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见要点张宏宝的治国安邦思想

政见要点>>

张宏宝:我的政治异见要点(节选)(3)

三、“心物辩证法”冲破了共产党的理论禁区,直捣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根基。

物质是第一性的?还是精神是第一性的?这个哲学命题,被哲学界喋喋不休地争论了几百年。凡是认为宇宙是物质的,精神现象不过是物质的作用,即物质是第一性的,就是唯物论;凡是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心识变现出来的,即精神是第一性的,就是唯心论。哲学界亦由此划分为唯物与唯心两大阵营。

这种争论是哲学界的,本与老百姓关系不大。但到了共产党手里,可就走了样。共产党把哲学视为意识形态,又把意识形态引申为政治斗争领域。于是,一个纯哲学命题,就变成了政治立场、政治态度的试金石,而且要人人过关,人人表态。尤其是毛泽东提出“要把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里解放出来”以后,这个哲学命题更是在大陆成了唯物与唯心、革命与反动的政治标准。凡是承认物质是第一性的,就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就是革命派;凡是认为精神是第一性的,就是唯心主义者,就是反动的、反革命派。一句话回答得是否合乎标准,几乎可以使人瞬间上天堂,或者瞬间下地狱。这种恐怖的政治统治在中国延续了几十年。至今,中共的政治教科书和哲学教材上,仍把这个哲学命题称为哲学的基本问题。把它护为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根基。这是中国思想领域、哲学领域、政治领域的一块禁地,无人敢去问津,人们怕透了。外国人听到这些会感到百思不解,感到非常奇怪;而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人,提到这些近似于笑话的事情却笑不起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们感到的是不寒而栗。

一九八七年前后,中国的上空,吹来了一股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的春风,我乘势把自己思索已久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中功一部功教材中亮了出来,提出了“心物辩证法”,并在后来的《麒麟文化荟萃》杂志中作了进一步的完善。

“心物辩证法”的主要观点是:精神和物质都是客观存在,只不过是隐性存在还是显性存在,是虚存在还是实存在。它们之间可以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即精神可以变物质,物质亦可以变精神。不存在谁第一谁第二的问题。

“心物辩证法”跳出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框框,提出了与哲学界两大阵营完全不同的存在之理。我希望,能为沉闷的中国哲学界、中国政坛及中国老百姓带来一丝清新。但是,我知道,踏入这块禁地,我将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四、“五行生克制化律”从事物发展规律的角度批判了极权专制权力结构的不合理性,肯定了美国的三权鼎力政府结构。

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六•四”运动,是在全国上下一片“反官倒”、“反腐败”的怒吼声中拉开帷幕,并由此导向民主诉求的。而落幕则是在中共极权的坦克轧体声中悲壮地划上句号。全国一片死寂。然而对真理的探索和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却不会因此终止。更多的有识之士,开始从表及里,从源头上找中国的病根,并在各种政治制度的比较中寻找适合中国国情的良药。

为什么“无官不贪”的现象出现在中国?为什么几个人的一个决定,就能使天安门前发生上千名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被惨杀?中国的民主进程为什么这么缓慢?大陆的人权状况为什么总是倒退?

人们在探索比较中,把目光逐渐移到制度上。结论出现了:这是制度性的腐败。尤其是权力结构的不合理,使专制更专,极权更极。

 

政见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