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文学

民运文学>>

008在行动

第十八章: 全球追杀令

 

    2007年12月20日,离开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只有四天时间。

    十七次代表大会已经一再推迟,最后决定于12月24日,也就是西方人的圣诞节这一天召开。云飞扬和丹尼尔知道,选择这一天是为了让西方不至于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而手忙脚乱。因为这次会议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共产党总书记,政治局和全体中央委员将作出彻底修改党章,结束一党专政的决定。无论是国外和国内对于这次的决定如果反应过于激烈都是不利的。在平和的圣诞气氛中举行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008计划已经顺利完成,至少丹尼尔是这样认为的,经过白宫同意,008小组已基本停止运作,大家都处于休假状态。然而丹尼尔却没有和云飞扬谈过这件事。感觉到计划已经被”中止”的云飞扬这些天突然陷入极度的烦躁不安之中,一反他沉静的性格。他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脸上整天茫然若失,有时还自言自语。这一切都看在丹尼尔眼中。认识组长云飞扬六年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最让丹尼尔担心的则是云飞扬那时而兴奋期待,时而绝望无奈的情绪变化。在私下和春霞商量后,丹尼尔决定在最后几天搬过来和云飞扬一切住,他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春霞,搬过来和组长云飞扬住。组长的妻子和孩子已经搬离华盛顿,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我们会成功吗?”

   这已经不是云飞扬第一次这样问,不同的只是随着12月24日的逼近,每次问话的口气都显出越来越多的焦躁和不安。

   “六年来我们不是一直以为我们会成功,并一直为此努力吗?飞扬,你应该有信心才是。”丹尼尔安慰道。

   “你说我们一直相信会成功,可是我问你,我们真会成功吗?”云飞扬逼视着丹尼尔。

   “你一定要我说‘是'还是‘不是',那么我只能说,我不知道。你比我更加了解中国共产党,你本身就是他们的一员。你难道不是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吗?”丹尼尔觉得对于精神即将陷入崩溃的人,最好实话实说,否则四天后如果出现不测,云飞扬会彻底崩溃的。他停了一下,接着分析说:“按照你的了解和我们这些年的实际运做,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人应该是知道作出正确选择的。不过就象我一直没有办法彻底了解你一样,我对中共的掌握也是模棱两可的。他们既然可以培养出你这样优秀的特务,难道不可以培养更多对付你的人吗?

   “我认为在这次大抉择中六千万中共党员分出了三个阵营,一是那些最腐败堕落的份子,目前都有权有势,占住主要领导岗位。他们是我们主要利用的中坚力量。他们的子女家属贪污了大量国家资产和人民血汗,现在会不惜一切保住这些。所以都会选择我们给他们指定的道路:结束共产党的生命。何况,结束共产党的生命实现资本主义制度反而使得他们贪污的大量肮脏财产合法化,何乐而不为!与这些贪官污吏同样值得‘依赖'的正是共产党员中的部分清正廉价官员,他们真心实意要为人民做事,其中包括原来的国家安全部贾部长,现在的最高检查院院长,反贪局共和国刘元帅之女刘立英等一大批共和国卫士。在这次事件中,我们相信他们会分辨是非的。从长期来讲,他们将是中国未来的希望,也是我们预期较长期打交道的对象。

   “糟糕的倒是是另外一批共产党人,他们表面清正廉价,或者真正因为没有机会贪污还在那里司机而动。他们知道共产党是一个超级腐败集团,于是加入共产党就好象是一种赌博,或者文明的说法就是对共产党进行投资。他们的投入进去的资本就是自己的人格和良心,他们加入共产党后就良心泯灭,道德败坏,一心一意赞营向上爬,爬上去后就抓住机会抓权捞钱。可惜的是他们还没有最后得手,所以我们并没有多少他们腐败贪污的证据,这也使得他们在生活中道貌岸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部分人中以‘年青有为'的人为主,其中包括大量的为中共政权摇旗呐喊的精英学者,甚至还有很多从海外投诚回去的民运人士。和广大中国民众不同,他们认为自己已经一脚踏进了精英共产党集团,而他们心中又明白共产党集团是世界上最快令人名利双收的腐败集团,所以他们最不甘心这个时候共产党政权被人推翻。”

