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见要点张宏宝的治国安邦思想

政见要点>>

张宏宝:我的政见要点(节选)(2)

再看“否定之否定规律”。
这个规律主要是描绘事物运动的轨迹规律。它指出了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遵循着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运动规律的。没错!人类几千年的实践已证实了波浪式前进和螺旋式上升的运动轨迹规律是正确的。马克思把它纳入自己的哲学体系,应该算是智举。但遗憾的是,他在描绘人类社会发展的轨迹时,却出人意外地画出了一个阶梯式曲线。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把人类社会划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原始社会;第二阶段是奴隶社会;第三阶段是封建社会;第四阶段是资本主义社会;第五阶段是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告诉人们:人类社会就是沿着这个阶梯式的曲线,一步步地向前发展的。而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当然也是人类最美好的社会。这个逻辑推理多“严谨”。追求真理的人,追求美好生活的人,就是仅凭这个推理,也要认定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给我们指明的奋斗目标和金光大道多么正确,多么值得为其献身!可惜的是,大前提被马克思忘记了:事物运动的轨迹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而非阶梯式。

这是马克思主义体系中简单的理论疏忽吗?如果在“对立统一规律”的运用上,出现了疏忽,那么,对“否定之否定规律”的运用又出现了那么严重的错误,又做何解释呢?

看来,不是疏忽,亦不是有意搞错,而是三大规律本来就不是他的发现。从别人那儿拿来时,只看到它在世人心目中的耀眼辉煌,却不解其意。自己的理论体系若无哲学部分,就显得不完整,无根基,于是从费尔巴哈那儿搬来了“唯物主义”,又从黑格尔那儿抄来了三大规律和“辩证法”,马克思主义体系中既有了哲学基础,又有了对社会经济的分析,最后得出资本主义一定要灭亡,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的结论,多么堂而皇之,能不令人信服吗?

马克思大概没想到,他构建的理论体系框架,百年之后,终于被人看出了破绽:前后不一,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对前人的学说不在理解的基础上继承发展,简单地拿来写上自己的名字,这只能算是一种大拼盘。

没有根基的理论体系,怎能不被摧垮?!

二、“阴阳互根”使公有制的共产主义产权制度在理论上失去了立足之地。

近几十年来,对马克思主义产权理论的批判,多局限于实践的证明上。我则试图从哲学原理的角度和事物发展规律的高度,批判马克思主义产权理论的荒谬。

一九九二年,我在对中国传统哲学“阴阳学说”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事物阴阳属性间的运动规律是宇宙万物的规律之一”的观点。并以“阴阳根本律”为题,将论文发表在《麒麟文化荟萃》杂志的创刊号上。

该文归纳提炼了阴阳属性事物间运动规律的内涵,指出:宇宙万物都可以分为阴阳两大类,即阴性物质和阳性物质;阴阳物质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制约;阴阳两种属性的事物互相依存,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双方相互对待、组异成同。并指出阴阳互根和对立统一规律的区别在于,任何事物不仅都可以一分为二,而且重要的是,分后的双方都有体系内的阴阳属性。它们都受阴阳运动规律的支配,合于此道则昌,逆于此道则亡。

人类社会的产权制度,按属性,私有制可归为阴,公有制可归为阳。阴阳之间的关系是互为依存的。一方的存在以另一方的存在为前提,任何一方消失,那么,以它为前提条件存在的另一方也将消失。

社会财富若全部公有,分配上不论贡献大小,人均一份,吃大锅饭,无竞争和优胜劣汰机制,人们就会不求进取,人们的创造力和积极性就会受到极大的挫伤,社会生产力将随之下降。各种相应的社会弊病也将会随之出现。前苏联及其社会主义阵营垮台的原因之一就是消灭私有制实行共产的结果,实践已证明这种产权理论和制度的错误。反之,若社会财富全部私有,国家或集体均无共同的积蓄,均无可支配的财产,那么,公共事业、公共利益必将受损。行政公务、国防、外交、重要科技项目、自然灾害的抵御、社会福利等都将无从开支。极端自私的观念和行为也将由此产生,社会亦将从另一个极端蒙受其害。故,人类社会的产权制度应公私兼容,私有制与公有制要互为依存。这样的产权制度才合于社会均衡发展的规律,亦必将造福于人类社会。

《共产党宣言》提出的“彻底消灭私有制”的产权理论和政治目标,在理论上违背“阴阳互根”这一事物发展的规律,在实践上则是给人类带来了灾难。

上述,虽是哲学上的学术观点,却因触犯了共产党的终极目标――“彻底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而被视为与马克思主义相悖的政治异见。

 

政见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