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文学

民运文学>>

008在行动

第十七章 真相大白

 

    北京西山国防部招待所第二会议室。    

    中将科学家第一个到达,他无论开任何会议都第一个到。在基地,他的军衔是最高的,不过他从来不穿军装,所以并没有使得其他同志有压迫感。大家也对于他每个会议必须早到习以为常。现在由于是受到龙将军的邀请来参见会议,所以他比平时还早到了点。他到了足足二十分钟才有几位高级将领到来,从军衔上看,他们大多是少将,有四个中将,一个上将。还有一个大校。他从大校厚厚的眼镜判断他是军事理论或者政工干部。奇怪的是十五六个军人进入会议室后,很少有几个是互相认识的。他们都坐在那里,有的抽烟,有的看报纸或者文件。没有服务员送茶水。

    当每个人都认识的广东军区古司令员推门进入会议室时,大家都抬头看着。倒是古司令员一怔,“啊,啊”地倒退出去,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待看清楚门上的“第二会议室”标志后,古司令员满怀孤疑再次进入。

    司令员坐下后,用奇怪的眼光一一打量大家,一边应付着大家的招呼。他已经扫清楚了会议室的每个人的军衔,除开中将上将他认识外,那个科学家无人不晓,但是其他那些家伙是怎么回事?他从来没有参加这种会议,与会人员的组成不伦不类。他开始不安起来。这时,走廊传来脚步声。

    龙将军进入会议室时亲切地和每个人一一招呼。古司令暗暗思忖,自从龙将军在十六大后没能入主国防部,气焰大降,现在已经是平易近人得多了。龙将军坐下后,警卫通知服务员进来。不一会,进来两位五十多岁的服务员,一一走过来寻问大家喝什么。古司令和在座的多位将军一下子就觉到什么不对劲,待想了下后,才发现原来是服务员。中共中央上至中南海,钓鱼台,下到党政军几套班子的所有会议,招待所都使用年纪介于18到24之间(提干后的负责人可以留任到28岁)年青女孩子作服务员。军委各部门和国防部的会议和招待所则更加是小姑娘的求职天堂。据说由于军队中多单身汉子,所以能够进入军委和国防部工作的服务员大多可以就地解决终身大事。这件事情军委和国防部领导早就知道,认为无伤大雅,甚至可以稳定军心。所以军队部门对于招收年青女招待的工作特别重视,到1999年总装备部和总政治部里都有相应的选“服务员”的特别工作组小组。工作组的工作大体和钓鱼台,国务院的“选美”小组一样。负责到全国(后来集中在出美人的相对较贫困地区)去挑选年青漂亮的女孩子,集中到北京,经过培训后参加各种会议,招待所和高干家庭的招待工作。这个所谓招聘服务员的工作可在中共内部一直存在,并且挺有油水的。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以前,当时没有什么钱好贪污,所以那些招聘人员经常利用工作之便到全国各地大搞女孩子。当然这些女孩子来到北京后也没有可以幸免的。外界都熟悉的就包括柬埔寨亲王在钓鱼台迷上了好几个这样的女孩子,后来经过周恩来亲自作工作,女孩子们都为中国革命事业和支援世界革命而献身了。这些挑选的女孩子到底有多美,据说由于挑选的范围广,加上中国人口多的缘故,挑选的美人是中国各朝各代都望尘莫及的。不要说亚洲的土包子亲王,就是当初美国总统尼克松,国务卿基幸格秘密来华住进美女环绕的国宾馆后也色迷迷起来,这就是为什么在解密的中美两国首脑密谈中毛周和尼克松,基辛格多次谈到中国美女众多。毛主席和周总理还大大方方的“开玩笑”说,中国女孩子很多,完全可以送他们几个。如果不够,还可以用飞机来装。(后面一句在解密档案中被删除)。(以上毛周两人要送中国美女的资料请在刚解密的中美会谈和基辛格会议录中查找。)

    中共政权这种变相的选美进宫的丑闻长期被外界忽视,人们只把注意力集中在毛泽东如何玩女人上面。岂不知,和毛泽东玩弄几个小女人相比,中共党政军机关的“选美”不知道要腐败卑鄙和让人不齿多少倍。对于这些选美,在场的古司令员和将军们都清楚,他们不一定从这些小姐得到什么好处。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旦有重要会议,你想睡觉时,突然有一排身穿玲珑剔透的旗袍的小姑娘出现在面前给你舔茶倒水,那比什么都提神。有些会议策划者躲在幕后,一看到有领导人开始打呵欠时,就让服务小姐出动。据有些干部私下反应,在听特别严肃的话题,诸如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三个代表时,突然看到这些美女,有些还偶尔可以在她们举手倒水时顺着袖口看到奶罩的边边,特别能够激起性欲,绝对不亚于从美国流进来的壮阳之王伟哥。

    眼前龙副参谋长使用的服务员竟然是老年妇女,这足足让与会的将军们楞了好几分钟。军事情报出身的龙将军等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我决定在我们系统内的招待所改革服务员招聘制度。你们知道,现在下岗女工到处都是,她们没有办法从新培训找工作,可是当各个党政军部门的招待员总是胜任的吧?”

    与会的人员恍然大悟,纷纷点头。大校就更加佩服了。龙将军接着说:

    “劳民伤财派人到各地招聘年青女孩子当服务员的做法本来就不合理。这些女孩子年轻,要就业不难。把她们招到北京干什么?出的事情还不够多吗?我到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去,人家都是带军衔的校级军官兼职负责给我们服务,让我感觉又亲切又受重视。你再看看我们,就拿十六大会议上,隔一会就出来一排漂亮的女孩子给人加水,简直成了中国特色啦。你们再看看,还有哪个国家是这样搞的!我自己初步算了一下,如果北京党政军机关把服务员换成下岗女工的话,北京就没有下岗女工了。由于上行下效,目前从省市区到地方乡镇几乎都专门挑选年青漂亮的小姐当党政军部门服务员,搞来搞去,大多被领导干部或者领导干部的子弟们搞上床。如果北京能够在这方面带个好头的话,促使各地党政军政府部门把招待所服务员换成下岗工人的话,那就解决了大问题。我们国家的改革不是无法改,而是没有人改呀。其实处处都可以改,处处都需要改。只是处处都有阻力,处处都无法下手!”

