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文学

民运文学>>

008在行动

 

第四章 CIA在行动


在新加坡红灯区人们都称呼她华姐,发音不准的以为是花花世界的花.其实她的绰号取意于"中华大姐大",当然是有根有据的.华姐开妓院已经二十多年了,比上不足,比下绰绰有余.收入不但可以养活那个老不死的懒鬼,还供养三个孩子读书,其中两个更进入美国的名牌大学.只是九十年代生意开始走下坡.一开始是性开放渐渐进入新加坡年轻一代,特别是女孩子们,她们和人上床,和年纪较大的男人上床越来越随便.有时为了一款漂亮的小公仔就愿意和比自己大一两倍的人干.这样到华姐这里来的男人几乎都是那些连公仔都不会买或者买不起的搬运工. 后来一个更加致命的打击降临到华姐的头上.新加坡开始放开中国大陆人士来新旅游的限制.什么事情一卷入中国就他妈的无规无距了,华姐现在想起来还是咬牙切齿.那些以旅游名义进入新加坡的中国妓女,由于签证时间有限,为了赚快钱,把打一炮的价钱压得几乎低过吃一吨海南鸡饭.而且,"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陆妓女可以一晚上都敞开大腿,客人戴不戴避孕套都可以,来者不拒,一晚上让十几二十几个新加坡男人泄得干干净净不足为.这几乎把华姐妓院的穷鬼客人也都抢走了.最后她不得不结束自己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妓院.(博讯boxun.com)
接下来,华姐尝试过几个行业,都不尽人意.最后又回到拉皮条生意.她决定开始利用自己的背景到中国大陆去组织妓女团过来,从中收起佣金.仗着她的福建籍背景和仍然散布在福建广东一些乡下的亲戚,华姐没有怎么费力就搞清楚了如何找寻签约价廉物美的乡下女孩子.华姐看上的很多女孩子都只有18岁,目前大多在福建和广东一些小城镇的发廊和路边小食店卖淫,价钱平的让华姐笑逐颜开."打一炮"(让男人泄一次)只要人民币30到50元.华姐答应她们到新加坡每一次接客她们可以留下相当于三百元人民币的新加坡钱.
签约是皆大欢喜的,特别是华姐,她选择的这些十八岁的女孩子在新加坡每个都有参加选美的条件.她粗粮计算了一下,只要一年,他不但可以弥补过去几年中损失的;情况顺利的话,还可以奠定她新加坡红灯区一条街龙头老大姐的地位.可能出的问题华姐也都反复计较过,这个行业涉及的黑白两道都已经摆平,签证也没有问题;还可以利用在国内办理马来西亚和泰国游,这样经过新加坡是免签证的.她们签证到期后,华姐就送她们回去,换一批来,反正中国目前在卖淫或者正等待机会从事卖淫的年轻女孩子早已经超过新加坡总人口了,不愁没有货源.为此,华姐还准备利用自己在大陆的穷亲戚在内地开设办事处或者旅游公司,专门组织货源.
广西广东海南等南方女孩子热情大方,身体又常年保持润滑,适合干这一行;不过由于和新加坡同属南方,长相和新加坡女孩子差别不大,对喜欢异国风味的新加坡男人吸引力有限;四川和湖南女孩子知书达理,细皮嫩肉,可谓上品,但由于到福建广东打工的太多,对人肉市场行情比较了解,不少是吊高来卖的.需要在这两个省县城一级设立办事处才行.至于再向北边走的中国女孩子,华姐发现她们大概是靠近北京的原因,一般都政治头脑发达,只是胸部却大多平板无味,只可以少量进口.
在万事具备的情况下,华姐第一次意识到作为华人的后代不但不是一无是处,有时还是有利可图的.以前她们都竭力和中国大陆中国人撇清关系,毕竟那个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名誉都是倒数的.连香港人出国都连着声明自己是香港人,台湾人现在不也是在为摆脱中国,成为一个岛民而奋斗吗?新加坡人就更不用说了.