   丹尼尔一口气说出自己的顾虑,云飞扬只是默默听着,默默度着步。过了一会,云飞扬停下来,看着胆尼尔。“你分析的很对,不过你忘记了中国还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这次决定推翻共产党政权还轮不到那批精英学者发言。按照共产党的代表大会程序,只要二千二百名党代表举手同意,中央政治局又无法反对,那么就可以决定了。跟本轮不到六千万党员。”

   “如果这样的话,就简单了。这些身据高位的政治局委员和中共中央委员们几乎十有八九是贪污犯。我们都做了‘工作'。”丹尼尔显得有些高兴,“这样说,我们的计划不就一定成功吗?你还在哪里瞎操心什么?”

   “不,”云飞扬布满血丝的眼睛暗淡下去,“我是担心那些腐败的高官。008计划实行这么多年,他们不可能没有察觉。如果他们中有人率先点出CIA的敲诈勒索计划,并且大家突然抱成一团,来个鱼死网破,那会怎么样子?你想了没有,共产党历史显示,只要他们抱成一团,就坚不可破,一旦分裂则可以轻而易举各个击破。如果他们同时了解到都被敲诈,他们就说抱成一团。更加糟糕的就是,从此以后他们会撕破社会主义的遮羞布,更加肆无忌惮地对中国人民敲骨吸髓。那么我云飞扬不就成了千古罪人!!我会死不瞑目的!!”

   “哦,那些贪污狗官们难道舍得他们在西方的子女和资产了吗?”丹尼尔极其不自然的笑着说。

**********

   云飞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动作冲到丹尼尔面前抓住他的衣领。竟然把体重重过自己将近一倍的丹尼尔拉了起来。丹尼尔一时愣在那里,他知道当一个人愤怒时,力量会成倍增加,而当一个人绝望时,则可以完成平时不可能想象的动作。他从云飞扬的眼睛中看到了愤怒和绝望这两样东西,所以他乖乖地任凭云飞扬处置,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语言几乎是从云飞扬牙齿中一个一个咬出来的:

   “丹尼尔,你告诉我,008计划已经结束了,是吗?”

   丹尼尔面无表情,但是他心里一紧,知道终于要回答这个问题了。他思忖着,又听见云飞扬咬出的一字一句:

   “丹尼尔,看在春霞的份上,你告诉我实话。到底什么是008计划?008计划到底存不存在?”

   “先放开我!”丹尼尔轻轻拍了一下扯着自己衣领的云飞扬,由于有力过头,云飞扬的手颤抖着自动松开。他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茫然无神地看着空气。喃喃自语道:告诉我,你告诉我--------

   丹尼尔轻轻说:“我们一起为008计划工作了整整六年,合作无间。现在你问我这个计划是否存在?让我如何回答?”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丹尼尔先生!”云飞扬还是没有看他。

   “你让我说实话!”丹尼尔微微提高了嗓子,看到云飞扬无力地点点头,他心中一阵难受,他现在也有些糊涂,眼前这位打进美国心脏的中国共产党特务难道还不了解美国吗?难道世界上要两国国家,两个民族互相了解真这么难吗?他一直在心中希望云飞扬知道这件事,但自己又一直回避和他讨论。现在终于要讨论这个问题了。丹尼尔反而平静起来。

   “四天后中共第十七次代表大会可以给你答案。如果我们成功了,那么008计划就存在,但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么跟本就没有什么008计划!”

   丹尼尔也回避着组长吓人的眼光。自顾自解释着。原来组长提出的008计划正是结合组长和CIA掌握的中共高官的腐败贪污证据,要挟这些高级官员,威胁他们如果不按照CIA设计的(很多为海外民主人士和学者研究提出的)中国改革之路举手投票赞成的话,就暴露他们的不义之财,海外家属子女的资产以及高官们腐败堕落的犯罪事实等等。当时以总统,副总统和丹尼尔为主的三人觉得计划有一定的可行性,于是就委托丹尼尔为组长实行“008计划”。