    龙将军喝了一口下岗女工倒的水,两次示意她们离开,那些女工才反应过来,匆匆走出去。在座的各位都默默听着龙将军的议论,他们都明白龙将军不是请他们来听服务员招聘制度改革的。他们中多数感觉到有些不安。龙将军自从没有象预期地得到重用升任国防部长后,军队很多将军都对他敬而远之。就象当初对待杨尚昆杨家将一样。

******************

    一阵子沉默之后,龙将军开始了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讲话:“我最早注意这件事是四年前召开十六大前后发生的一些怪现象。不知你们注意到没有。那些年从中央到地方,接连有一些高级干部因为牵涉到贪污腐败案子而被判刑,有些还被判处死刑。”

    大家都安静的听着,他们也不知道龙将军到底注意到什么“事”,不过都不愿带头发问。当然对于龙将军说的前几年高官纷纷落马案,他们都知道。这好象没有什么奇怪的。

    “很奇怪!我开始注意这件事的奇怪之处是这些落马的官员级别不小,最主要的却是他们分别属于各个党和国家领道人的亲信。并且邪门的是分配相当均匀。先是江总书记的亲信牵连进远华赖昌星的案子,虽然经过江总书记力保,但仍免不了大伤江总书记的阵营;同时又出现了第二号人物人大委员长主管的电力部门高官出事,这高官正是李委员长的直系亲信,也是委员长寄托他培养自己儿子的“托孤”之人。连第三号人物铁面朱总理也没有办法幸免,他亲自任命的香港光大集团总经理和他同姓的朱小华被打进大牢。然后就是第五号人物也是第四代领道核心的胡副主席,他那么低调,从来不拉帮结派,可是也硬是让人找出了亲信,那就是他主管的青基会。唯一在十六大前后幸免于难的党和国家领道人就是排名第四的政协主席李瑞环。李虽然不拉帮结派,但他也还是提拔了一些贪污犯,并且这个木匠不是太管得住自己的鸡八。可是他的手下为什么没有被整?一会我哦说。”

    “以上的现象非常奇怪。我们部队情报机关一向不介于内部斗争,这方面的工作由国家安全部负责。可你们想一想,如此适可而止,点到为止的把每一个党和国家领道人的亲信搞掉一两个的做法象是内部斗争吗?并且哪有这样均匀和不分胜负的内部斗争?共产党的内部斗争从来是要分出胜负的,什么时候你看到过不分胜负的内斗?没有!

    带着这样的好奇,我对国家安全部进行了一番调查。结果发现,这些贪污落马的腐败高干竟然没有一个是国家安全部提供的线索。你们是知道的,国家安全部可以轻而易举掌握所有贪污人的蛛丝马迹,因为他们有覆盖全中国的电话监听系统,还有世界一流的取证技术,跟踪技巧。公安跟本没有这个能力,特别是在高级干部面前,公安更加无能,他们既无窃听装置也无技术人才。他们只有拷打人的功夫,显然对高级干部不适用。在知道不是国家安全部插手后,我就可以确定这些案子不是江总书记的亲信曾黄山暗中操纵的。于是我就胆子大起来。我决定搞清楚上面提到的每一个案子的背景。”

    龙将军短短的开场白已经把在场的所有将军和胡大校的注意力吸引进去,只有古司令感觉到极度的不安。他不管龙将军不喜欢抽烟的习惯,自己一只接一只抽起来。很快,那些听得聚精会神的将军们也抽起了烟。会议室里一会儿就烟雾缭绕。那两个下岗女工进来加水时被炝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调阅了这几起案子,结果惊人的相似出现了,这些案子的起因几乎都是一件极其小的事件,例如有人告发,有人写匿名信什么的。简直再平常不过,中纪委每天收到这样的检举和匿名信达到三百多封,其中四分之一是针对高级干部的。基本上来说,现在我们纪律检查机关已经不处理匿名信,对检举信的处理情况也差强人意,可以说一年没有一百起成功的,更不用说针对高级领导干部的。所以说,以上几起案件的起因看似平常,却本身包含着不寻常。这更加引起我的怀疑,在短时间内每一个最高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有一个亲信被告发,并且都立了案,真是岂有此理!?

    由于这些案子的起因,也就是告发信和匿名信本身一点没有什么出奇,所以我就找案件中的证据收集,结果发现在检举信或者匿名信收到后不久,就有大量的不容忽视的事实材料邮寄到中纪委。这些材料才是致命的,也就是说收到这些材料的部门,不可能掉以轻心,更不要说隐瞒事实了。就象一向有清正廉洁的朱总理的亲信朱小华,其实他跟本没有什么犯罪事实,被检举后本来大家想一笑置之的。可是这个时候,他女儿在美国的详细情况被匿名信件汇报到中央,其中包括他何时何地通过哪个银行哪个户口汇多少钱进入美国,以及他在美国如何投资分散这些钱的所有原件证据。你们知道,银行股票和房地产的电脑记录是永远无法消除的。中纪委在得到这些证据后,又有哪个党和国家领导人可以阻止办案?材料可是来自国外,提供这些材料的人同样可以在海外媒体公布这些材料,那时恐怕不是当事人难保,就算保护他们的国家领导人也会蒙羞吧!