华姐从大陆考察两次回来后,就自觉的把自己在红灯区的艺名改为华姐.后来华姐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载在中国特有的黑白两道都自叹不如的"红道上".办理第一批卖淫海外旅游团就碰上了麻烦.原来华姐想当然认为护照乃每个公民生下来都有的,于是在国内公安处申请护照时被原封不动打回来后,华姐从莫名其妙,到无可奈何,最后陷入绝望.在亲戚的指导下,她才知道,公安对于这样的卖淫旅游团一清二楚,真正要办理这样的团,一定要和公安联合起来,二一添作五.并且大部分地方公安都对这种一本万利的人口生意掌握得清清楚楚,所以不要想在分利上蒙骗他们.对于华姐这样在国内没有多少渊源的人,好几个地方公安局通过不黑不白的"红道"要求她预先交钱作为押金.
华姐怎么没有想到还没有赚钱就要先交利润.何况那数字华姐目前也根本拿不出来.心力交瘁的华姐回到新加坡如果不是想着三个需要供养的孩子的话,几乎就想自杀了.华姐一度甚至萌生了老当益壮,自己脱衣上阵,跳舞卖淫去的念头,只是可惜已经人老珠黄,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折腾这么多时日,华姐剩下的就是这个徒有虚名的绰号-------华姐.不过在这一行打滚这么多年的华姐也不是轻言放弃的.
她很快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在大陆卖淫团源源不断,前仆后继补充到新马泰的同时,数量上占更加多的大陆男人组成的嫖客团也似诺曼底登陆一样劈天盖地而来.这些大陆男人们有些是憋了一辈子,有些则是在国内偷偷摸摸觉得不过瘾,出来过把瘾的.华姐注意到,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出来后往往并不想找大陆出来的女孩子.大多不计较价钱想试一下本地华人,或者马来西亚和泰国的异国风味.有些大胆一点或者相信自己身怀"巨物"的,则逛遍红灯区要找金丝猫一较长短.
针对这些倾向,华姐断然决定采取"以华制华"的策略,羊毛出在羊身上.既然你大陆来的妓女抢了我的生意,那么我就从你们大陆来的嫖客身上再把损失夺回来.信息就是钱,好的点子就更加值钱.华姐针对大陆游客开办的游动妓院从开业到回本只用了三个月,之后纯收入几乎每半年就翻一番.目前她不但有新加坡本地妓女三十多人,还有俄罗斯,日本妹十数人,加上马来西亚热带风情辣女多名备用.她推出的花样也通过广告送货上门,发展到多样化经营.其中她引起为傲的就是他从法国19世纪妓院吸取的经验,开办了高档次的妓屋,专门招待豪客.
所谓妓屋就是把普通的房子部署成卖淫场所,里面安置一名或者数名妓女供一个嫖客或者多名嫖客集体嫖宿.和普通妓院不同的是,嫖客在这种特殊妓院不光享受赤裸裸的性爱,还可以享受到那些会烹调,能歌善舞的妓女的如家庭般的招待.这对于那些缺乏家庭温暖的嫖客可谓一举两得.当然你还可以同时享受这个"家庭"中的多名成员,只要你出得起钱,变态的游戏也无所不有.
这个妓屋的高级招数推出后,华姐平生第一次尝到富贵的滋味.那些大陆客,要就是厌倦了国内的路边或者旅馆嫖妓法,要就是一生都没有好好舒服的嫖一次,要就是那些有力有钱但无胆的地县级以下官员,出来后基本上是不惜潇洒走这一回,过把瘾哪怕死了也值的.时到今日,要到华姐旗下的十几家妓屋过夜的话,得提前一个月预约.有些国内豪客错过了的不惜回去后再办一次新加坡游.