   然而云飞扬提出的008计划包括两部分,一部分就是威胁高官,第二部分则是在高官们不就范时,真正把威胁变成现实。其中包括使用美国高科技把这些高官贪污受贿敲诈人民的犯罪事实传达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美国CIA和五角大楼有能力在24小时内瘫痪全中国的收音机和电视广播,并在接下来的十小时内让所有中国卫星覆盖的地区和有电力有电视和收音机的地方自动接收到由超强发射卫星输送的新闻!这些内容将在草天复第二部小说中详细披露!),并且冻结所有共产党副部级以上干部的海外资产,并驱逐所有副部级别以上高级干部的在西方和海外的家属子女。如此同时,宣布中国为交战国,要求所有在西方境内的中共干部子弟和家属没有入籍的必须回到中国,入籍的必须宣誓效忠美国,并且加入到对付中国共产党的自由之战中!

   可是,丹尼尔解释道,这个所谓008计划的后面部分是美国政府完全没有考虑的。连热衷于推翻中共政权的正副总统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使用这样的“超限战”来对付中国。当然除非中共挑衅美国。所以丹尼尔说云飞扬提出的008计划几乎是不存在的。现在实行的008计划完全是一个虚张声势的恐吓计划而已。如果共产党高干不吃哪一套,美国不可能再进一步走下去。更不会象云飞扬提出的那样,使用这些”侵犯人权”的方法去推翻中共政权。丹尼尔感叹道,云飞扬确实很理解中国,所以才提出了使用敲诈高干子女的方法来达成让中国民主的目的。因为在中国,无论你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还是民主党,你心中最重要的始终是你的子孙后代。可是,丹尼尔问道,”你知不知道,在美国,政客们最关心的是什么?”

   云飞扬一时答不上来。

   “是他们的权力,政治权力!”丹尼尔说,“为了权力,他们可以牺牲自己的子女。你可以看到那些政客为了政治,经常把自己的家属子女拿出来作挡箭牌。他们平时关心中国,关心中国的人权,也都是从对自己的权力有利的前提出发的。不管是美国政客还是美国人民,他们也许会为中国人民的苦难流泪,也许会在需要的时候一边晒太阳浴,一边参加抗议北京的对自己人民的镇压。可是美国人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关心中国的。千万不要奢望美国人会为了13亿中国人的幸福而牺牲哪怕一点点美国人自己的利益。人权在美国就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保护美国公民更是美国人的利益之所在。所以要想美国人为了十三亿中国人而对付那些已经入了美国籍贯的中共高级干部子女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这些年,我作为中央情报局副局长,伤心地发现,美国人越来越喜欢中国现在的这个样子。他们渐渐认同了你们前江总书记的口头禅‘世界如果都一个模式不是很单调吗'。是的,世界如果都象美国这样民主自由繁荣富强,那我们美国人还有什么可自豪的?就让这个世界多样化吧,如果中国愿意生活在集权社会,关我们屁事。就让他们的人民经常憋死在偷渡的集装箱里来不时提醒美国人民生活得多快乐吧!就让中国社会发展成畸形的,这样我们美国人可以过去度假,好象逛动物园一样,看看上古时代的农民怎么样子生活!就让他们人民向往美国,这样来自中国的大量美女可以为了一张绿卡随便翘起自己的屁股让美国的贫下中农干!就让中共的腐败官员把中国人民的血汗钱转移到美国,支持美国的资本主义建设!就让-----”

“停止,你这个杂种!”云飞扬暴喝一声。

   “你不要再激动,云飞扬,我警告你!”丹尼尔严肃地说,“我希望你冷静。这么多年,无论你们海外的民主运动,还是现在的你,都在骨子里有一个潜意识,认为你们要改变中国,是符合美国利益,所以就指望美国全力以赴地帮助你们。我原以为你比海外的民主人士要更加有见识一些。你们在关键时刻不要指望美国。六年前,你如此聪明,竟然利用总统,副总统和我三人的弱点让我们接受了你的奇异想法。我想那时你就已经明白,我们执行008计划完全是为了美国,为了我们。甚至可以残酷一点说,和中国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也同样希望你理解,008计划到此已经全部结束,该做的工作我们都做了。至于中国中央政治局和两千多个共产党中央党代表是否相信我们的敲诈威胁,我们已经无能为力。四天后,如果成功,我们就赢得了一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争。如果输了,地球照样转动,我们照样上班,你明白吗?”