 

“我对这几起案件的详细调查研究发现在每一起案件的侦察工作中,都有这样惊人的材料在关键时刻被匿名人直接送到中央纪委的电脑里甚至桌子上。证据确凿,几乎不用核对都可以判当事人罪名成立。因为提供的都是银行原件证据,股票买卖收据,以及某些致命的牵涉人的口供录像,甚至有些人的作案过程也有被拍摄下来制成VCD寄过来的。”

    龙将军听了一会,又接着讲:

    “奇怪吗?如此周密计划,连让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无法出面保护,并且排名最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每一个都机会均等的牵连进去。还有比这更加奇怪的吗?

    “奇怪的还在后头。我对于判那些人罪的致命证据的进一步研究发现,这些人的犯罪事实都牵涉到境外或国外。也就是说,那些证据都是从国外收集来的。鉴于国外特别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于银行,股票,房地产等这些客户的保密性相当高,往往被提高到个人隐私甚至人权的高度,所以收集这些证据的人一定不简单。我们国内有这个能力的机构可能只有国家安全部,但是我的调查显示国家安全部并没有卷入。这样看来,事情就复杂了,不是吗?”

    古司令这时插话道:“这样说,一定是国外势力或者黑社会之类的卷入进来,要搞臭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龙将军先是点点头,随后又莫测高深地摇摇头:“有道理,但不完全对。我也是这样想。不过很快就排除了黑社会这个因素,你们知道国外黑社会都在我们国家安全部掌握之中,港澳和台湾地区的黑社会也在我公安部完全操控之下。所以这个可能性不存在。更何况,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他们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个红社会要比他们的黑社会强大得多,他们要避开已经唯恐不及,哪里还会卷入?我于是顺藤摸瓜,找到了国外势力介入这个事件的可能性。后来证实这几乎是唯一的可能性,因为我在无异中发现从海外提供的部分证据中竟然有电话记录和非常难以掌握的国际电子邮件记录。如果不是国家行为,哪里会搞到这些记录?黑手党也没有窃听国际长途和卫星电话的能力呀!在确定了是有外国势力介入后,我就往动机上想,结果让我走进死胡同。你们想一想,很多记录来自美国等西方国家,并且属于国家行为,就是说他们的CIA已经介入。可是我们不是不知道,CIA早就有这个能力,他们为什么要搞这些案件?如果要针对某个领导人,还可以解释,可是针对几乎每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又点到为止,为什么?为什么说点到为止,你们可以看出,这些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信,他们垮台足可以让其主子寝食不安。可是又不让他们真正受到致命一击。大家都知道,朱小华和朱总理大公子的关系,也知道电力公司老总高严的副手就是李委员长的大公子。这两大公子的贪污足足可以让高严和朱小华的贪污看起来象给按摩小姐的小费。提供材料的人既然可以搞到高严和朱小华的海外记录,难道搞不到这些公子的记录。人家美国和香港是不会为这些公子的户口号码特别加密吧?

    “不过事情好象很清楚,也就是如此清楚之后,我才无法再调查下去。于是我就停下了。这一停就是好几年。”

    龙将军停下来,皱了皱眉头。他回头对身后的秘书点了下头。秘书走出了会议室。龙将军又断断续续的说:十六大后,江总书记把国家主席和党主席两个职位交给了第四代领导核心,自己仍掌握军委主席,搞垂帘听政。同时,已经下去的朱总理和李委员长也各自有亲信在政治局里。中国出现了另外一种情况的老人听政局面。不过过去几年的局势发展让人意外,在幕后的三位巨头和已经下台的李木匠的暗中支持下,第四代领导带领共产党进行了开天辟地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出现了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欣欣向荣的局面。龙将军也很高兴,于是就忘记了那码子事。

    这时会议室的门打开来,秘书先进来,跟在他身后进来的是一个六十多岁,身穿高级军服的人。军服上没有军衔,科学家中将特别看了他一眼。那个人显然不是军人,就算文职军人也不是。因为他的背有些驼,头发太长,军服又不合身。那个人进来后,微微低着头,直接走到龙将军旁边,没有吭声就坐了下来。他虽然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但龙将军却并不看他。喝了一口水,又开始讲起来。

    “那几起奇怪的腐败案子就这样放下了。只到不久前我才真正搞清是怎么回事。

    “去年我到美国访问时,有一个神秘人找到我们参谋部情报部门在美国的联络人要求安排和我秘密见面。我想这肯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美国也不会无聊到要做我的工作吧?于是拒绝了。后来我访问澳大利亚时,那同一个神秘人又找上门来。我有些不耐烦,让手下去打发他滚蛋,他就写了三个字让手下给我看。我看过后就决定见他。那三个字就是‘俞强声'。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见了吧。他不但是中国情报界的秘密,这些年简直成了传奇。我是非见不可啦。”

    龙将军砖头朝向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个老人,介绍说:“这位就是俞强声”。会场立即骚动起来,在场的除开科学家中将和胡大校外没有不知道俞强声的故事的。他不但在1984年创造了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叛逃的记录,也揭露了唯一潜伏在CIA里的国安部特务,并且最厉害的是他一直保持着这个记录。这之后,国家安全部再没有能够“培养”出高级别的叛徒。当然还有让他们更加震惊的,一是国家安全部对俞强声的追捕令是没有期限的,并且现在仍然是高踞通缉要犯的第一位置;二则是俞的哥哥俞振声在十六大后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目前正作为第五代领导核心在培养。换言之,这个叛徒的哥哥未来可能是统治中国的最高领导人!