年近六十的华姐已基本上不再过问具体安排.不过今天除外,今天的客人太特殊.华姐得亲自安排.两万美金一晚上的嫖金虽然是新加坡红灯区开埠史上最高的,可是对于目前已经赚的满箱满钵的华姐也不是什么非要亲自出马不可.可见华姐也有不光为钱的时候.这个客人有保镖,每次都是通过保镖来安排.所以华姐在做了这个客人五六次生意后也没有见过此人的面.不过对于此人的爱好,她可不陌生.这个客人从来不光顾华姐任何一处妓屋.每次只提前六个小时把某栋别墅的钥匙交给华姐.华姐根据客人的要求要在六个小时内把客人提供的别墅部署成妓屋;一般来说,这个客人希望的是家庭型的,他会要求一个扮演老婆的二十五六岁新加坡女人,另外则要求有两个马来西亚十六七岁的佣人,还有扮演客人的俄罗斯少女,有时则要求可以玩虐待游戏的日本女孩充当客人.并且每次要求的妓女不能重复.
从在妓屋和客人过夜的妓女口中,华姐知道这个客人是很变态的,他不但在吃饭时当着"客人"和"佣人"的面要在饭桌上强奸"妻子",还要求"佣人"穿上麻绳系成丁字裤翘着屁股在房间假装擦地板,到处爬.最后他会和"妻子""客人"一起玩一王二后的游戏到天亮.有时又和"妻子"佣人"折磨扮演成客人的日本妓女到筋疲力尽.华姐从这些妓女的描述中发现此人的变态大概源于从小缺乏家庭温暖.不过这不关她的事,虽然华姐在色情业打滚二十多年中结交了不少黑道上的朋友,她仍然对带保镖的客人敬而远之.
今天华姐有些紧张,她收到电话就来到酒店大堂等保镖模样的中国男子送别墅钥匙和指令.对于妓女选择和道具准备她并不担心,别说六个小时,以华姐手下的实力,三小时也能够安排好.她今天紧张的是那三个美国来的人,他们找到她希望得到她的帮忙.她当然一口拒绝.不过他们提醒她,她的两个儿子正在申请美国绿卡,另外一个也在申请澳大利亚雪梨大学,以她在新加坡二十年来和黑道的联系,她的三名子女不但无法申请到绿卡和签证,还有可能被遣返.不过,他们紧接着告诉她,他们可以帮她.
华姐一生的目标就是三个子女,别说他们的要求只是要提前进入这个客人的房间,就是牺牲自己,华姐也不会犹豫太久的.她只是有些担心,从客人那个派头和保镖的质量,华姐担心这三个美国人进入后安装什么摄影器材会被中国客人发现,到时自己和子女都遭到追杀可不是闹着玩的.美国人看出她的担心,就不讳言地告诉她,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技术最先进的.没有可能被人发现.华姐不再说话,她早就听黑道大佬们提起过,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这类技术只有美国中央情报局才有,叫什么来着,CIA!
保镖从一间咖啡厅走向华姐,华姐竭力镇静下来.保镖把一封薄信封和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华姐,向四周看了看就走了.他用不着交代,薄信封里有地址和钥匙,还有一张纸的要求.厚信封则是预先交的一万美元.
华姐离开酒店大堂,坐到美国人车上时,还是忍不住打开信封查看那一张纸的要求.上面的要求很明确,妻子要新加坡当地女孩子,皮肤要白,阴毛不要太浓密.要两个泰国妹做家佣,会做泰国菜,当然还要喜欢不穿衣服做饭.另外要求安排一位新加坡年轻女孩子做为妻子的妹妹,最好十五岁左右,有群交经验最好---------,另外需要准备性工具,包括浣肠器,不同型号的假阳具,皮鞭和麻绳等.华姐本来是想骂一句变态的,不过随即感觉到另外一个信封沉甸甸的美金,也就忍住了.她得把美国人带到那个地方装什么偷拍器材,然后再去准备这些妓女和性器具.