   “我明白,但我不接受!”云飞扬咬牙切齿地说,“如果输了,那些共产党禽兽就会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地压榨我的同胞,我的父老乡亲,我的兄弟姐妹们。并且这些压榨将造成比以前更大的精神痛苦,因为这些年我们已经在民众中唤醒了民主自由平等的欲望和信念,大多民众不再象以前一样浑浑噩噩地接受共产党的谎言。可是在共产党更加残酷的镇压下,他们也无法抗争。于是就遭受更加大的肉体和精神双重压迫。而这一切却都是因为我云飞扬---------,事情不会这样完的!”

x**********

   2007年12月23日晚,正好是北京时间圣诞节的早上。丹尼尔带领大队CIA和FBI特工冲进云飞扬公寓逮捕他。然而当丹尼尔看到从电脑桌上抬起头朝自己苦涩一笑的云飞扬时,就知道来晚了一步。他恨不得顺着电话线把云飞扬刚刚发出的信息追回来。可惜互联网就象番多拉的盒子,自从美国国防部和白宫把他释放出去后,连他们自己也无法控制它。丹尼尔让特工们把云飞扬手脚都拷的死死的,然后迅速指令电脑专家火速检查电脑。他自己则思量评估着形势。

   对云飞扬精神状况担心的丹尼尔找到赵建军寻问有关情况,赵建军在交谈中无意透露了组长云飞扬一直控制着大概两到三亿港币的秘密帐户。这让丹尼尔极度不安起来。因为过去六年对云飞扬的监视显示,云飞扬的开支清清楚楚,有很多时候还过得有些紧张。六年!竟然没有一次显示自己有这笔巨大资金。为什么?赵建军透露这个情况,是以为组长已经把钱用在了008计划。因为组长当时就是这样说的。可是008计划执行起来后,所有经费都是从CIA的情报和行动经费里开支的,云飞扬并没有交出这笔钱。那么从他生活上看,他又没有贪污这笔巨款,他拿这笔钱干什么了?

   丹尼尔突然觉得不寒而栗:难道云飞扬的008计划还有另外的内容?!过去两天,丹尼尔紧张地寻找答案。这时中央情报局和FBI的两份报告引起了他的注意,两份情报都显示,全球各地的职业杀手两个星期前都突然处于冬眠状态。丹尼尔再清楚不过,职业杀手处于冬眠状态就意味着在做暗杀前的准备。可是谁可以同时动员全球职业杀手?这些职业杀手大多独来独往,互不往来。他们不可能互相串联,更不可能同时执行一个任务,那么谁可以同时找到他们?又同时可以请得起他们?并且又同时有如此分布于全球的暗杀任务让他们去完成?

   云飞扬!组长云飞扬!中共特务组长云飞扬!008计划策划执行小组副组长云飞扬!天使云飞扬,魔鬼云飞扬!!

   世界上的黑社会和职业杀手目前主要有西方和东方之分。西方的大部分材料都在CIA掌握之中。当时云飞扬曾经以008计划合作为由获得CIA档案中的杀手资料。CIA虽然掌握着诸如黑手党等西方黑社会和职业杀手,可是他们对于目前日益壮大并且迅速蔓延全世界的华人黑社会三合会之流以及亡命海外的大圈帮职业杀手却掌握有限,可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对此一清二楚,很多时候还利用这些华人黑社会做”爱国”情报工作。云飞扬正是国家安全部王牌特务!丹尼尔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儿比云飞扬知道更加多的全球职业杀手的信息了。

   一个国际高级职业杀手的佣金平均一个人头一万美金,雇佣全球将近1000名职业杀手费用将近一千万美金。世界上有哪个富翁会靠这种办法杀人?那些整天想杀人出气的家伙,一般却是身上不会有超过一百块美金的穷光蛋。云飞扬目前却正是充满仇恨,并且有这个财力的富翁。

   世界上又有什么样的暗杀任务是全球性质的?没有,绝对没有。不,有一个:世界上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共产党干部家属和子女,就有他们转移的中国人民的血汗钱。也就有云飞扬的暗杀对象!天啊!云飞扬掌握着散布在世界各地地的中共干部家属和子女的详细情况!