    这两件事实不禁让在场的大多将军一边为龙将军捏一把汗,一边为他们自己轻轻祈祷一声。如果说龙将军通过俞强声来拉拢或者搞掉他的哥哥俞振声,这确实是最好的方法。不过使用这个办法,龙将军要冒的风险可能巨大到让这个军队情报头子吃不消。当然很快他们就知道了,龙将军并不是象他们想象的要利用俞强声对付自己的哥哥。这时龙将军的声音又响起来,“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要问,不过等下次吧。我们今天要讨论更加重要的。下面我想请俞先生介绍一些情况。”他转向俞强声,见俞张了张口没有发出声音,就鼓励道,“不用什么客套,更加不用做任何解释,你就开门见山吧。”

    “好!”俞强声憋足了劲回答道,他自从在龙将军的庇护下回到中国,以前的信心就烟消云散。他知道这个国家是个什么国家,这里不象美国,你可以靠法律,靠智慧可以解脱难关。对于象他这样的人,中国可以说是地狱,你稍微不慎就可能被从精神和肉体上被永远打进十八层地狱。他喝了一口下岗女工端进来的茶水,眼睛空空地看着空气,开始了他的讲述。

**************

    原来叛逃到美国并且一直受到中央情报局副局长丹尼尔亲自保护的俞强声一直过着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生活。钱倒不是问题,可是人要生活总得有亲戚朋友,最起码也要有自己的族群和生活圈子。然而由于俞强声始终高踞中国国家安全部通缉令的榜首,所以一直过着东躲西藏,隐名埋姓的生活。他无法在华人圈子里生活,也无法溶进美国人的生活圈子。二十多年来,他生活在一个人的房子里,寂寞时只能依靠自言自语。有时他甚至幻想自己被抓进牢房,那样他就可以和狱友交流,也可以自己使用的智慧和狱卒们周旋。

    不过长期孤独的生活到也造就了另外一个俞强声。过去二十年由于美国政府每月固定给他发放补助,俞跟本不用出去工作。于是这二十年他几乎都用在研究中国问题上面。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想研究出这个被自己出卖的政权什么时候灭亡,从而自己可以打包回国。后来希望变成失望最后就出现绝望,可是他研究中国的习惯倒是养成了。他研究中国的方法很简单,就是阅读所有有关中国的报道和学术研究论文。要知道,世界上象他这样整天在家阅读同一个专题的人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到后来连丹尼尔也发现他已经成为研究中国问题的最高级专家。加上他熟悉中国内部操作和美国一些情况的特殊背景,他看中国问题往往独树一帜,这使得中央情报局副局长丹尼尔很多时候会专程飞到俞强声的住处“不耻下问”。

    按照俞强声自己的说法,他对“这件事”的注意是从一起谋杀案开始的。那是十六大后不久,旧金山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当然这样的凶杀案在洛杉肌和旧金山见惯不怪。事实上这件凶杀案开始并没有引起俞的注意,只是后来他看到一则小消息,才发现事情有异。那则小消息说,由于儿子在旧金山留学时被杀,牵扯出大量存放在儿子处的不明资产,结果导致中国国家教委第一副主任被“双规”。后来被正式判刑后在狱中自杀。这个消息和前段时间读到的中国教委和教育部通过了修改中小学课本中的“革命”故事的新闻,几乎立即引起了敏感的俞强声的联想。当然当时也没有得出任何结论。后来不久中央情报局的丹尼尔就来到他裸泳的海滩,和他海阔天空的大谈了一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丹尼尔和俞强声不是没有谈过话,但象那次那样大谈什么中国价值观,中国家庭父子关系以及中国几代人的异同,还真是第一次。俞当然不会认为中央情报局现任副局长会突然飞过来就中国文化和传统求教。但他也仍然没有头绪,只是记下这件事。

    这两件事后,俞强声仍然一如既往地读书读报。他渐渐发现了问题,那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几乎一个接一个连连通过了各个领域的改革计划,并且都是不声不响,在大多数人举手同意的情况下通过的。这些改革计划从改革中小学课本开始,到改革大学教育制度,再到新闻领域的改革;同时也把乡镇企业的选举一年一个级别的向上推进,四年不到,全国的省级领导已经开始了选举。党禁也逐步放宽,政治犯几乎都作为筹码释放完了。这一切都不奇怪。奇怪的却是这一切竟然是在绝对静悄悄的环境下进行的,不光是在中国国内,在国际上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也是静悄悄的。

    真邪乎!俞强声突然有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中国要进行政治改革,静悄悄进行是完全必要的。因为任何事先张扬的改革一定会遇上巨大的阻力。中国的事情最好就是做了再说,特别是对那些正确的事。

    可是,西方特别是美国又为什么如此沉默,美国的媒体和学术界难道没有注意到中国正在取得的变化?那么海外民主运动不是应该在这场改革中呐喊助威吗?事实正好相反,海外民主运动在那几个领导人都销声匿迹躲着搞研究后归于平静。就连法轮功也不再整天闹烘烘,好在共产党对于法轮功也开始睁只眼闭只眼。这可真是邪门。同时可以让美国的媒体,海外的民运以及法轮功闭嘴的有谁可以办得到?只有国家。可是美国毕竟是民主国家,又怎么可以让媒体,民运和法轮功同时闭嘴?!

 

俞强声经过苦思冥想后得到了答案。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智慧如此登峰造极。象美国这样的西方民主国家只有一种情况下可以让媒体闭嘴,那就是国家安全。特别是在911恐怖袭击后,美国也加强了国家安全立法。媒体都很会约束自己。

    可是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又如何和美国的国家安全联系起来的?除非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是美国操纵的---------和平演变!对了,这个发生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原本就是美国正在对中国进行的和平演变!想到这里,俞强声立即把以前藏在脑子深处的几件事情联系起来,稍微一整理,他的结论就明确了:美国开始实行对中国的和平演变计划,这个计划就是要让中国共产党自己开始政治改革。因为美国从前苏联垮台得到的经验表明,共产党国家一旦走上改革之路,就是走上共产党的不归路。美国的和平演变计划肯定和中国普遍存在的腐败,以及家庭伦理关系有关,并且也可以肯定,自己的老朋友丹尼尔正是中央情报局负责这个计划的头子。

