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文学

民运文学>>

008在行动

第六章 军火商

 

纽约的象这样的公司会议室肯定不下千间。不过布置如此华丽的最多不出十家。会议室中间一张可以围坐二十人的椭圆形桌子。上面摆着纯金纯银的飞机大炮形状的装饰物。房间墙上挂了几张当代大画家的真迹,多取材于战争与女人。诺大的会议室四周竟然有十几个门,每个门通向一个小房间。与会者在会议前和休息时可以进去坐一会甚至躺一下,开会时小房间又可以作为与会者秘书们等待的地方,这种富创意的设计据说只有中共政治局会议室采用,那是因为参加政治局会议的中共领道人需要各自带自己的秘书和保健医生来参加会议,又不希望他们在会议期间挤在一间休息室等待互相串联,惹是生非。于是采取在任何政治局会议召开的地方都按照与会人数每人设计一套小套间,也方便这些年事已高的领道人再会议期间去让秘书按摩一下。     桌子四周已经差不多坐满人了。从他们每人面前摆放的文件夹,打火机和杯子上都绣着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们在纽约商界的地位。赵建军知道,眼前的这些商人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华尔街。通常是他们决定远在万里之外的非洲某国是否仍需在战火中洗涤,南美的游击队还需不需要维持下去,东南亚反政府武装要不要彻底铲除,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这些纽约的军火商往往操纵着多数第三世界人民的生杀大权。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刚刚过去的上个世纪最后十年是不堪回首的。美国主宰着世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十五家军火商在冷战后平均以一年一个的速度消逝,到现在只剩下五个。在这个不可抗拒的趋势下,再考虑到另外四家中的波音,罗克西德是得到政府的合同和拨款的,下一个要从美国军火商名单上消逝的可能就是这家了。难怪,赵建军有种感觉,眼前这些军火界的大佬坐在那里给人一种参加葬礼的感觉。

    建军虽坐在桌子的最末端,不过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年青人来说,这个位子已经是最高的了。那些大佬们在军火界打大半辈子,自然知道在纽约这地方,有钱的人大把,有权的很多,有势的家伙也不少,可是有钱有权又有势的人一定要是军火商了。所以他们一般鞠躬尽瘁,不进棺材不退休。他稍微估算了一下,在座的各位年纪大概都超过六十了。他们应该为我的在场感到高兴,建军想,我让他们平均年纪大大下降。甚至可以让他们向另外几家军火商炫耀我们的公司拥有年青的人材!

    建军进入这个美国排名始终在前五位的军火公司是组长精心安排的。当时建军在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毕业后在组长的安排下到这个军火公司应聘。在进入军火公司的智囊研究机构后,为了协助建军钻深爬高,组长在北京国家安全部策划下,制造出好几起让他在军火公司"崭露头角"的机会。当时中国大陆正出现军工转民用生长的潮流,由于民用工业特别是轻工业有利可图,一些有较强技术和人力资源的军工企业纷纷转产。这样就使得一些第三世界小国,包括非洲,东南亚,南亚和中东的国家面临无法进口部分武器的处境。于是经过建军的介绍,有好几批这样的生意落到他服务的美国军火公司。这些小国需要的是价廉物美的小型武器,也是美国军火公司以前不屑一顾的。但相较于美国同行九十年代纷纷倒闭,合并或者转产,建军介绍来的这些些生意无异于雪中送炭。建军连着这样的几笔生意后,已经是公司非合伙人中地位最高的。

    他西装笔挺地坐在那里,和那些弯腰驼背的合伙人形成鲜明对比。建军在把北京无法做的几笔军火生意介绍给自己的公司后,他也把美国高科技军火买卖的底子摸得一清二楚。这些情报上报给北京国家安全部后小组工作多次得到组织的嘉奖。更加让组长喜出望外的是,美国刚刚上任的副总统刚好是这家军火公司的大股东。虽然副总统已经按照美国有关规定把公司股份转给家族其他成员,不过这毕竟仍然是他的主要财源。今天会议算是总统转移股份后最后一次参加。总统是以私人身份来参加会议的。

    建军把桌上的笔记本向自己这边拔过来。他注意到自己手脖子上那个哦米迦夜光手表很显眼,明显和他笔挺的西装和戴袖扣的白衬衣不相配。不过就今天了,谁管得了他妈的这么多。老子就是喜欢007戴过的手表。他嘀咕着。已经等副总统一个小时了,他都有点不耐烦。可是那些平时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大佬们今天都乖乖坐在那里等,不时烧掉一两支上百美元的雪茄。可怜的家伙,建军想,你们也有今天。这些军火商人不但有钱有权又有势,也是商界最腐败的一群。军火生意总量占世界贸易额不足百分之一,可是全世界国际贸易中已查出的贪污受贿案子竟然有一半是发生在军火贸易中。让建军感到欣慰的是,这家公司和前面十家倒闭转产的公司正走着同一条路。他们今天如此耐心,大概是把希望寄托到刚刚当选副总统的大股东身上。建军觉得更加可笑,有了副总统这个关系只能让他们更加快的倒闭而已。副总统难道给他们军火合同不成?