   丹尼尔想起了几年前的发生在旧金山的湾区谋杀案。

   丹尼尔突然又想起了俞强声警告他的,魔鬼和天使!云飞扬这个魔鬼,他竟然草菅人命,要屠杀所有中共贪官污吏的海外家属和子女!那里面可是有无数个美国和欧洲的公民呀!

   电脑已经检查完毕,云飞扬刚刚上网达一个半小时,共向世界三千六百多个大型网站发出了不明信息,并通过广告公司向全球一百多万个电子用户发出了邮件。这一切都说明,除非在十五分钟内废除(或暂时瘫痪)全球互联网,否则云飞扬发出的信息一定会到达被他雇佣的杀手手里,并且看他发出如此多邮件来看,很多指令都是多处发出。并且别说十五分钟,就是十五个小时,十五天也无法关闭全球互联网。对于全球经济和国际关系,强行关闭全球互联网无异于核子武器大战。现在唯一的方法,解铃还需系铃人。好在FBI和中央情报局在抓间谍时都随时带着这类人才和设备。是的,只有这唯一的途径!不起,云飞扬!丹尼尔心中有些歉疚。

   无论使用什么非人的办法也要让云飞扬开口收回全球追杀令!只有他知道如何发出的,也只有他知道如何取取消。

   丹尼尔朝云飞扬走过去时,决定先使用五分钟时间说服云飞扬。云飞扬正被三个体魄高大的FBI特工紧紧挟持住,仿佛怕他挣脱脚链手铐似的。丹尼尔示意特工们稍微放松一点,让云飞扬可以喘气。云飞扬脸上表情有些暧昧,似笑非笑。丹尼尔决定开门见山。

   “云飞扬,说服你是徒劳。我只是告诉你,你发出暗杀这么多人的追杀令,很多还是孩子妇女,你可以良心平安吗?好,不说良心。你以为被你追杀的人的那些贪官污吏的父亲会放过你的妻子和孩子吗?我们没有办法保护你,知道吗?想想你的小云子,他才几岁,还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就要被人追杀,并且以中共全球人力物力,他们一定成功。你想一想,连那些没有人性的贪官污吏都有保护自己子女之心,你难道比他们都不如,你难道是魔鬼吗?不要自己的亲生骨肉吗?收回你的命令,我们保证你,你妻子和小云子的安全。快点说出来好点,否则你一回还是要说出来的!”

   云飞扬还是似笑非笑,声音有些飘忽地好象自言自语,断断续续:“今天是这里的23日,也就是说我家乡中国已经是圣诞节了,是吗?你们那么信上帝,庆贺圣诞节,你能够告诉我圣诞的精神吗?”

   丹尼尔不耐烦地瞪着云飞扬,没有吭声。

   “我告诉你,丹尼尔,上帝是最伟大的,他让你们这些西方人崇拜是有原因的。因为为了救人类,他不惜牺牲自己的亲生儿子耶和华,圣诞节也正是上帝的儿子蒙难的日子。告诉--你--,如果有必要,我也会牺牲自己的孩子来挽救我自己的同胞。我很遗憾,你把我和那些贪官污吏象比。”

   丹尼尔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他突然涌出无限的迷茫。一时分不清眼前这个把自己和上帝相提并论的云飞扬到底是魔鬼还是天使。

   不管他是什么,现在要使用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所发明的最好的行刑逼供的方法让他开口。

   云飞扬大概也注意到丹尼尔的手势,他微弱地指了指自己的口袋,慢慢合上眼睛,随即头软软地偏下来---------

   “他自杀?”FBI特工喊叫一声,大家忙乱起来。丹尼尔茫茫地走过去,从云飞扬刚才指的口袋中掏出一个信封。他迫不及待地撕开,信是写给他的。

**********

   亲爱的丹尼尔:

   我不是自杀,我吃了混合三倍安眠药和安他几率以及少量氰化物的药物。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你们无论受用什么办法,是无法让我在三天内清醒过来的。不要再费力气了。我知道,只要是人类,没有人可以抵抗你们的逼供而不透露秘密,所以我只有出此下策。只是希望你不要认为我贪生怕死!