    接下来,俞强声根据自己的推测开始找材料,结果找到的材料又加深了他的结论。十六大后,虽然军委江主席和新任的胡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异口同声地强调要严厉惩治腐败。可是完全是风声大雨点少,不过由于他们都把精力放在了政治体制改革和推行中国民主化的事情上,所以人民大众也相对较平静。十六大后有那么几十起涉及高级领导人的贪污腐败案件,俞强声研究后发现,他们都是共产党顽固的死硬份子。有些公然叫嚣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必须立即回头,有些则利用身在要职具有否决权来阻止改革,当然他们都因为腐败问题被清除了。由于他们贪污数额有限,多数只是用“留党察看,以观后效”来处理。最让俞强声觉得好笑的则是那位到处要为中国申辩的政协委员何性先生,由于他确实没有办法贪污或者一直靠为腐败的共产党申辩,摇尾乞怜妄想更上一层楼后再贪污,所以他最后被以贪污出差经费的名义清除掉。要知道,以何先生的级别出差到港澳和美国是要补助很多出差费的,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如果出差人在海外收到任何人对于他出差的捐助,不管是零用钱,还是演讲费用,甚至是私人朋友捐助,那么当事人在回去后报销出差费时都必须扣除这部分。可惜,何性先生大概以为自己为人家申辩有功,不会出事。就忽视了这个小节。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他终于在共产党最有希望的时候停止了自己那些无耻的申辩。

    俞强声在详细研究了以上情况后,心中更加有谱了。他只是想不到,美国如何会使用这样的方法去和平演变中国。这个方法不但以敲诈为主,还主要地考虑到了中国的传统价值观,那就是父亲拼命为子女的观念。按说西方人是完全不理解的。要知道,共产党人前赴后继,连死都不怕,打下江山,坐稳政权。他们又如何会害怕美国策划的敲诈勒索?然而如果这个敲诈勒索是针对共产党人的子女,那就另当别论了。共产党人再怎么共产党人,他们毕竟还是中国人。历史悠久的中国人在世界上是最重视家庭观念,最重视子孙后代的。中国人一向以“无后为大”,现在想搞个“后代”易如反掌,可是要想给后代铺好后路,使得子子孙孙享受荣华富贵可就成为父母的“最大任务”。

**************

    “就这样,我发现了美国中央情报局使用敲诈勒索的办法在控制我们的中央政府,实施他们的和平演变计划!”俞强声绘声绘色地讲完,就一下子沉默下来。仿佛又不存在一样。在场的将军们一个个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古司令员先开口说话。“有点悬乎乎的,你的意思是美国竟然采取这种下三滥的手法控制我们中央政府?你们刚才说的仍然是以推测为主,推测得倒是有些道理。不过就算这样,实际上可行吗?”

    “这可是超级超限战呀!美国人把超限战的研究已经远远搞出了战争范围。”研究超限战的专家胡大校拍案而起,不过马上又坐下来。“很多超限战都停留在理论阶段,就是说如果实行起来的话,困难相当多。就拿敲诈勒索整个国家统治阶层这件事,要实行起来非常之难。历史上有敲诈某个政府中个别成员的成功例子,可是敲诈整个统治党,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呀!”

    龙将军点点头,和蔼地问:为什么?可以说点理由吗?会场稍微活跃起来,大家议论纷纷,不过发言的仍然是以古司令员和胡大校为主。在他们提出了一些意见后,龙将军说道:

    “这件事奇怪就奇怪在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发生。真真假假,扑朔迷离。我在得到俞先生提供的情报后,首先问了自己几个为什么。最后我顺着这几个为什么去追查。你们还记得刚刚提到的16大前后的几起奇怪的贪污腐败案子吗?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中央情报局的计划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为了实行这个计划,首先对排名前几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来了个下马威。那些领导人当然不知道是谁让他们的亲信落马,但是他们却明白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如果要保护部下,无异于暴露自己。中央情报局在这次得手后,并不得寸进尺,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试验性质的。今后如果他们在执行和平演变中遇到困难的话,就会照葫芦画瓢。在紧急情况下,他们甚至可以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服党和国家领导人。至于说到他们为什么没有对当时的政协李主席李木匠下手,那是因为李性格直率,鲁莽,跟本不会忍受人家敲诈。同时,李主席也是当时高层中最倾向政治体制改革的。美国得留一个这样的人,在必要时候出来收拾残局。

    “我也考虑到另外一点,这么如此大的敲诈计划,如果要成功的话,前提之一就是要被敲诈者互相不清楚对方也被敲诈。你想,如果被敲诈者都知道他们被同时敲诈的话,只要一联合起来,来个鱼死网破的话,敲诈计划就功败垂成。特别是在这场敲诈中,卷入的被敲诈者几乎包括所有中国的高级领导人。所以保密就成为计划成功的最主要前提。这就是为什么整个事情显得如此静悄悄的原因。当然我不排除有很多被敲诈的领导人暗中有了怀疑,但是谁敢冒险第一个提出来?万一事情不是他们怀疑的那样,那岂不是自己暴露了自己吗?在现代的中国,共产党人没有这么傻的了。正是被敲诈者的这种心理,才使得中央情报局顺利得手。

    “实行这样的计划的最大障碍是什么?我得说是常识,什么常识?那就是这件事情太奇怪离奇,以致中央领导人按照'常识'跟本不会相信。谁不知道世界各国之间都多少互相掌握着一些对方领导人的秘密,但是和平时期,又有谁会拿出来作为武器攻击对方?加上美国是民主自由的国家,标榜人权,隐私权等。中共高级干部的子女几乎都在西方国家铺了后路,他们不是不知道这点。所以问题就在于,如何让被敲诈者相信中央情报局是认真的。换句话说,如何让被敲诈者坚信,如果他们不按照中央情报局要求的对改革报告乖乖举手同意的话,他们家属和子女的肮脏钱财就会被曝光。