他在九龙火车站上车时车箱还是稀稀落落几个人,火车到罗湖停下时已经挤得满满的.他本来可以买头等车箱的票,不过他没有这样做.毕竟自己的生活中已经没有多少机会可以挤在人群中.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甚至有些怀念这样挤在人群中的滋味,那种混合着男人酸汉和女人体香的感觉让他觉得踏实.
火车门打开后他本来不想奔跑的,不过看到男女老幼,拖儿带女,背包掂袋的都一窝峰向移民闸口挤去,他也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拐过好几个被铁栏干隔出的弯道后,他停在了长长的移民队伍后.他站在那里四周一看,感觉到自己的鹤立鸡群,差不多一米八的身高已经把他和较小巧的香港人区别开来,更不用说高级料子的西装.周末香港人都是到深圳进行低消费旅游的,自然不是西装革履.何况谁又不知道,周末站在罗湖排队过关的都是打工仔.老板级的自然坐专车直通两边,就是稍微有钱一点的也会坐价钱贵一倍的直通巴士,不需要排很长的队.队伍向前移动一段后被铁架子分出了两边,很多条队的但过关较快的是香港居民,这边只有两条队伍但移动缓慢的是持大陆和外国护照的.他站在持大陆护照的这边.
他以前曾经也想换香港身份证,但是后来在最后一刻被父亲制止.所以虽然在香港中资公司任职达六年,他仍然拿中国大陆护照,这些在中资老总中实在不多,特别是高干子弟中.香港移民局官员在他护照上盖上戳后,他随着人群向中国大陆移民局涌去.踏上罗湖桥时,他闪身到旁边,放慢了脚步.短短五十米的罗湖桥是他最喜欢"散步"的地方.桥下,一条浑浊的小河把香港同中国大陆分隔开来.
除开站在桥两边的武警和香港海关警察外,很少有人在过桥时会东张西望或者思考一些,周末时哪怕弯下腰系鞋带都有可能被后面涌来的人推倒.不过正是八十年代末在他第一次通过这坐桥时,他就仿佛被迷住了一样.之后,他对整个世界的看法都起了变化.那时他第一次来香港旅游,他惊奇地发现香港如此有吸引力,同为中国人的地方,可和他出生生长的大陆竟然如此不同.后来他到美国留学,工作,回来后,来到香港中资公司任副总经理,经理.从此他就开始了每个周末跨越罗湖桥的生活.
那时开始他每一次跨越罗湖桥几乎都有新感觉.香港公司仅仅配给他自己的专车就有两部挂两地牌的奔驰,但他还是坚持步行过罗湖桥.到后来他自己都觉得罗湖桥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当他困惑,迷糊,彷徨时,他总是靠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跨过罗桥的方式来帮助自己思考.
每次感觉到中国边防检查的海关人员和武警看到回国的大陆人那种眼神,他心中就隐隐不舒服.中国护照已经是全世界最不好用的,在几乎每一个国家的移民局都被当贼一样审查来审查去,可是最让中国人难受的应该还是中国的移民局.全世界不管再没有尊严和地位的小国,在移民处也都有针对本国国民回国时的通道,并且相比来说还一定比外国国民通道办理手续要快和热情.可是正是在中国,出国和回国排最长队受最多盘问的也竟然是自己的国民.他每次在这里排队被盘问时都有一种要爆发的羞耻感.中国移民官把护照甩回给他.他匆匆离开了移民局.在走出去之前,他知道要把钱包和其他值钱的东西从新放好.
深圳不象香港,那里集中了可能是世界上最稠密的小偷和骗子.走出罗湖联检大楼,外面等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群男女.这些不是在等人的,主要是一些骗子,小偷,还有就是妓女,他们大多伺机而动.也有少量酒店拉客的.他从那些男女脸上看到对香港人的羡慕和对金钱的渴望混合在一起的表情.他们都是命运的失败者,被这样一条小河隔在这边.早些年你还可以使用偷渡的方式穿过铁丝网,游过小河的那边,一旦到了那边,你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你就改变了你的命运.这始终是他觉得罗湖桥神秘的地方之一:一条小河竟然可以把同一个民族分隔出如此不同的命运!他随着香港人走出深圳闸口.那些香港人不管在香港过着怎样的捉襟见肘的生活,一走出这个闸口,没有不昂首挺胸的.他觉得好笑,故意让到旁边行走.