   你一定认为我草菅人命吧,你一定认为我是魔鬼吧?不错,从你们西方的标准来看,我确实是邪恶的魔鬼。不过我不是西方人,我虽然生活在西方,我的心永远留在了那块叫中国的地方。如果你愿意和我分享哪怕一会儿那块土地上发生的事情,我会欣慰之极的。

   死?干我们这行的都是置生死于度外的,我也看过无数打打杀杀,生生死死的惊险场面,可是在我印象中,只有一次死的记忆。那是我小时候,发生在我们公社的事情。有一天,我们公社养的一头猪被人偷走了。公社干部就四处分头寻找。最后在十几公里外找到偷猪贼和那头大花猪。他是一个20多岁的农村小伙子。他被抓回来后,大家决定把他手臂朝后吊在会议室里。我的家离会议室很近,那一晚,我就一直听到那个年青小伙子在哭喊求饶。他还不停辱骂自己,后来声音渐渐沙哑了,就低声哭喊,并哀求大家他好难受,只要放他下来,他愿意象猪一样被杀掉供大家吃肉,不过会议室已经没有大家了。后来我听到那声音渐渐小下去,也就迷迷湖湖睡着了。第二天上学时,我才知道,那个小伙子活活吊死在办公室。由于那时死一个人并不比死一头猪大件事,并且法不责众。很快大家都忘记了这件事,我忘记得当然更加快。

   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大学开始一直到现在,那个小伙子被吊在办公室哭喊求饶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在我脑海。我不知道那个小伙子长得什么样,可是我却觉得我们如此亲近。并时时感觉到他就在我身边。

   这就是我对死的唯一一次记忆,我相信一个人一生都有这样的唯一。别人听起来普普通通,平平常常,可是对于当事人,却刻骨铭心。我给你讲这个故事,并不想说明什么,因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故事到底能说明什么。我也许只是想告诉你,我对生与死的看法早在冥冥之中形成了。

   在我的国家,生命确实没有象你们这里那样受到重视。每一年中国都有将近三十万人自杀,数字是全球平均的2。5倍还高。可是我们的政府根本事漠不关心(事实上很多自杀的群众是在对政府的抗争中感到绝望才结束自己的生命的)。还有,我私下作了统计,中国每年因为小笔财产(低于十五美金)纠纷打斗而丧失的人数有12万;因为小偷小摸被人活活打死的案子虽然逐年在减少,可是2001年仍然有4。8万起。还有散布在大城市里的盲流妓女每年死亡人数达到17万,失踪的有32万起(部分可以找回来)。更由于甚者,政府也在杀人,中国不但是世界上死刑执行次数最多的国家,就按照人口平均中国政府也是连连夺得杀人冠军奖牌的。

 可是上面这一切死亡比起另外一个却都小巫见大巫。那就是因为贫困而死亡的人。在中国每年因为贫困造成营养不良,或者因为贫困无法延医治病而死亡的人远远高于三百万。政府跟本不敢统计呀!仅仅河南一地2001年就有六千人因为无钱治病而把病人拉回家等待死亡!更不用说那些跟本无法上医院的。这里说的所有病人的病都是可以治愈的。

   这样说,你对发生在我的国家的死亡是否有了较为全面的认识。不过上面那些数字,三十万,三百万,你听起来可能很抽象。具体一点吧,上面那每一个数字都是一个象我一样的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我的兄弟姐妹。也是我当时一出学校就发誓要保护,要服务,要为之奋斗终身的人民。

   你经常开玩笑叫我”中共特务”,知道我为什么不纠正吗?因为我确实是中共特务,是中国共产党教育培养了我,是他们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一直不停灌输我们要为人民为国家贡献一切。他们可能自己都不相信,这是心中知道这是假,大,空的谎言。可是谎言在我面前重复一百遍也就成了我为之奋斗的真理。现在,就是我为中国人民献身的时候。

   只是我的敌人却是共产党本身!

   丹尼尔,如果有这样一道投资题目,你如何回答?投资一万美元,可以赚回平均五百万美金的回报,你做不做?