    “他们首先使用了杀鸡儆猴的办法,这就是我前面讲的,计划尚未开始,他们就对党和国家领导人来个下马威。但是这还不够,要知道,这样的计划在美国内部不可能不泄露风声。所以这就是我提出的另外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在美国的情报力量一定或多或少掌握了这次计划。你们知道总参情报部门自从姬胜德被捕后,在美国基本上停止了情报工作。我们逮捕姬胜德后他虽然很觉得意外,可是在他知道自己罄竹难书之后,也立即露出了原形。他威胁说自己已经把所有解放军在海外的情报部署秘密存档后偷运到境外,以被不时之需。他当时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起诉他,总参在外面的情报力量将土崩瓦解。我们虽然不能全相信他,但是从那以后我们也再不敢使用总参的情报力量。何况我们到现在也无法让姬胜德的老婆孩子回国。他们自从姬胜德出事后,就一直处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秘密保护之下。

    “军队系统的情报部门在美国的部署完全瘫痪,这对于美国实行他们的敲诈计划简直是天时地利。不过就我所知,国家安全部在美国有更加强大的情报部署。于是我连续约了好几次国家安全部许部长。他的话让我吃惊,原来从2001年美国新总统上任后开始,国家安全部在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情报小组一个接一个被破坏。美国方面并不是逮捕或者驱逐国家安全部特务,他们只是使用明显的方法向情报小组显示他们暴露啦。于是接下去的短短一两年,国家安全部在美国几乎没有剩下几个情报小组了。国家安全部一度怀疑是内部高层出了内奸。可是国家安全部自从出了俞强声这个叛徒后,就一直实行世界间谍史上最严密的单线联系方式。换句话说,除非国家安全部正局长以上级别的高官成为美国CIA的沉睡者,才会出现当时的大崩溃。国家安全部部长最后告诉龙将军,好在目前国家安全部在美国最重要的一个情报小组不但运转正常,还大量报回非常有价值的情报。

    “我听说后,不声不响地要求他提供那些'大量的情报'给我看一下。不看不知道,看后吓我一跳。原来这些从美国首都发回的情报非常内幕,可以说有一半以上是通天的情报(指直接来自白宫等美国心脏机构),可是上千份情报中并没有提到我们上面怀疑的计划。相反稍微细看之下,竟然发现这些情报都是在某方面配合上面提到的CIA计划的。也就是说这些情报已经被中和,甚至都是CIA直接策划的假情报。例如在中美两国飞机相撞后,他们报回的白宫安全会议记录,我这个美国专家一看就发现了问题。再如,他们的情报中多次暗示美国鹰派要驱赶中国在美国的高干子弟,公布他们的财产等等。这些情报看在中国高级领导人眼里,难道还不让他们胆战心惊的?可是我知道,美国是个崇尚私有的国家,他们什么时候也不会要公布自己公民的财产呀。

    “看到这里,我完全明白了。我们现在,无论是军队还是国家安全部在美国的情报力量不是等于零,反而是副数。就是说我们的领导人获得的情报都是中央情报局提供的!我们上面提到的那个惊天大敲诈勒索计划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可以内外夹攻,让我们高级领导人完全相信,并落入圈套。”

    龙将军虽然经过深思熟虑才讲出这些话,不过仍然有些激动,使得讲话有些跳跃性。他话讲完后,会场每个听者仍然一丝不动。秘书招呼下岗女工进来添茶倒水。笨拙的女工服务员搞了足足五分钟才把每一位的杯子从新加满。等她们退出后,古司令员叹口气:哎,屁股不干净,总有这么一天的。只是还是有些不相信事情发生了。

***********

    龙将军接着说:“这件事情可以追溯到江总书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利用惩治腐败搞掉北京市长政治局委员陈希同。他当时搞得倒是痛快,可是却不知道,那件事是划时代的。”

 

“这我就不明白了?”胡大校问道。

    “你们知道,”龙将军并没有看他,接着说,“毛泽东在位时,他想搞掉一个人,就靠政治斗争,路线斗争。因为他很自信,加上那时他确实代表了共产党的多数意见。所以他统治中国几十年,动不动就搞政治运动,结果他是屡战屡胜。事情到了邓小平那里就不同了,邓小平要改革,他也知道如果搞政治斗争或者辩论的话,他得不到多数党员的支持。于是他发明了不争论,不辩论,对于政治对手或者危害了他统治的极进派,他采取利用政治局小圈子把对手撵下台的做法。这虽然已经没有了当时毛泽东搞政治运动的气派,但至少表明他还控制着政治局小圈子和军队。可是事情到了江总书记的时代,就完全不同了。江总书记既没有毛泽东的政治斗争气派,也没有邓小平的小圈子和军队渊源。要搞掉对手就得另外想办法。当时他搞掉杨白冰父子完全是在邓小平支持下,以邓小平的方法搞掉他们的。可是对陈希同这个北京帮该如何是好?他最后采取了毛泽东和邓小平都不敢采取的办法-------从经济和生活作风入手!

    “殊不知,江总书记的这个自以为聪明的做法却为他自己和中共的未来带来无穷的后患。我为什么说使用经济和生活作风来整人是连毛泽东和邓小平都‘不敢'的?你们自己去想吧!

    “现在回到江总书记使用反对腐败和生活作风堕落的方式搞掉陈希同一事上。江总书记肯定非常得意,靠国家安全部提供的简单情报就把陈希同搞得一败涂地;并且公布陈的罪行时大家都清楚,他这个政治局委员并没有贪污多少,生活作风在中共干部中还算是干净的。这就是江总书记的第二个得意:我既然可以搞掉贪污不很多的政治局委员,那你们这些贪污不比他少的家伙,还敢不对我惟命是从吗?