    副总统进入会议室时这些大老们简直象打了一针强心剂。没有多少寒暄,副总统开始讲话。他说虽然把股份转给了家族,他仍然关心公司运作。他不愿意透露政府机密,但是他说如果把希望寄托在新政府重振军备上那是十分错误的。股东们必须作出最后决定:公司的前途,也就是他们自己的前途。最后,为了给这个末日气氛弥漫的会议一点轻松,副总统开玩笑道:"今天的坏消息是:我们刚刚在中国南海撞了一架飞机;今天的好消息是:我们又可以多造几个零件卖啦!"

    那些大老董事们肯定觉得他的玩笑一点不好笑。不过大概是出于礼貌,大家都互相看看,一起干笑了几声。

    "提到中国,我倒想知道,"说话的是年纪最大的董事,"中国是否会取代苏联成为我们的对手。总统是否要象当时里根总统对付苏联那样对付中国。那个国家倒是够大的。"

    "那就可以使我们起死回生。"另外一个接话大声嚷道。

    "我也一直在想中国呀,这年头谁不想中国简直就是白痴。哈哈-----"有人开始附和,气氛仿佛有些活跃起来。建军知道,这些军火商是多么怀念美苏对峙的冷战时代。可是正象马克斯所预言的,资本家什么都卖,连吊死自己的绳子也卖,这些军火商在冷战中以大量的武器建造终于拖跨了苏联,同时也断了他们自己的活路。现在他们需要找到一个取代苏联的敌人。否则他们就得象前面倒闭的十家大军火公司一样。建军看了看放在自己脚边的皮包,里面的文件夹中把计划都写得清清楚楚,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要发言。不管这是不是计划的一部分。

建军的声音里虽然没有了外国人口音,他正宗的美国英语也少了份纽约口音和这些军火商人常用的口气,所以他一开口,立即引起了一片目光,其中责怪好奇多于倾听。

    "公司如果把发展策略基于中国威胁,那我们关门大吉的日子不远了。"他使用的口气有些生硬,看到公司总裁附在副总统耳朵上向他介绍赵建军。他微微提高自己的嗓门,"中国在国防工业上比美国至少落后二十到三十年,加上他早就抛弃了输出革命,我们要如何和他们竞争?改制造长矛鸟枪吗?我虽说不是公司合伙人,作为公司智囊机构负责人之一,一直在考虑公司前途。如果我们不改变公司整个方向,那么我想各位一定会分钱回家;我吗,就失去了工作。如果诸位想继续留在这个行业,那恐怕你们得先改变世界格局,把世界拉会到冷战格局的时代。这显然比我们改变公司经营方向要困难。"下面传来一阵窃笑。有两三个嘲笑的声音。不过大概是副总统那种专注倾听或者思考的表情使得大老们安静下来。"既然没有能力改变世界格局,又不想回家,我想我们只有一途可选择,彻底改变这个公司经营方向。"

    "孩子,这个问题我们想了十几年啦,哈哈。"一位董事大声嘲笑着,"纽约这个鬼地方已经没有可以选择的方向啦。"

    "我想你们刚才已经提到了方向,那就是中国。"看到副总统和几位董事专注的表情,建军觉得不妨多讲两句,"以我们公司的实力,如果全力投入到中国市场,不管什么行业。请问,现在有几家公司比我们的规模更大?"他说的是事实,虽然全球最大五百家企业在过去二十年几乎都进入到中国,可是这些公司投入到中国的财力物力都不会超过百分之十,大家仍然在观望阶段。如果自家这个公司全力投入中国市场,不管进入那个行业,自然可以成为龙头老大。

    "我觉得,"公司总裁插话道,"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还是一个破篮子,哈哈。"