   改革开放这些年,中国经济确实有长足的发展。可是同每年GDP超过7%的增长相比,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却是微不足道的,更何况大部分农村和工业区的人民生活水平相对来讲反而是下降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社会积累的财富都集中到少数人手里,人民的血汗都被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们搜刮去了。并且最糟糕的是,他们为了子孙后代长享富贵,都把资产转移到了海外。无可奈何地说,就是贪污,你把贪污的钱用在中国也还算是作了部分补偿呀。你知道吗,虽然邓小平开始就一直鼓吹”致富光荣”,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这光荣只属于共产党。普通的民众哪里有机会致富。在现在的中国,百万富翁竟然有高达90%的是靠权钱勾结,靠贪官污吏的各种关系。人民始终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些年转移到海外的中国人民的血汗,你知道有多少吗?多如恒河沙数,无法计算。

   如果这些钱都回流到中国,那么中国的经济发展将解决了资金问题,势必更上一层楼。

   今天中共第十七大就要召开了,我象你一样不清楚他们做什么决定。一般来说,在暴露他们的贪污劣迹和选择造福中国人民之间,他们应该知道怎么选择。可是选择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也就是永远断了他们利用共产党一党专政剥削敛财的后路。如果他们”清醒”的话,很可能负隅顽抗,作垂死挣扎。而一旦他们抗拒,我们的008计划就宣布彻底失败,对不对?对于你来说,那只是众多计划中的一个,多花几天总结一下就可以了,毕竟连国会都不清除有这么个计划,不是吗?可你知道那对于我,对于十三亿中国同胞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既然这些贪官污吏不愿意退出,妄图继续搜刮民脂民膏,那么我就不能坐视不管,我想共产党现在应该后悔他们用于欺骗人民的教育,毕竟是他们教育了我们这一代,要为人民奋不顾身,要对敌人毫不留情!只是我现在才知道谁是人民的敌人!

   我早在一两年前就开始秘密接触全球的职业杀手,并且以高定金和佣金的方式让他们逐渐掌握我交代给他们的目标,随时通过互联网接受信息。正如你猜测的一样,我已经发出全球追杀令,命令是复式发出,你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如果这两天中共十七大传出的官方消息证实中共继续负隅顽抗的话,那么散布在全球,互相独立的一千三百六十五名职业杀手就会按照我提供的名单把那些贪污赃款达到五百万美金以上的干部子弟家属全部消灭。

   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窝藏在海外的巨额资金才可以回到国内他们的继承人手里-------就是那些贪官污吏手里。你是否可以想象一下,五百万美金可以挽救多少因为贫穷而死亡的中国人吗?这五百万美金可以让多少农民兄弟过得象人一样的日子?这五百万美金可以让多少下岗工人笑逐颜开吗?这些回流资金一定会成为国库资产的,因为没有哪一个贪官污吏敢继承或者可以继承这些钱。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当贪官污吏的子女都被清除干净后,他们再怎么也无法封锁消息了。人民揭竿而起的一天终于来到了。

   丹尼尔,我的全球追杀令里附有条件,就是如果这两天的十七大上中共决定结束自己的一党专政的话,一切暗杀活动会自动取消。定金由杀手得。剩下的钱将自动转给北京奥运捐款帐户。

   希望我的话能够让你明白。

   丹尼尔,我还有一个请求,请你一定考虑。我不知道自己的用药量是否过头,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对症救治的话,我将永远醒不过来。如果共产党这两天拒绝结束一党专政,也就是说我的全球追杀计划立即生效的话,我求你不要救醒我。我想你不想看到你的老朋友受死两次的痛苦。你只要暂时不告诉他们我吃的什么成份的药,时间一过,就回天乏术了。我最后请求你给我并不知情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办理”蒸发”手续,让他们永远消失。当然如果共产党决定从善如流,我的暗杀计划自动终止了的话,那就救醒我吧,我想参加你的婚礼,并且我也想参加二三十年后我儿子小云子的婚礼!

   明天就是圣诞节,我多么希望在东方也诞生一个崭新的新中国。

   云飞扬2007年12月23日

 

下一章>>

 

民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