    “然而他没有想到,他亲手打开了番多拉的盒子,灾难和魔鬼从此被放出来了。江总书记自以为聪明,竟然搞了连毛泽东和邓小平都避讳的事情。他是否想到,中共哪一个高级干部不贪污不搞女人,他们目前虽然害怕你,好象被你镇住了。可是你能保持权力千秋万代吗?你可以平安去世,你的子孙后代呢?他们贪污可比陈希同大得多。你能保证没有人来搞他们?以前毛泽东和邓小平无论怎样整人,但基本上都不牵涉被整人的子女们(不包括政治前途上受牵连),所以毛泽东死后,到现在还被人家供奉在天安门广场的纪念堂里,并且中央现在也决定把他的稿费发放给他的后人。但是江总书记想搞陈希同,竟然从陈的子女陈小同入手,最后把父子两人都打入大牢。真可谓狠毒之极。这种斩草除根的搞法事实上把江总书记自己逼到墙角。试想,从他打倒陈希同后,他还可以平安一天吗?除非他断子绝孙,否则他的后代迟早被人送上断头台。这也就是在他搞掉陈希同后,他不可能在有生之年放弃权力的原因。他不是为自己,而完全是为了他的两个儿子。他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安排自己的亲信进入第四代,还要控制第五代,因为那时虽然他死了,他的儿子和孙子还活着,当然除非他们到美国这样的有法制和自由的国家生活。

    “上面说的是对于江本人来说,江靠反腐败搞掉对手的影响对于我们党和国家就更加巨大。从那天后,政治斗争这个词就成为历史了,每个高级官员都在为自己的子女找后路,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贪污的财产转移海外。你们想,陈希同都因为几百万而被打入监狱,那么中共高级官员中谁还有安全感?可以这样说,正是这种转移资产使得中央情报局有利可图,最终开始使用敲诈的手段改变我们国家的性质。当然江总书记的行为还有另外一个影响,那就是使得共产党都学会了使用贪污腐败达到某种目的。”

************

    会议由于太紧张,大家都忘记了休息,有几个将官中途去上厕所,不过古司令员注意到,他们回来时,后面已经换成了龙将军配备的“警卫员”。司令员知道,不好的预感已经成为现实。龙将军在说到前江总书记时的口气越来越不敬。待看到几位将军上厕所时有尾巴,他就知道今天可能要把事情搞清楚才可以全身而退。他猜测不出眼前这位情报头子要干什么,军事政变是不可能的,在座的只有他是大军区司令员,剩下的没有几个是带兵的。那么还有其他什么办法?眼前的情报头子更加象个文人,他都怀疑这个家伙是否会打枪。

    古司令员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觉得这几年中国的变化是好的。可他自己竟然在这个变化中始终被蒙在鼓里,心中很不是滋味。那些贪污犯却在成为改革的舵手。历史太不公平了。会议室由于没有窗户(为了保密和防止远距离窃听),烟雾消散完全靠空调,空气非常污浊。

    这时龙将军还在那里自言自语:“共产党人参加革命都是提着脑袋的,谁都不怕死。当然更加不怕政治斗争。可是自从前江总书记以惩治腐败为名把陈希同父子关进牢房后,中共每一个领导人都不约而同的改变了信仰:从此他们是为了子女而干!!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贪污是为了子女,以反贪打击对手也是为了子女;转移财产到海外更加是为了子女,当然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是为了子女,抓住权至死不放也是为了子女----------。可惜看出这点的反而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于是他们设计了这样一个计划,他们让共产党高级干部选择,是给中国人民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还是让他们和子女的贪污行径曝光。这种选择难道还不会吗?”

    “可是,”古司令员打断龙将军,“我很难想象美国人会设计出这样的敲诈计划,你刚才不是说国家安全部在美国的情报人员已经被收买吗?我想他们中可能有人出谋划策。”

    古司令员的话让龙将军沉思,他对美国的了解不比美国任何一个公民少,他当然知道这个计划不可能是美国那帮家伙可以想出来的。策划者肯定另有其人。俞强声已经告诉他,中央情报局的中国问题专家兼副局长亲自向他请教中国的家庭伦理关系的事。这说明他们是想证实什么。这也说明他们对于计划其实是半信半疑的。不过,是谁策划的有什么关系,关键是,这个计划好象已经进行到很深的程度,不可逆转了。

    十六大时,他因为得罪高级干部而和国防部长一职擦身而过。现在那帮腐败透顶的高官竟然在带领中国走向民主自由,正在创造历史。而他自己却完全被排除在外。原因吗?只是自己不贪污而已。这真他妈的岂有此理!!事情不能就这样结束。他清了清嗓子,提高声音说:

    “你们知道为什么叫你们来吗?”

    大家面面相觑。

    “因为我不知道这个计划进行到什么程度,到了哪个层级。所以我无法相信任何人。但是由于这个计划卷入的都是有贪污腐败证据掌握在人家手里的人,所以我知道我该挑选什么人来商量。你,古司令员,”龙将军指了指古司令员的方向,“在香港驻军时,有多位港商以月薪上百万的港币要请你的子女和家属到他们公司‘任职',结果都被你拒绝。你在广东任军区司令员多年,不但有效制止了军队走私,还两袖清风。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的两个孩子和你老婆所有人的财产加起来才八十六万人民币左右,对不对?”

    古司令员头上差一点冒出了冷汗,眼前的情报头子原来并不象他的外貌那样柔弱。他突然想,既然军队情报部门在海外的情报网络已经陷入瘫痪,那龙将军这个情报头子这些年都在干什么?真可怕,原来他都在军队内,国内搞他的情报网。这时他听到龙将军已经讲到其他的人了。

    龙将军几乎一一指出在座各位的收入和支出情况,以及他们多少子女,在干什么工作。当然在座的有三分之一是象科学家中将一样的没有子女后代的。

    “我很遗憾,我竟然只能找出你们这十几位。其他的我都无法信任,也就是说他们多少有不干净的地方。”

    大家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显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以龙将军神通广大的能力,竟然只找出这么几位军衔参差不齐的杂牌军,可见整个解放军系统已经腐烂到什么地步。他们这样想着,不觉害怕起来。