    "是不是干脆拿我们的钱到拉斯维佳斯赌城去冒险一下更加好一点?"最后的话引起大家一阵哄笑,副总统也笑起来。

    "我只是想告诉诸如一些统计数字。你们大概听说过,过去两年玩具枪的贸易额度首次超过军火贸易中枪只弹药的贸易额。而西方世界从亚洲主要是中国进口的玩具总额竟然三倍超过世界总的军火贸易额。各位可以嘲笑我,不过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冷战后世界格局已经无法逆转,卖玩具枪比卖真家伙有利可图。"

    "很有意思!"副总统在建军发言后首次开口,他看了看手表,"年轻人,讲要点吧!,我想你一定有要点的。"

    "谢谢副总统,"建军已经完全恢复了自信。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那个黑面的大大的特工手表牵引着这些不可一世大老的目光。"我们军火工业一直毫无疑问地领道世界潮流,甚至决定了这个世界工业商业的发展方向。各位也知道,互联网是国防工业发展出来的,硅谷也是我们这个行业设立的,现在怎么样?我们造就了世界上最大最多的富翁,最先进的IT产业,我们自己却处于倒闭的边缘和不知道向哪个方向转产的绝境。"建军的话确实让这些大老陷入沉思,互联网正是国防部委托军工产业开发的作为内部通信联络之用的。硅谷就更加不用说,原来就是国防工业的一个试验性质的基地。现在这两个具有代表性质的产业带领世界一日千里,可是发明创造他们的军工产业却停滞不前。其实何止这两项,大老们比建军更加清楚,二战后,世界的科技发展几乎都可以归功于军事科技和军事产业的带动。眼前这个年轻人重提这些确实让他们再次陷入思考。会议室除开建军的声音,寂静下来。

    "军工产业为什么会面临这样的困境,首先就是我们还停留在冷战思维中。在冷战中,军工产业和农业成为政府两大补贴对象。于是军工产业长期下来就自以为与众不同。后来冷战结束了,补贴少了,定单急剧下降。我们却无法适应。其实这个世界上从成本和赢利计算,任何一项产业都比军火更加赚钱。当然各位,你们比我清楚,军火产业是政治的产物,本来就不是纯粹为了赚钱的。他在过去至少在冷战时期实际在操纵着世界政局。现在我们必须认识到,那样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建军很得意,没有人打断他的话,虽然副总统已经是第二次看墙上的挂钟。"目前我们奢望让军工产业起死回生的只有北朝鲜,古巴和伊拉克这样几个可怜的小东西和躲在阿富汗山洞里的恐怖份子。大家也知道,这最多增加我们制造几只步枪的定单。回天乏力呀。

    "可是如果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入手,就会发现我们大有希望。例如我的调查之一显示,世界上各地出售的玩具枪百分之九十五来自中国大陆。多少年来生产商利用玩具枪赚的钱比我们搞真家伙赚的还多,可是他们却不愿意开发新产品。使得玩具市场多少年就那么几款枯燥的玩具枪。大家设想一下,如果我们公司现在进入中国,设立玩具枪和其他军事玩具的开发生产,请问谁是我们的对手?"

    每一个大老心里都不得不承认建军的话极有道理,可是脸上都显出嘲讽的微笑,毕竟生产玩具枪和生产真枪实弹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完全不一样的。建军停了几秒钟,也觉得滑稽,他想象着眼前这些腐败的死亡商人穿上圣诞老人的大红衣给小孩子分发玩具的模样。

    他要快点说完,否则副总统要随时起身告辞,"我还有一个统计数字,那就是这几年中国大陆互联网使用人数的增长情况,十年来他们那里互联网使用人数成倍的增加。先生们,按照目前这个趋势,我们那些因为互联网和IT而发了大财的世界首富们很快就会被中国人代替。我们是否可以提前进入中国抢占这个市场?我不认为纽约还有什么公司可以在这个方面和我们较劲。"

"对不起,我插一句,"总裁变得很有礼貌的打断道:"是什么东西使你认为我们可以在电信市场上击败IBM,微软这些大公司?"

