。

   “刺杀龙将军确实不容易,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我想,”云飞扬站起来,“包括我的小组成员,就是派回去,也无法接近他。我在想,我可以做到。可能只有我啦!”

   丹尼尔目瞪口呆地看着云飞扬,在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知道答案了。“那绝对不可能!”

   他怕云飞扬继续讨论下去,所以就斩钉截铁地大声说。“你是整个计划的灵魂,你不可以离开。何况,我怀疑你是否会使用枪。”

   “可是如果我不离开的话,那008计划就不可能存在了,更不用说什么灵魂!”

   008计划不存在,精心策划执行了七年的计划功亏一篑,丹尼尔会没有想过?他不但想过,还深入的想过。008计划没有了,无疑将是中央情报局历史上最惨痛的失败。可是中央情报局有一半的计划是失败的,那又怎么样?但如果把云飞扬放走,那就大不一样了:中央情报局对华情报将不复存在。更加糟糕的是那时美国将面对一个更加强硬的仇恨美国的甚至是军人执政的中国政府。

   “你亲自回去执行任务的事情不要再提起,没有这个可能。总统也不会批准。”。丹尼尔最后一句话已经很清楚,云飞扬离开需要美国总统亲自批准,他丹尼尔没有这个权力。

   “可是,”云飞扬气愤喊道,“我们难道还有选择吗?”

   “我们当然有选择,”丹尼尔也提高了声音,“我们需要选择一个不怕死愿意去执行这个暗杀命令,如果失败又不会牵扯出美国政府的人!明白吗?”

   “妈的,我当然明白,你已经讲得很清楚啦,那就是你们中央情报局没有这样的人!不是吗?我的人可以但是没有办法靠近龙将军,我可以靠近也可以执行任务,但是你和你们的总统绝对不会同意。我够明白的吧!?”

   丹尼尔没有动怒,他点点头,接着两个人都安静下来。丹尼尔还是第一次看到云飞扬暴跳如雷的样子。他也第一次思考008计划对于云飞扬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从来都是从自己和中央情报局角度来思考008计划,计划成功怎么样,计划失败又如何?他竟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问过云飞扬对于计划成功和失败的考虑。真是很奇怪。008计划目前危在旦夕,唯一能够挽救的就是暗杀行动。可是虽然总统对于细节不过问,刺杀中国的将军绝对不是“细节”。并且不用请示也知道,美国总统绝对不会同意刺杀中国的任何高官!现在如果执行刺杀任务,他丹尼尔得负这个责任?可是不刺杀龙将军的话,008计划就完蛋啦。

   刺杀龙将军的计划难度在于外国人根本无法接近中共军事地点,而中国人又有几个训练有素的杀手?又有几个是不怕死的?从这次任务看,刺杀者一定不可以生还,实际上丹尼尔希望的是同归于尽式的刺杀。这样就好办多了。丹尼尔很吃惊他这个CIA从来没有策划过暗杀的副局长竟然这么细心策划起谋杀计划。他想大概是因为自己对于俞强声的叛逃负有全部责任吧!

“我们最主要是找到不怕死的人,任何暗杀龙将军的行动都不可能全身而退。”云飞扬好象自言自语,“目前国际上的华人杀手中没有不要命的。何况他们虽然是职业杀手,可是仍然无法靠近龙将军。”

   丹尼尔好奇的打量着云飞扬,他觉得有意思,这家伙和自己想得差不多。这时他突然发现云飞扬眼中射出一道光,“啊,有啦。我怎么没有想到!”

   云飞扬一步跨到丹尼尔旁边:“丹,我一直没有问一个问题,憋在心中已经很久啦。当时中共江总书记要求剿灭邪教的时候,在政治局会议上得不到支持,朱总理反对,人大委员长李忆恩不发言。于是有一天他就拿出中央情报局和邪教勾结的‘证据',结果政治局会议一致通过要清除邪教。但是,据我对于中共在华盛顿的情报组织和人员的掌握,江总书记所谓的证据完全是捏造的,因为我们国家安全部潜伏在美国政府最深的间谍就是我自己,我都没有办法拿到这类情报,我想他们只好‘制造'出来。后来中共对于邪教教主多方面追查,他却躲在美国西部深山中修练。我现在真想知道,你不会不‘认识'那位教主吧,因为他可以号召的人在中国是无处不在的,都是不怕死的真英雄!”

   丹尼尔从椅子上跳起来。

 

下一章>>

 

民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