他听国家安全部的官员说起过,1997年前中央一直对于接收时是否有人生事,港人是否大规模上街心中无数.当时由于两边人员交流已经相当频繁.国家安全部责成广东省国家安全厅专门在深圳口岸设立庞大的情报侦察两合一小组.这个小组除开对所有来深圳的港人做系统归档的同时,还对有一定经济地位的大小老板做更加详细的调查,一般靠宾馆房间安装窃听器,跟踪等方式.
到1997年接收前,国家安全部掌握的这类港人已达到十几万人.但是在国家安全部专家对掌握的这些材料详细分析后,宣布结束小组工作.在给中央的报告中,他们只有简单的结论.那就是让中央放心,香港人绝对不会闹事的.这个结论如何得出的,连广东省国家安全厅都胡里胡涂.
后来北京国家安全部高层透露;他们从对港人的秘密录像和跟踪中发现,来深圳广州等地的香港成年男人中竟然有高达95%的不是嫖娼就是包二奶.保守的北京国家安全部高级分析人员认为:这样的人如何会上街为政治闹事?他目前唯一知道还可以通过过这条河而改变自己命运的方法就是通过国家安全部情报系统发放的单程证.
为了情报系统派遣特务的需要而配给国家安全部的单程证件,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目前在广东,国家安全厅情报局(三局)的一张单程证出价卖到一百五十万,这还是公价,不包括你要打点经办的科员,科长和处长的行贿钱财.广东省国家安全厅过去二十年大概通过这种方式放走了广东地区至少十万贪官,放出的资产就不计其数了.不过还好,自从赖昌星大贪污案出现后,北京已经对此收紧.
国家安全部门发放单程证也有不收钱的,那就是发给高干子弟.目前广东福建等沿海省市领导人子女在香港的可以说百分之百是通过国家安全部门或者军队总参情报部门以派遣情报员的方式送出去的.按照中港两地的法律,这是最好的方式到香港定住.他还知道,国家安全部门领导以互惠的方式把对方的子女派遣到香港.例如广东多位安全厅领导的子女就是通过内地安全厅领导派遣的,当然广东安全厅领导也在后来为内地厅局长子女办理香港单程证件.这些年来通过这种派遣和在香港"就地发展",据说香港每二十个成年人中就有一名效忠中国国家安全部或者总参情报部,可惜,他们效忠的方式是使用行贿官员的方式,而不是为国家领导人输送有用得情报.
这些都是他开始喜欢上步行罗湖桥后积累的大量"社会知识"中的一小部分.真是可怕,这个国家怎么还可以存在.更可怕的是,自己的父亲正是这个国家的总理.全国第三号人物.并且从各方面来讲,还是最受人民爱戴的共产党领导人.自己都好久没有和父亲深谈了,事实上自从父亲从副总理升为总理,父子两人就很少坐下来谈.
父亲在1996年硬召自己回国,说是政治局常委的孩子不可以在美国生活.他很生气,和父亲争吵过,可父亲说这是政治局的决定,是基于情报显示美国在台海危机期间突然加强了对中央政治居子女在美国的监视控制,为了他们的安全才决定撤回的.他自然无话可说.不过回来后,他马上发现自己陷入了难堪的境地.自己是美国经济学博士,还有华尔街经验,然而按照中国的规定,中国的干部子弟不得在自己父亲管辖的范围工作.那么父亲是主管经济的副总理,总理,哪岂不是自己干什么都违反了规矩?最后他自己要求到香港来工作,竟然也受到部分香港舆论攻击,他有些哭笑不得.