    "是在中国市场击败他们,我强调一点是在中国市场击败他们,而不时纽约,也不是美国其他地方。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没有包袱。我们全力发展中国市场。而无论是IBM,微软还是其他什么电信公司,他们主要市场仍然是美国等西方国家,这也是他们无法放弃的市场,同时也是他们的包袱。这使得他们不要说全力甚至拿一小半半力量放在中国也不可能。我们则没有这个包袱,我们孤注一掷,全力拼搏中国市场,这就是我们一定会赢的简单原因。他们资金在雄厚,也无法用三分之一的资金和我们拼搏;他们技术再雄厚,在中国那个目前技术落后十到二十年的国家也无用武之地。如果上面这一切还不够说明问题,我还有一个预测数字,是美国商会最近的统计,他们认为如果中国以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2010年不但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而且,美国市场上的一般商品将进口自中国。这使得中国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工厂。"

    "确实有意思。"总裁用手支撑着下巴随声应和了一句。他对赵建军态度的变化,每个人都看在眼里。

    "可能因为我的中国背景,我主持的近几年来的调查发现我们这样的公司如果转移方向到中国,那么我们在那个国家的出路不止一条,两条。可以说选择多得让人不敢相信。例如电子游戏软件的开发。大陆年轻人对这些软件的需求让人震惊。特别是对于战争游戏软件的需求更加以每年成十倍的速度在增长。我不认为我们在开发这些软件上比其他公司差,至少那些如IBM,微软,还有日本索尼等公司到现在还在忽视中国市场,他们迟迟不肯推出中文版的游戏软件。"

    "我想他们也许忙不过来,索尼Playstation和微软的任天堂靠骗小孩子的钱发了大财,这些该死的!"另外一个大老咬牙切齿的说,"他们把战争的概念使用游戏的形式灌输给孩子,我们只是靠卖武器维持世界和平。可是他们却得到世界娱乐的名誉,我们则是死亡商人,他妈的巴子!"

    他的话引起一阵哄笑。大家都被这位九十年代曾经为公司从中国抢了几笔生意的年轻人吸引住。七嘴八舌议论开来。建军接着说道:"要进入中国市场,我们必须搞清那里是怎么回事。现在的问题是,中美两国在经济层面上讲可以说不处于一个时代。他们怎么也搞不通为什么我们的多数电信公司只要挂出一块牌子,一夜之间就可以成为华尔街明星,就可以制造七八十个亿万富翁;他们还处在我们早期工业发展时代。可是我们也不要忘记,电信业在美国可能是华尔街的耀眼明星,但也可能是超级泡沫;可是在中国大陆,电信业却是实实在在的,他虽不可能象华尔街一样让你一夜暴富。可是也不要忘记,那里很快就可能有上亿的人使用手提电话,上亿的人打游戏机,上亿的人上网。想象一下这上亿的人的市场意味着什么吧!"

    这时副总统再次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建年和在场的大老都知道该闭嘴了。由于两天前的中美飞机相撞事件,副总统可能要比预计的时间提前离开。这时副总统开始说话,"年轻人的想法确实很好。不过这不是新想法。我想你的计划非常吸引人,但是你忘记了一个前提。"

    整个会议室立即安静下来,这些大老们几乎也同时感觉到这样的好主意不可能被这个年轻人想出来,他们一定是忽视了什么。经过副总统这样一提示,每个人都竭力想先发现是哪里出了问题。可是一分钟的沉默过去了,仍然没有人能够指出来。副总统接着说:"我同意年青人对于中国市场的预测和分析,以中国大陆的人口数量,市场潜力和经济发展速度,不出十年二十年,不但美国半数以上的商品都要打上'中国制造'的标签;我恐怕多数亿万富翁也都会是'中国制造'吧!!IBM,微软,还有全球的五百大都是人才济济,他们岂有不明白这个道理的?我想他们至少在十年前就有这类似的思路,不然他们不会争先恐后地登陆中国,有些在简陋的工棚就地设立办事处。可是他们之所以到现是仍裹足不前,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总统环视会议室,见没有人答腔,就接着讲下去:"他们之所以至今还在徘徊的原因,也就就是我们这位年轻人忽略掉的前提。"副总统故意卖了关子,很有些得意,只到现在他才找到机会让这些笨蛋看出自己和他们的区别。"各位,那就是中国的社会制度,该死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度。"

    会议室立即放松下来。大家都有一种"原来是这个"和"我早知道"的表情。副总统接着讲,"不可否认,中国在邓小平上台后实行改革开放制度,确实有很大的变化。可是不要忘记,那个国家仍然是以公有制为主的社会主义集权制度,这一点可以说丝毫没有变化。华盛顿有些学者符合北京那些御用文人的腔调,说中国已经基本上不是社会主义。白痴,他们连什么是社会主义都搞不清楚,社会主义就是公有制和共产党一党专制。这两条从四九年到现在一点都没有改变。不要说废除公有制度和一党专政,只到今天他们还不肯在宪法里保护私人财产,还搞什么三个代表,什么共产党代表先进的什么来着---。请问,在这种情况下,诸位有谁愿意把钱都拿去中国冒险的?"副总统边讲边站起来,秘书马上为他收拾东西。

"副总统先生,"建军急忙站起来,"你该不会认为我会忽略这个重要的前提吧。"

    "哦"副总统感到有些突然,"可是你确实忽略了。不是吗?"

