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关注

人权关注>>

日内瓦:迫害法轮功的国家恐怖主义讨论会
中国警察令信仰者在肉体与精神的毁灭中择一而亡
 

【大纪元4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日内瓦报道)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60届会议期间,法轮功学员和非政府组织“国际教育发展”联合主办了一个以“中国国家恐怖主义:迫害法轮功”为主题的讨论会。

讨论会在3月31日下午举行。讨论会由世界著名人权律师凯伦-派克(Keren Parka)主持。她首先发言指出,提到恐怖主义,人们往往联想到一些出没在其它国家的极端分子,用暗杀、爆炸等恐怖手段,造成数千上万平民的伤亡,以图屈服对方。人们往往忽略了另一种恐怖主义,由政府在本国进行的国家恐怖主义。事实上,联合国研究恐怖主义的特派专员的研究报告指出,国家恐怖主义给人类造成的灾难超过非国家恐怖主义许多许多倍。

*肉体与精神的毁灭中择一而亡

派克律师指出,目前最残暴的国家恐怖主义就是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在1999年以前,法轮功在中国很受欢迎,修炼的人达数千万。因此,中国政府于1999年7月开始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就牵涉了这么大量的人。我们组织从一开始就关注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并协助法轮功学员向联合国呼吁。我们注意到,这场迫害已经导致几十万人被非法逮捕、惨遭酷刑、数千人被折磨致死。多位联合国人权特派专员都在报告中特别谴责过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并指出对法轮功人权侵犯案件之多已经远远超过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处理能力。派克律师说,我们今天这个讨论会就是想让大家知道中国迫害法轮功的国家恐怖主义,并帮助终止这场迫害。

法轮功人权工作组的陈师众博士发言说,诸多研究与著作表明,中国政府50年暴政,至少八千万人无辜丧生,全国一半人遭受过迫害。如此残暴的国家恐怖主义,其实质就是为了摧毁人类的良知,迫使人们放弃、违背自己的良知。这种摧毁良知的罪行最邪恶之处在于它的恶性循环:人们越放弃良知,这种罪行越滥行。

陈师众进一步指出,这种对良知的迫害就是中国政府对法轮功迫害的实质。法轮功学员不参与政治,只求向内自修成为最好的人,这种内修必然导致道德、勇气、和普爱,这恰恰是邪恶所惧怕而要加以迫害的。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目地与手段也都清楚的表明了这一点。

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目地什么?中国政府说要铲除法轮功,要转化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这再明白不过的表明,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选择,违背自己的良知就是这场迫害的根本目地。

国际上公认的最恶劣的屠杀是种族灭绝,其目地是肉体的消灭。而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仅为了消灭肉体(虽然屠杀并不在乎死亡人数的多少),而是为了迫使受害者在肉体与精神的毁灭中择一而亡,为了摧毁受害者的意志,放弃自己的人性良知与尊严。

因此,将受害者折磨到濒临至死就是这种屠杀的必要手段。公安干警们公开的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唯一的出路?那就是说法轮功不好,说真善忍不好,感谢政府挽救--说真话死,讲假话生!

陈师众最后指出,中国政府要毁灭的岂止是是受害者的良知。当那些警察们被命令驱使著而毒打他们的兄弟,被怂恿纵容著而向他们的姐妹发泄著兽欲,被煽动仇恨的欺骗宣传蒙蔽著而叫嚣著“我们是地狱里转生的小鬼,要把你们也打到地狱里”时,他们不也被毁灭得人性无存了吗?

*陈颖:女狱中的酷刑

曾经在中国被三次关押,现在在法国读书的陈颖女士在会上讲述了她在关押期间被酷刑折磨洗脑的经历。

她说: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和非人待遇是普遍而严重的。一进监狱,第一道就是众目睽睽之下被扒光衣服从头浇一盆冰水,每个人都必须经受这个“下马威”,包括正在经期的妇女。正在行经的妇女受此剧冷有可能造成生育问题,可警察不管。

她向在场的听众陈诉了被注射有害药物的经历:他们把我铐在窗户上,强行在我的左臂注射了药物。当药物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感到心脏一阵刺痛,然后心跳加快,并剧烈地跳动。每一下心跳都象要把心脏涨开似的。同时,我觉得左面身体的神经象一条条被剥开似的。从那以后,我明显觉得自己思考问题变的很困难,反应迟钝,记忆力明显变差,好像脑子传不动似的。我左半身也渐渐时常抽搐,并且越来越厉害。我们在看守所和劳教所里吃的饭里可能都有药物。闻起来很怪,吃完想吐,而且觉得特别困。
 

还有就是毒打和折磨。有一次她们把我打得非常惨,以至于参与打人的犯人都哭了,请求警察让她们住手别打了。

在劳教所我们被强制高强度劳动,每天劳动到半夜,为雀巢咖啡等公司制造产品,不完成指标不让睡觉。夏天牢房里气温很高,有些学员因为过度劳累而昏迷,有的得了高血压,有的得了心脏病,有的累得浑身抽搐。我们进出牢房时,必须大声喊“报告,是”,如果声音不够大,就会被罚对墙喊100声。走路时必须把腿抬高到90度,使劲跺下。吃饭时,我们必须跪在地上把碗端过头,大声地说:“报告队长,劳教人员某某某请求打饭。”

洗漱早晚两次,每次5分钟。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洗乾净。因为吃喝拉撒睡都在一个房间,屋里到处是蚊子苍蝇。在这种卫生条件极差的情况下,包一次性卫生筷子,纸上标明经高温消毒,其实整个操作过程十分不卫生,我们不洗手,筷子掉在地上继续包起来用。现在各小饭馆甚至大饭店还在使用这种极不卫生的筷子,据说卫生筷还出口。

经常有很多女学员被拉到外面脱光了衣服长时间站著。冬天有一些学员被拉出去冻至失去意识。在长期的磨难中,我终于达到了我忍受的极限。我签了不练功的保证。那种放弃自己信仰被转化的痛苦是无法言表的。第二天我哭了一天。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终于离开了中国。我常常问自己:我只是想遵循“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它们却强迫我从一个高尚的人变成了一个迫害自己同修的帮凶。是法轮功再一次挽救了我,使我有勇气面对这一切。不管我如何低沉,我知道我心目中曾经有过的那份平和,曾经拥有过“真善忍”那片净土。现在我内心感到无比幸福幸运的是:我终于又成为了法轮功学员。

在讨论会上,戴志珍女士也讲述了她的丈夫在中国的看守所洗脑班里迫害致死的情况。

*中共试图阻挠会议

在自由提问期间,两个中国政府派来的冒牌非政府组织的人想利用这个机会宣传中共的诋毁法轮功的言论。派克律师回答时指出,各功派有各功派的特点,就象各种体育竞赛有各种体育竞赛的规矩一样,你不喜欢你可以不来。但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不是这些特点和规矩的好坏,而是人们有没有权力选择自己喜欢的气功修炼,该不该因为修炼就受到如此严重的迫害。

一位在场的听众此时也发言,讲述了中国政府如何买通联合国的警卫,没收他手里的法轮功资料的做法。

据悉,这次讨论会,一开始许多来参加的人都被中共指使被利用的警卫及工作人员挡在大厅的走廊里,直到法轮功学员上前质问一阻拦者:你到底与中共是什么关系?中共给了你什么好处?令一群阻拦者当场呆立,法轮功学员推门而入,大家才得以入场。

人权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