中资公司确是个好地方.特别是在香港的中资公司,由于处于两边法律都够不着的灰色地带.出任中资老总几乎就是给一个发财致富的机会.难怪,北京一直在选择驻港中资老总上有不成文规定,就是一定要高干子弟或者高干信得过的亲信.国家的大量资产总不能随随便便交给一些普通人.
他来香港后,很少和在港的其他高干子弟联络.他很清楚,他们几乎每一个都在利用中资公司发财.由于中资公司的财务管理都有两本帐,所以公司赚不赚钱完全是做出来的.如果不赚钱,无可非议,二十多年来没有听说那个中资老总因为不赚钱而被撤职的.当然也没有听说那个中资的老总因为公司赚钱而升职的.正是因为这种情况,任何中资在赚了钱的时候都可以把赚的钱当小金库私分掉,或者拿出系统外再投资,赢利了可以自己分掉;如果亏损了,那就上报北京根本没有赚就行了.他看不起这些人,他们都为自己准备好了后路.这个国家正被自己的统治者瓜分.可能除开父亲等几个政治局领导人还在那里声嘶力竭的要反贪污腐败外,全国官僚都在打自己的算盘.
想到这里,他为父亲难受,也为自己难受.父亲当上总理后也慢慢变化了.他有时想,那个位子难道真这么神秘,他让你忘掉过去,忘掉事实吗?他想起来大跃进时,农民的后代毛泽东怎么会相信亩产万吨粮的事情,他甚至有时在去父亲中南海办公室时故意检查一下这里是否有风水,磁场等特异显现,让人失去正常的思维方式.
他上次在电视上看到父亲在参观广西一个贫困农村时泪流满面的样子,极度不安起来.难道这就是父亲,他才当了几天的总理,难道他真的为中国农村贫困流泪?难道他已经忘记有多少人生活在这样的水平上下?难道他已经忘记了?他真为父亲感到难过,不久前父亲还是那么实在,对中国问题那么清楚,可是当上总理才几年,他已经忘掉这一切,难道他已经相信他自己手下的那些报纸鼓吹的中国人民生活日新月异吗?父亲为一件每个中国人都习以为常的事情------贫困------流泪,让他心惴惴不安.父亲作为总理难道不应该比任何一名普通中国人更应该知道有多少人民生活在贫困线上下吗?
罗湖桥,这个给他很多信息,给他很多启发,让他明白很多道理的罗湖桥.他喜欢每个星期六直接从自己上班的中环乘车到深圳,再坐巴士通过广东较贫困的农村进入澳门.看起来短短几个小时的旅行,对于他却不仅仅是空间的变化,更多则是时间旅行:你从世界大都市香港的繁华地带中环到达中国繁华地深圳虽然只有半个小时路程,可时间上却好象隔了二十年;当你再经过广东较贫困的农村时,则仿佛又倒回到上百年.他喜欢利用这种几小时旅行上千年的时间旅行,不但让他冷静,也让他把平时无法理清的头绪逐一理清.他不知道有些事情是否真可以理得清,不过当你理理清楚时往往是最痛苦的.不管怎样,最后他会到澳门.
在澳门他喜欢到普京赌场去消磨一下午时间,在那个没有窗户没有时间只有金钱掉下来的声音的赌场他感觉到一种现实生活中不曾有的宁静.今天他约了在美国工作时就认识,这次有兴趣参加澳门赌牌竞投的美国赌王去小赌一场.
在这个上海最高档次的六星级宾馆的总统套房里,台湾首富的大公子陈先生已经来回度步了半个小时.他焦急的等着电话.他要求手下对于江公子过来的行踪要报得清清楚楚.他务必要在江公子到达大堂时等在那里,然后使用总统套房的专用电梯直上最高层.这个总统套房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包括美国总统在内共二十六个国家元首住过,到现在还没有租给非总统级别的人住.陈公子知道自己可以住,是因为江公子事先打招呼了.生为台湾首富公子,他向来不吝金钱,旅游不是乘坐头等座位,而是干脆包起整个头等仓,住酒店也是找最豪华的,分不出最豪华就干脆选最贵的.