    这时在场的各位开始为建军的冒失感到难堪,忽略就是忽略,没有必要和副总统较劲。不过赵建军却不这样想,"副总统先生,如果等到中国实行民主政治再进入可能就晚了。"

    "可是,年轻人,如果看不到中国实行民主政治,崇尚自由贸易和保护私人财产的前景就贸然进入,那不是晚了的问题,而是完了,完蛋了呀!"副总统说完也跟着大家一起哄笑,"你不是想告诉我,中共政权几年内可以崩溃,民主政治自由贸易即将光临中国大陆吧,年青人?华盛顿的政客和纽约的商人过去一直把自己的希望当预测在到处散布。你知道,有些美国和台湾商人到大陆去碰运气,结果倾家荡产,回到美国和台湾后,他们新仇旧恨一起来。以写书或者做报告的形式,用自己失败的例子和在中国所见所闻来分析中国一定要某时某年崩溃。结果他们靠写书和讲座发达了,可怜很多商人就是想知道中国什么时候崩溃来捧他们的场的。其实按照我们西方的标准,中国早就崩溃多少次了。你看到哪个国家在过去五十年饿死过上千万人,残杀过上百万人的还可以称之为国家的?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共产党什么时候崩溃?"

    副总统说他不得不告辞,他解释得赶回华盛顿,和总统商量有关处理中国政府扣押美国侦察飞机和美国机组人员的事件。看到副总统已经转身的时候,赵建军已经敏捷的从脚下黑公文包里抽出一封厚厚的牛皮信封。他没有用几步就跨到副总统旁边。副总统的保卫人员留在会议室外面,所以有些大老注意到人高马大的建军快速靠近副总统时不禁有些紧张。不过副总统停下来,和蔼的看着建军。建军一边把信封递过去一边快速地说:"副总统先生,你猜的没错。我确实预测中共体制几年内要被民主政体代替,中共即将成为历史。我都写在这个信封里。你可以亲自阅读一下吗?我是说你亲自---"建军强调了"亲自"这个词。

    副总统的秘书及时挡住了建军的手,把信封小心接下来。副总统是不能自己接下收到的任何礼物或者信件的。秘书必须先把这个牛皮信封交给警卫检查处理。

    副总统出门时回头盯了一眼赵建军,大声说:"好吧,我一定亲自阅读。"

    副总统离开后,大老们还没有完全从赵建军的行动中反应出来,毕竟总统已经不是直接股东,建军只作为公司的一名高级智囊,任何建议都应该给在座的诸位才对。更加不用说直接交给副总统。在大家还没有起身,可能在等待当事人赵建军做解释时,建军微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秘书进来报告这些老人,建军正在收拾他办公室里的物品;再过五分钟,秘书给这些老人拿来一封赵建军留在桌子上的辞职信。

    半个小时后,建军已经回到了他在曼哈吨租住的小公寓里。关上门后,他一屁股坐在单人沙发里。他已经按照组长的要求把008计划的详细报告亲手交到副总统手里。他完成了组长交代的任务,同时也结束了自己的特务生涯,结束了自己的前半生。可是自己的后半生又在哪里?

    美国联邦监狱?如果这个计划被美国政府拒绝,那么他们是要被作为间谍遭到起诉的。到时他该如何为自己辩护呢?他想起了1989年在天安门听到坦克轰隆的声音时自己害怕了,于是在香港朋友的帮助下连夜南下,到达深圳后又躲在民工棚子里一个星期,最后才偷渡到香港。那时他已经是身无分文,在香港只好靠香港人民捐献的钱生活。一个月后,他被送上了到美国的飞机。到了美国,他没有什么困难就得到了美国政府和支持民主事业的民间机构的慷慨支持,他不但第一次买了西装,还进入美国最好的大学学习。那之后呢,碰上组长;再之后呢,就开始现在的生活。他在一群白人中爬上了高位。同时他成为中国共产党政权的一名间谍。为了搞好间谍工作,他不得不过着孤独的双重生活,没有朋友,没有爱人,甚至也没有敌人。不,自己背后有十几亿人在支持。可是组长告诉过自己,就是在说服自己加入组织后不久组长明确告诉自己: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为13亿中国人民工作;但是如果失败,我们都得一个人去面对,无论是终身监禁还是死亡威胁。没有人会为我们出面,没有人会为我们伸冤,没有人会为我们歌功颂德,我们在北京国家安全部只是一个编码,甚至都没有名字。