    “我让你们来,是信任你们。你们可以现在走出这个会议厅,不过我保证你们都不知道走到哪里去。就象目前我们的国家,不知道到底走到哪里一样。你们是否注意到,我们刚才的设想都是说美国中央情报局计划是逼迫中国走向民主,因为我们是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推测的。可是这毕竟是推测,又有谁可以保证,美国人真这么好心?难道他们真想把中国变成繁荣富强的民主国家?我们未免太天真,如果他们在最后一刻改变计划,把中国四分五裂,或者把中国变成一个出口廉价资源和劳力,永远无法强大起来的病态国家的话,又怎么办?到那时谁有能力回天?如果明天CIA强迫中央领导把西藏,台湾,新疆甚至东北三省分裂出去,那些领导人有能力阻止吗?---------”

    “天啊,”超限战专家胡大校惊呼出来,“原来我们都一直一厢情愿地推测他们的最终目的。您这样一点拨,我才发现,我要是美国也不会那么傻瓜呀。把你中国变成繁荣富强的国家,没门!他们现在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们知道没有这个能力。一旦他们有点石成金的能力,我保证他们绝对不会真正为中国人着想。”

    “不错,因为他们是美国人,他们当然要为美国人着想。”龙将军站起来,“所以我们必须阻止美国人继续实行这一计划,或者可以这样说,我们要把实行这一计划的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就凭我们?”古司令员不无嘲讽地扫了眼会议室。“我得先声明,凭我一人力量,我连自己的军区都调动不了。”

    哈哈,科学家中将也笑起来,”我到可以让所有的核武器的密码乱套,不过你们不想用核武器吧。哈哈”

    龙将军看到会场上两个最有权威的将军的态度,皱了皱眉头。他转念一想,就强忍下来。他平静地挥了挥手。

    “使用军队制止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阴谋是唯一的办法。因为据我掌握的情况,目前所有政治改革经济改革都是在政府部门,人大部门进行,并没有涉及到军队。这就是说军队中的高级干部还没有受到来自美国的敲诈威胁。”

    “那又如何,”古司令员有点质问地大声说,“难道我们可以调动军队吗?要从实际出发。稍微不慎,就是军事政变。我想你是知道苏联巨变前夕发生的克格勃政变吧?那些家伙到现在还在坐牢呢!”

    “我们别无他法!”龙将军声音平静得让人害怕,会议室里这时只有他一人的声音,“我有方法控制整个军队,如果我现在发动军事政变的话,那么四十八小时内,整个军队就会听我的指挥!”

    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古司令员突然感觉到眼前的情报头子实在太可怕。他明白过来,冷汗终于流了出来。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四五个全身武装的校官出现在门口,他们手里都端着新式冲锋枪,古司令员稍微一瞟就知道,任何反抗只会持续三十秒。这些校官都是精心挑选的杀人机器,他们手里又都拿着最好的杀人机器。龙将军这时站起来,满面歉意的对古司令员解释道,“古司令员,你知道这些年我卧薪尝胆,默默无闻地在国内军队内部部署情报力量。几年下来,我已经掌握了所有少将以上级别军官的贪污腐化堕落的铁证。我只要把一个个小信封往他们面前一放,他们都得象狗一样跟着我冲锋陷阵。你们在场的各位在军队中都很有影响力,你是军区司令员,他是掌握核武器所有秘密的科学家,连胡大校的影响力也不可小看,他在少壮派军官中的号召力不小于国防部长。不过我遗憾的发现,你们不但两袖清风,连女人也不沾边。你们太完美和有影响力啦。如果我要指挥军队抗击美国阴谋的话,我想,你们在场的各位反而会碍手碍脚,不是吗?看在挽救国家的份上,你们应该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古司令员,为国家牺牲是光荣的!”

“你要怎么样?我们可以坐下来谈,我们可以合作。”

    “嘘,”龙将军的嘴巴挤成屁眼形状后举其手,用一根指头在上面一放,作了一个美国式的安静表示,“对不起,我真无法和你们这么清正廉价的人合作。你看,中国已经乱了套,那些贪污腐败的家伙正在改革,而我们要利用军队中贪污的将军们阻止美帝国主义的亡我之心。至于你们这些凤毛麟角的正人君子,我真是找不到可以如何让自己信任你们。委屈你们了,等革命成功后,我不会亏待你们的家属子女的。”

    在场的将军们并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古司令员想冲过去抓住龙将军。但有个冲锋枪隔住了他。龙将军已经退到门口。他用手去拉门,一下没有拉开。秘书也过来拉,结果还是拉不开。秘书马上低头输进密码,可是没有听到齿轮磨合上的声音。这时,龙将军回头看到陷入沉思的俞强声,突然感觉到不对劲。他大声喊叫了一声,随即意识到这是超级保密会议室,里面打枪外面也听不到。何况外面只有下岗女服务员。他和俞强声几乎同时预感到大事不妙,两个人都一时间面如死灰。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会议室那头墙角传过来,“别费劲啦,你们都出不去啦。还折腾什么?国家都被你们折腾成什么样子啦,你们才是中国的邪教呀!”

    这声音平静中带点急促,房间所有的人都被这女声吸引过去,可是慌乱中没有发现人。两秒钟后,还是俞强声,古司令员和龙将军发现墙角下面的下岗女工服务员。他们都怔在那里,那个女工的姿势有些不可思议,她莲花打座坐在那里,面上一片祥和,两手的莲花指纹丝不动。古司令员惊奇地发现,这么多年镇压,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些教徒打座的姿势会如此美妙。龙将军一定也有同感,不然他一定会疯狂冲上去把那莲花指头间的引爆线抢过来。只有俞强声在想,中央情报局真有长进呀?

    北京西山国防部第二招待所的隔音如此过关,外面的女工招待员后来证实,只有一生闷屁一样的声音传出来,结果里面二十几人就被炸得粉身碎骨,怎么也并不成全尸。人们始终也没有搞清真相!

 

下一章>>

 

民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