他原来以为这样的生活已经是天上人间最好的.只到前几年来到中国大陆,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后,他才知道世界上还有金钱买不到.比金钱更加魅力无比的东西,那就是权力.特别是他认识了共和国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大公子之后,他已经完全拜倒在权力之下.资本主义世界人们最常说的就是有了金钱就可以获得权力,事实上和中共独裁政府的权力相比,那充其量不过是拿金钱购买得来的某种商品.已经和人们心中自古崇拜的权力大为不同.
陈公子贵为台湾首富的大公子,就因为在公司搞了一些婚外恋,几乎声名狼藉.由于遭到媒体的攻击,连仍然掌握家族经济大权的父亲也容不下他.他只好到上海发展.好的是,在上海还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底子.他来到上海之时正值九六年台海危机暴发,台商纷纷却步.这使得他这个台湾首富的大公子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不久他通过上海的地方政府认识了总书记的大公子.很快,陈公子认识到,自己的未来就要靠这位中国的第一公子.
电话响起来,他听了一声赶紧下楼去.在大堂,他又耐心地等了十分钟.两辆豪华奔驰车停到门口.陈公子示意酒店大堂服务人员站开,自己上前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中国第一公子,四十多岁的江公子拢了拢头发,走出来.他有三个保镖,两个女秘书.不过让他威严十足,派头十足的不是有多少秘书或者保镖,而是周围所有的人看他的眼光.他知道眼前这个第一公子只要叫这个中国最好酒店的任何女服务员翘起屁股让他踢一脚,也不会有人敢违抗.这就是绝对的权力,世界上已经没有几个地方还有这样的权力.眼前这个人就是拥有这样权力的人之一.
"您好,江院长".虽然江公子只是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但仍然希望别人都叫他院长,"我们到房间谈!,您看怎么样"江副院长点了下头,径直走进去.
酒店工作人员都肃然起敬的停止了手头的工作.可以看出来这个六星级的酒店里没有人不认识江公子,他们老总已经带领副总默默站在大堂另外一边,不露声色的脸上仍然忍不住漾出幸福的感觉.陈公子对这一切观察入微,羡慕得要命.
在套房里,陈公子和江副院长密谈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江副院长八十年代就到美国留学,获得博士文凭后,一直在美国华尔街工作到1996年,回国后被父亲任命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这件事情在海外好多人中受到攻击.可是陈公子知道,凭心而论,无论以文凭和工作经历,江公子当这个副院长完全够格.反观目前那些所谓院长副院长,研究员副研究员的,哪个不是不学无术,全靠溜须拍马上台的?江公子当副院长至少不会去干那溜须拍马的勾当.不过从交谈中,陈公子一早就了解到,当一名科学院的副院长或者院长根本不是江公子的理想.至于快要因年纪而退休的总书记想仿效新加坡模式,培养江公子作为第五代接班人核心,实行隔代接班的鸿图大计,江公子也不是很感兴趣.
看起来总书记的公子可比他父亲清醒.共产主义中国还能支撑到第五代接班人吗?陈公子知道江公子心中早一定打定主意:那就取代美国的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这个世界上几十亿人口中起码有过半曾经这样幻想过,当然那要就是痴人说梦或者白日梦.
陈公子和江公子比谁心里都清楚,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一人想在财富上超过比尔-盖茨,那就非江公子莫属了.只要想象一下中国的市场有多大,中国的电讯有多落后,今后需求有多巨大,就会知道江公子的理想有多实际.何况他在中国搞网络电讯技术还有一个好处,他一边垄断开发网络技术在中国搞网络,一边和国家安全部,电子产业部合作开发封网技术和培养网络警察.真是左右逢源,其乐无穷!