    当时听着组长的话,建军一个劲感叹,这才叫专业,这才是真正的特务间谍呀!现在他才知道那专业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他永远孤独,没有人会来探望他,没有人想来探望他,也没有人敢来探望他。

    他突然想要是有个家就好了。多少年他还是第一次想到家。什么是家?他环顾四周,这里是公寓。不管是公寓还是独立房子,或者是高级别墅,在建军看来,那都不是家。他的家始终埋藏在心中。想起家他就想起了故乡那个小镇子,现在已经改名叫百和乡,对于世人如此普通的"家",对于这个已经无亲无故的孤独的间谍竟然是如此深埋在心底的一种感情。他平时从来不愿去碰她,可是现在他突然好想有一个家。有一个家,现在就不会这么孤独和无奈;有个家,累了就以躺下来,不想走了,就可以停下来;有个家,明天进入监狱后,就有人去看望安慰自己;有了家,他就可以坦然面对那些不理解自己的美国人和中国人鄙视的眼光。。

建军出来后没有再回去过故乡,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在游子的心中,故乡是一成不变,永远那么诗情画意的:小河不会干涸,山坡上总是绿油油,小女孩总是那么调皮好看;对于海外游子,思乡是一种至高无上的高贵的痛苦,她让你夜深人静时潸然泪下,让你受到挫折时振奋精神,让你孤独时感到温暖。对于建军,思念家乡几乎成了他孤独生活中一种享受。这些年他也曾经努力让自己成为纽约人,甚至也确实自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名纽约人,可是最终还是那些梦背叛了他。无论他睁着眼睛憧憬,还是闭上眼睛幻想,自己不是在大漠黄沙踽踽独行,就是在江南水乡畅游,那背景永远是中国!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泪眼模糊,他眼前又出现了幻景---

    某年某月某日,北京西郊原中国国家安全部总部的原址已经被一幢博物馆样的建筑代替。人民已经在这个国家当家做主,共产党已经成为众多政党中的一个小党派,民主自由平等的理念正在这个有几千年专制政体的土地上生根开花。可是人民没有忘记那些为这个民族前仆后继的民族英雄们。这个巨大的博物馆就是为所有人民不愿意忘记的中国人设立的。在这个博物馆的一角,整齐的摆满了三十多座小铜像,他们形态各异,下面有名字和日期。这是原中共时期的国家安全部于1999年开始搞的记念铜像,纪念那些为国家利益作出巨大贡献或者牺牲了生命的无名英雄。当时国家安全部提出,既然这些无名英雄无法为外界知道和纪念,那么就以在国家安全部内部设立铜像的方式表达对他们的尊敬。他们中除开部分为特科时的特工外,大部分为那些长期生活在海外,隐名埋姓的情报员,他们把科技情报到军事政治情报大量收集回中国,实际上对中国人民生活的改善取了巨大的作用。人民在这个国家当家做主后,宽厚地把这些铜像移到了这个中华历史大博物馆的一角,那些仍然战斗在海外的无名英雄铜像的名字被刮掉,面部被掩盖起来。奇怪的是,到这个博物馆来参观的人没有不到这个角落来的。特别是那些幸福的学生们,他们充满了好奇。他们对着铜像仔细画着素描,站在那些面部模糊的铜像面前七嘴八舌幻想着他们的长相。

    哎呀,你们看。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吸引了同学们。你们看,这个人好象很年青耶。是呀,可惜他脸上有一条疤痕。

    那样不是很酷吗,嬉嬉。他没有名字,那个介绍里也没有写他的事迹。却有他的相貌。

    你们知道吗,有相貌的,如果脸部没有挡起来的说明他们已经死了。不需要保密呀。哦,牺牲啦,那好可惜耶

    好奇的女孩子们转向老师,要求解释那个铜像是谁,他做了什么。老师笑了笑轻轻说: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学生们有些失望,不知道把他放在这里干什么?

    因为他一定做了一些事,人民才会把他放在这里的。老师轻轻的说。---

    赵建军想开口告诉她们,可是发不出声,口中有苦涩的泪水的味道。

 

下一章>>

 

民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