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见要点张宏宝的治国安邦思想

政见要点>>

从经济全球化进程看“国家重组”的历史必然性
――研读“国家重组大战略理论”札记之一
史 见
 

人类历史是由广大民众创造的,但对历史进步,特别是历史的突变起推动作用的只能是芸芸众生中的极少数杰出英豪。张宏堡以其对社会哲学、经济、政治、文化和人类健康诸方面的贡献,当之无愧地在现代人类精英之列。
“国家重组大战略理论”是张宏堡在其独创的“阴阳根本律”哲学观指导下,纵览中国数千年、世界几百年的国家兴衰、社会变迁之沧桑,在对当今乃至今后几十年内人类社会发展的主要问题、特征分析的基础上,揭示出的国家在不扰民中实现转型、世界以最小的综合成本实现和平与均衡、有秩序发展的国际政治运行规律。
本文试图结合对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探讨,从一个侧面谈一些对“国家重组大战略理论”的粗浅认识,以期能抛砖引玉,与读者共同交流。
美国学者和英国教授认为,1571年是现代经济全球化的一个明显起点。那一年西班牙人在菲律宾建立马尼拉城,以接待那些满载白银的船只,这些船只将要驶向“中华帝国”。从那时开始,当时发达的西班牙、英国等列强,由于开拓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之后的世界经济全球化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6世纪初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这一时期的经济全球化的特点是殖民主义国家掠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人力和自然资源。没有“国际管理”是这一时期经济全球化的基本特征。如,英国在1600年成立的东印度公司,不仅垄断了对南亚和中国的货运贸易,而且掠夺中国的劳动力,向中国倾销鸦片,毒害中国人民。1602年,荷兰成立的“联合东印度公司”从本国国会获得在印度尼西亚的通商独占权,并拥有征募军队,建筑炮台,发行货币,任命各级官吏以及代表荷兰和外国缔结条约的权力。该公司的平均利润率:1602――1610为325%,到1650年达500%。可见当时的一切跨国行为毫无规则和约束可言,主要靠武力说话。早期的强国在经济全球化中以上述方式和更残酷的“贩买黑奴的悲剧”进行了一系列的国家财富原始积累。跟踵而来的是欧洲各国以地球为战场而进行的商业战争。
第二阶段,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到冷战之前。经济全球化从没有“国际管理”走向有一定程度的国际管理。其标志是世界银行、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WTO(前身为GATT)相继建立和发挥作用。但“国际规则”主要是在少数发达国家主导下制定的。在世界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南北经济关系仍是不公正、不平等的。殖民地是全球化结出的一个怪胎。二战前,非洲的90.4%、亚洲的56.6%、美洲的27.2%以及澳洲全都沦为殖民地。英国占有3271万平方公里,法国占有1098万平方公里,德国占有1728万平方公里。二战后,这些殖民地、半殖民地相继获得独立。1945年10月24日,联合国的成立是国际关系史上的重大事件。联合国宪章规定其宗旨是“维护国际和平及安全”“发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促进国际合作”等。联合国成员已从最初的51个增加到200多个。联合国在解决地区冲突、实现全球非殖民化和铲除种族隔离制度等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联合国为促进国际合作,推动南北谈判,谋求实现裁军,唤起国际社会重视人类面临的各种经济、社会发展等问题也作了大量工作。但是,联合国提出的发展战略目标没有实现,国际经济秩序仍是不公正、不平等的,表现在多方面,在此不展开讨论。
第三阶段,冷战结束后,随着强大多数国家实行市场经济,全球化进程大大加快,经济全球化的内涵大大拓宽,但要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仍任重道远。
经济全球化,借助信息技术革命的成果,使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高速度地流动,使资源配置在全球范围内有序进行。但与此相匹配的还有许多障碍和壁垒有待逐步消除。如果没有相应的超出经济层面的制度保障,经济全球化这把双刃剑,随时可能带给某个国家或地区以灾难性冲击。以全球化的金融大市场急剧膨胀的情况来看,现在全球流动的私人资本在10万亿左右,是1990年的9倍。随着互联网络的延伸,全球市场庞大的资本将以“光的速度”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如果形成一股投机资本流,一般实力国家的金融市场可能顷刻瓦解,泰国就是一个实例。
正因为如此,许多国家和地区在参与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通过先加入一些地区性、区域性的经济贸易组织后“借船队出海”。目前,全世界已经建立了121个地区经济圈,其中70%以上是近10年新建的。另据报导,在WTO登记的区域性贸易协定有109个。欧洲联合“从经济到政治联盟”,实施单一货币欧元是全球经济领域的最大变化。但仍是经济层面上的合作或重组。
世界经济全球化发展到今天,在带给各参与国以巨大的机会和丰厚的回报的同时,也带来了令各国政要,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头痛的问题:研究与开发投资严重不足,债务负担加重,经济结构受历史原因影响而难以调整,资金、人才向发达国家倒流等。
无论经济全球化再向多么广泛和深入的领域发展,上述不属于经济层面的问题,你有再好的经济层面的办法都难以根治。这就迫使负责任的政治家们从政治、从国家层面来寻找解决问题的良策。
经济全球化400年来,带给世界繁荣与发展的同时,也带给了这个世界许多新问题和新的不公正。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能有效而积极克服这些弊端的好对策。
依照“国家重组大战略理论”,从国家重组的层面考虑和解决问题,经济全球化中的诸多难题迎刃而解。当然,这里又引发出了另一个问题,正如有了更好的蓝图,变成现实还需要技术高超的建筑师一样,一个天才的设计师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建筑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障碍不在设计师的智慧,而是来自制度本身。
“国家重组”,事关人类未来,限于我们的学识,还远未看清其理论的冰山一角,本文的一些看法,也可能与“国家重组大战略理论”的本质要求相差甚远。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开始,并将和大家一起继续努力研究“国家重组大战略理论”,共同迎接“国家重组”新时代。

 

政见要点>>