不过,这一切都面临着一个问题,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自己的父亲是这个国家最高领导人.什么事情也不能干得太明目张胆.所以必须找到国外或者港澳地区的合伙人,即使作为傀儡,也是需要的.经过国家安全部部长亲自出谋划策,他选了台湾的首富公子作为合作对象,根据国家安全部部长提供的情报,陈公子目前正面临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处境.不但手头根本没有资金,就是在美国的投资搞不好的话,也要被父亲收回.不过,谁介意这个,江公子本来都没有要他出一分钱.中国有的是钱,陈公子只是作为幌子来让国内那些刁民无话可说的.
"江院长,我还有一点提议."江副院长示意他说出来.
陈公子凑得更近一点,压低了声音."关于把总部放在上海,到时赢利的资金全部放在上海,我觉得不是太妥当."
"为什么?"江副院长感兴趣的问,"说说你的看法."
"资金在上海流动不是太顺利,还有------"陈公子欲言又止."那你看香港怎么样?"
"这个-----"陈还是没有说下去.
"我说,陈,你在我面前就不要吞吞吐吐.直说你的意见吧!"
"好,我觉得无论是上海还是香港都是中国的领土,如果一旦发生政局不稳----"陈紧张的看了一眼江公子,看到江公子专心的听,他大胆了一些."我的意思是说,您干的是千秋大业,这个政府目前在你爸爸的领导下欣欣向荣.可是我们不能不考虑得更远一点呀,谁知道后来的第四代,第五代领导人怎么折腾."
以为江院长没有明白,陈公子决定更加具体点,"你知道赵紫阳的两个公子吧,当时那两哥们玩深圳,下海南,游香港,住广州,好不得意.原来以为整个国家都在老头子手里,自然不必要提前打点.可是老头子一下,他们可惨啦.不得不靠以前一些从老赵那里得过好处的公司老总的一点小恩小惠过日子.还有------"
"你的意思?"江公子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觉得这话从陈公子口中说出,很有意思,"我们在瑞士开几个帐户?"
"瑞士开帐户当然不错,不过那可是个放存钱的地方,不但没有什么利息,开户费和每年年费都高等惊人.你可不是想让钱在那里睡觉贬值吧?,我想你应该让钱生钱的!"看到江公子连连点头,陈公子急忙抛出了早准备好的."美国,纽约.那才是您公司大量资金的安全避风港.恕我直言,就是中国今后大浪滔天,您的世界首富肯定是做稳了的."
"美国?"江副院长皱了皱眉头,"可能有一些困难."
"我知道,"陈公子迫不及待的说,"以公司名义当然有困难,并且又会有小人煽风点火.我的意思是完全以你私人的名义,你不是有美国绿卡------"看到江副院长警觉了一下,陈公子马上打住.他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急于求成,差点坏了大事."哦,我是说,如果你有绿卡,就非常好办了.以个人名义开个人户口,然后在华尔街开立私人股票和证卷户口,然后还可以设立多个分散资金的信托基金户口.百几十亿美金放在里面都不会引起注意."
江副院长打断他的话,"我是说,美国,靠得住吗?"
好,到正途了.陈公子满怀信心的讲到:"如果有美国绿卡,以上的户口是受到美国宪法保护的.绝对可靠.这点,我在美国打滚这么多年,早就研究透彻了."
江副院长当然也早已研究过,他只是想听一下陈公子的意见.他有些奇怪,和姓陈的合作,只不过是借他的一个名字;赚钱赔钱和他姓陈的没有什么关系,他又如何怎么关心自己的资金出路?这念头一闪就过,也没有放在心上.倒是美国这个资金的避风港不失为一个好主意.自己当然有美国绿卡.他不想说什么.办这个事情得通过国家安全部里自己的亲信,姓陈的可不能知道.他毕竟不能完全信任眼前这个家伙,连自己的生殖器都管不住."谢谢,我会考虑的."他敷衍的说道,然后站起来.善于察言观色的陈公子知道自己的劝说起了作用.他暗暗松了口气.不枉此行,他可以向委托自己当说客的中央情报局交差了.
 

下一章>>

 

民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